加书签
第八章 兵战商战 逐鹿苏州 第01节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九章 两刃相割 利钝乃知

第一节

当沈万三要陆丽娘将汾湖家产变卖,陆丽娘说起陆德源最感到伤心的就是我给人做妾做小,沈万三以为陆丽娘是趁现在有筹码,对他加以胁迫

“你疯了!”陆丽娘听沈万三说完,不禁大惊:“你上次让我回汾湖,只是说将放在外面的钱集拢来,以防万一你急着要,可你现在却要将这里的家产全部变卖,这,你想我会愿意吗?”

沈万三耐心地:“娘子,你是个明白人,这做生意的机会转瞬即逝,逝去了想追也追不回来。”

“不!不是你置的田产,卖了你也不心疼。我陆家祖上传下的这些田产一旦丢失,那我将愧对九泉下的老父和列祖列宗!”陆丽娘看着沈万三,又接着说:“再说,全卖了,我们旺儿今后指望什么?”

沈万三看着陆丽娘,面容冷峻:“老的小的我现在都管不了了,我只想把握住这个机会。张士诚下来要攻打平江,实在是个百年难得一遇的良机。首先,元失其鹿,天下几股力量正共逐之。张士诚南下是将以苏州并杭嘉湖地区作为根本,如果这样的话他不可能听任部下胡作非为,失却民心也失此根本之地;其次,张士诚和他的部下,你知道的,都是苏北的盐民,这些人一旦到了苏州这温柔富贵乡,那贪图享乐的劣性将大大膨胀,他们到江南后要挥霍,要享乐,我聚集的这些财富,届时从他们身上将能获十倍百倍的大利;第三、我和张士诚及他的兄弟张士德有过交往,凭自己昔日和张氏兄弟的情分,我想他们至少不会为难于我;第四、即使种种算计失算,那我也只是失一县之巨,但一旦让我得到的却是一城之巨。夫人,你说,冒这个风险,值得不值得?”

陆丽娘低头不语,从理智上讲,她接受沈万三说的这些,可敝帚尚且自珍,更何况卖的是祖产。

眼见陆丽娘不声不响沈万三有些急了:“夫人,这商战胜于兵战,尽管这次是商战和兵战绞在一起,情况瞬息万变,可犹豫不起啊!再说,在我心里忐忐忑忑之际,我很想能从你这儿得到点支撑我的东西。”

“商战胜于兵战!”陆丽娘听到这句话,知道事情已非常急迫了。再说,刚才沈万三的一番分析,有理有据,不禁心有些动了。她看着沈万三焦急的脸,心里猛地闪过一个念头,我不能这么让你摆布得像个使唤丫头,说东就东,说西就西的。你既是如此相求,我何不趁机要挟?她缓缓抬起了头:“官人,你说的没错,商战胜于兵战。我陆丽娘可以将爹留下的祖产悉数变卖,听凭你处置!”说着,她顿了顿:“只是你知不知道,我爹活着的时候,对我什么事最为伤心?”

沈万三不知她说这话的意思,试探地问:“你是要说,你爹怕你和我守不住这份家业?”

陆丽娘猛然打断:“不,不是这个!”

“那,是……”沈万三不解了。

“我爹最恨我,也最感到伤心的就是我给人做妾做小!”说着,陆丽娘激忿起来:“当初说是两头为大,可到了你们沈家,谁叫过我一声大娘子?上上下下,说起大娘子,还不都是指她!”

沈万三心中暗自吃惊:“你,你怎么现在说起这个了?”

“现在?”陆丽娘哼了一声,“这,我早想过一些时候了。现在你要让我卖祖产,我一旦将祖产都卖了,那我手上什么筹码也没有,今后再怎么说也没用了!”

沈万三做梦也没想到,在这紧要关头,陆丽娘会来这么一手,他一时气红的脸,渐渐转白转青:“那,你要趁现在有筹码,胁迫我答应你什么?”

陆丽娘:“我也不想要什么,只是要堂而皇之地做你的夫人,不要做偏房。”说着,她顿了顿,“爹死了三年多了,我不能让他老人家在九泉之下,仍为我给你做小感到难过!我更不能让我的儿子长大了,让别人说是庶出,是小老婆养的!”

沈万三耐着性子:“那,大娘子她,可怎么个说法呀?”

“这,我管不着!”陆丽娘头一扭。

“你,你这不是叫我为难么?”沈万三心里烦了起来。

“这,你看着办吧!”陆丽娘说着,脸色也难看起来:“不过,我心里却一直不服气,凭什么她是正房?凭财,凭貌,她哪点比得上我?她养的儿子倒是嫡传长子?”

沈万三低下头:“唉,她养的儿子也是我的儿子啊,再说,她是我沈万三奉父母之命,先你而娶的呀!”

陆丽娘一声冷笑:“哼,这可是先进山门为大呀!那好啊,在你这做生意的机会转瞬即逝,商战胜于兵战,情况瞬息万变,犹豫不决的时候,在你心里忐忐忑忑之际,在你很想能得到点支撑的东西时,那你怎不去找她呀?”

沈万三看着陆丽娘,喘着粗气,那硬压着的火,升腾起来:“你,当初从扬州回来时,你是怎么说的?我告诉你我家中已有妻室,你要我休了她,我对你说,夫人并无失德之处,怎么好说休就休了呢,况且家中父母也不会应允。你可是说宁可作偏房也要嫁与我的?现在,现在你握着几根筹码,倒牛起来了。你是仗着祖上留给你的财产,要我沈万三围着你转!那好,我宁可少做些生意,也不能再做对不起人、也对不起自己的事儿了!”

陆丽娘见沈万三发起怒来,心中一阵委屈,哭了起来:“你,你就没想过,你为什么不做些对得起我的事儿呢!我没说我不肯将爹留下的田产变卖,只是想要你为我着想一下,为旺儿想一下……”

沈万三知道陆丽娘的心思,可顾了这头,那边的褚氏怎么办?茂儿又怎么办?一霎时,他发觉自己陷入了两难的境地。看着陆丽娘还在哭着,他无奈地叹了口气:“我满足了你,可,可大娘子她,她怎么办呢?你这,真是要逼死人了!”

陆丽娘抹了下泪,站了起来,极冷静地:“逼死人?我逼死你干吗?你现在死了,那我非但还是个偏房,并且永远也改变不过来了。”说着她又呜咽了起来:“我不要你死!明天 我就让人估家中的财产,田地、房屋我都卖了。银子我给你准备下。不过,我还是要告诉你,我咽不下做偏房这口气!”

“唉!”沈万三看着陆丽娘,无奈地叹了口气。当晚,他就又赶到了周庄。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