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七章 情亦难舍 商亦难舍 第03节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八章 兵战商战 逐鹿苏州

第三节

听说风险极大,陈泰仿佛有了主意:“不,这时候不能吃进!别人抛出,我吃进,这不是戆大啊!”说着,他看着关帷:“我这些店,依你说,一家也不抛掉?”

关帷点点头:“不抛!”

陈泰:“这,我可都是听了你的啊!如果张士诚他们进城,情况不妙,你马上给我将中市的那几家店抛出去!”

关帷想说,只怕到时候也抛不出去了,但他终于没说,只是低头应了一声:“是!”其实这时,正如他自己所说,还没理出一个头绪,他还需要观望。

沈万三在苏州市廛察看,意绪踌躇,王信的一席话终为他拨云见日。沈万三延请王信为管家

关帷需要观望,沈万三也需要观望。这大把的银子往里面揿,毕竟是要等到出了水才能见到两脚的泥。万一水下是一片看不见的深潭,这一脚踩下去,那就不美妙了。

苏州的一家丝绸庄内,沈万三看了许久,四龙也站在他身旁,看着那一匹匹绸的价格。

店里的胖老板走上来搭话。

沈万三指着一种绸:“这绸,多少两银子一匹?”

胖老板看着沈万三,迟疑地说:“三十两!”

沈万三笑笑,转身准备离去。胖老板一把拉住他:“客官,你也可出个价啊!”

“我只说,你这价,是否还可放些?”沈万三笑笑说。

“客官要多少?”

“这就要看你的价格了,便宜我就多买点,如不便宜,那也就算了!”

“客官,我报的这价已是低于进价,不顾血本地抛售了!如客官要,我再放一两银子。”胖老板近乎是一种哀求了。

沈万三依然笑笑,没则声。

胖老板有些着急了:“客官,你这要不要?如将整个店盘去,这价格还可从优。”

沈万三笑而不答地和四龙走了。连转了几家店,情况大同小异。他已经清楚,如今市面上的价,尽管已低于进价,但惊恐中的商人还是竞相低价抛出,如再压压价,还能有些空间。只是,这价格是否是还要跌落?如今这价位,是不是吃进的最好时机?更主要的是,这能不能吃?

沈万三和四龙走进胥门万年桥畔的一家茶馆。茶馆内的一张桌子边上,一年轻女子正在卖唱,歌声曰:

苏州头上一把草,

泰州獐子要往里跑。

啊唷唷,

苏州城里乱了套。

有钱的逃,

没钱的笑……

茶馆里的人们会意地笑着,谈着。四龙感兴趣地索性站在一旁听着,沈万三走到一长髯老者座前坐下。茶房走来:“客官,要红茶还是绿茶?”

“绿茶!”

不一会儿,茶房端上了茶,沈万三吹了吹浮在水上的茶叶,品起味来。

坐在他对面的老者看了看沈万三:“客官喜欢绿茶,可我却喜欢这红茶酽酽的味。”

吴地的茶馆,本来就是人们闲聊的去处。虽然并非如文人所吟咏的“花间渴想相如露,竹下闲参陆羽经”那般风雅,但上至大夫士子,下至贩夫走卒,整日里为名忙,为利忙,忙里偷闲,少不得要来这里吃杯茶去。更何况谋衣苦,谋食苦,苦中作乐,喊一声要壶酒来。茶馆里有说书、唱戏文的,听与不听悉听尊便。这种充分的自在,使得四方的茶客,都乐意到这里小坐片刻,无分你我,出了茶馆,两头是路,各分东西。当然,闲聊的同时,也不断地交流着各处的新闻信息,然后再从这里带回四乡本土。

此时,沈万三和那老者相视一笑,接着交谈起来。

老者自谓叫王信,乃是吴县人氏。自幼好读书,淹贯经史百家言。后为生计,亦从商。当然书生下海,难免是焦头烂额。后在齐门外作一蒙塾教授,刚刚辞了蒙馆。

沈万三也说起自己系昆山周庄人氏。

“周庄,嘿,那可是个水乡泽国!乘船出来的,是吧?”王信显然对此非常熟悉。

二人聊聊,聊到了那年轻女子所唱的“苏州头上一把草,泰州獐子要往里跑”上面去了。

沈万三:“听说苏北的张士诚已到了常熟,过些日子就要来攻打苏州?”

“张士诚,嘿,可笑这个家伙,被人耍了,还不知道!”王信一笑。

沈万三惊诧起来:“他怎的被人耍了?”

王信:“他原名张九四,苏北安徽这些地方,汉人地位低,没功名的都不能取名,所以大家都把自己的生日当名字。比如现在在安徽很有一股力量的朱元璋,他父亲也叫朱五四,阴历五月初四日子生的。再说苏北这个张九四,当初想干大事,嫌这名字太土,于是找了个儒生给他改个名。这儒生想了想,给他取了‘士诚’这个名字。”

“这名字不是挺好么?”沈万三不解地问。

“好,好什么?《孟子》上有一句话说:”士,诚小人也‘,那个儒生破句而给他取这个名,分明骂他是个小人。可现在,他居然就这么叫过来叫过去了。“

沈万三并不感兴趣于此:“他这次要来苏州,干吗?”

“他们此番来苏州,说是苏州有王者之气。苏北他们这伙盐民中,不知从哪里传出个民谣:有钱莫起楼,无钱莫起屋,但得过江去,便是吴家国。”

“可苏州商人何故惊慌若此?”沈万三说。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