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六章 冷月有情 顾复之恩 第05节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七章 情亦难舍 商亦难舍

第五节

这下,沈万三可是傻眼了。他想了半天,仍不得要领。特别是那个“人人都有份”,更像是一阵迷雾,什么东西人人都有份哪?他问自己,最后,还是迫不得已地问晓云:“这是什么哪?”

“这是十二生肖啊!你想想那十二生肖,几个头,几只角,这生肖可是人人都有份的呀!”

“不行,你这个谜,太土了。出个有点意思的。”沈万三猜不出还想耍点赖,挽回点面子。

“那好,我给你出个字谜。你听着:”有了白,反成黑。‘打一字。“

“有了白,就成了黑的了?”沈万三又开始发愣了。

“这是‘七’字呀,你想,‘七’有了‘白’,不就成了‘皂’字吗,皂,不就是‘黑’吗!”晓云不忍心难倒沈万三,说出了谜底。

大失面子的沈万三也出了个字谜:“‘先写了一撇,再写了一横。’打一字。”

“了加一撇是乃,了加一横是子,两个合起来是个‘孕’字。”其实晓云早猜着了,她知道这是沈万三在打趣她。想到家里的两个大娘子,都是生了儿子,可自己今后不知会不会生,也不知会生个什么,再说,他连猜了两个都没猜出,自己不能显得太聪明,于是她笑着说:“老爷,我猜不出!”

“这是个怀孕的‘孕’字呀!”沈万三还想说下去,晓云打断了他:“我给老爷再猜一个好不好?”

“好啊,你说!”

晓云看着茶馆门前的小河,一个艄工正提起竹篙,那黄而裂开的竹篙子一下引起了她的忧思,于是缓缓地说:“‘忆往昔绿叶婆娑,看今朝青少黄多,莫提起,提起珠泪洒江河。’打一船上用物。”晓云说着说着,触动心事,眼圈不禁一红,她连忙背过身来。

沈万三听她说的这个谜面,总觉得有一种凄楚的味道,又见她眼睛定定地看着那艄工手中的竹篙,也猜到了是什么。此时看着晓云那楚楚动人的背影,他禁不住将晓云扳过身子,抓起晓云的双手,轻轻地帮她擦去脸上的泪花。

正在这时,一个人擦着汗跑来:“沈老爷,你在这里,我找你多时了。大姑她找你有事!”

沈万三连忙和晓云离了茶馆。当沈万三在望江楼畔的花园内找着大姑时,大姑正在舞剑。见沈万三来了,她收起剑,和沈万三一起走进楼内。

“大兄弟,有一件事,我和你说,未知方便否?”

“大姑,有什么事,你尽管说!”

“我那个南洋兄弟苏里哈,再过些日子准备回南洋。临回南洋前,他想在中国找个妻子。”

沈万三当然没想到他要找的是谁,此时还笑着说:“这是好事啊!”

“他对我说,他甚为仰慕晓云,请我做个大媒,想请你允许,将晓云相赐与他!”

“晓云?”沈万三瞪大了眼,“要我将晓云送给他?”说着,他摇摇头:“不,这不行!”

大姑显然感到意外:“你对苏里哈说,她不是你的一个丫环么?难道仅仅因为她长得漂亮,舍不得?”说着她顿了顿:“我说大兄弟,如果因为这个,那,我说大可不必!再说,你们下来还将联手做海外大生意呢。”

“不!”沈万三听大姑提起海外生意,虽然仍是摇摇头,但口气有些软了。

从沈万三的表情中,大姑也猜出晓云和沈万三的特殊关系了。

“为了一个丫环,你大生意也不想和人家做了?”大姑看着沈万三说。

沈万三烦躁起来:“这生意还没做,就要我付定金了!”说着,他双手捧着头,沮丧地坐下。

当沈万三回到他和晓云住着的船舱内,晓云在床上已侧身睡着。一盏油灯照着她的身躯。小衣内,她那微微露出的丰满的双乳因侧身而挤压出一条深深的乳沟,一只胳膊嫩藕般地弯在被子外面,一头乌发青丝,如瀑布流淌。

沈万三呆呆地看着睡着了的晓云,发觉她从没有像今天这么美。睡梦中的晓云,脸上笑了一笑,露出两个笑魇。沈万三情不自禁地用手抚摸着晓云。

晓云醒来,睁开一双大眼睛:“老爷,你回来了!”说着,她抬起身,欲下床来:“饭我给你还焐着,我这就给你去盛!”

沈万三一手按住晓云的肩头:“不用了!”

“怎么?你吃过了?”

沈万三胡乱地点点头:“嗯!”

晓云凑在沈万三嘴边闻了闻:“骗人!平时你在大姑那儿吃饭,总要喝酒的。可今天,你怎么一点酒味都没有?”

“不!”沈万三掩饰地用手捂着脑门,“我,今天头有些晕,身子也有些不舒服!”

晓云慌乱起来,她用手也摸着沈万三的额头:“你,你怎么啦?要不要去找个郎中瞧瞧?”

“不要,不要!”沈万三看着晓云着急地要穿衣,一把抓住晓云的胳膊,一时说不出话来,只是脸上,一行泪流了下来。

“老爷,你怎么啦?身子哪里不舒服?”晓云更慌了。

沈万三一抹泪:“我没有……我是真正感谢你待我这么好!”

“不!不是这样的!老爷,你到底哪里不舒服呀?为什么不让我去找郎中?”

沈万三勉强地一笑:“我这,好了呀!头也不晕了,身上也不觉得什么了!”

晓云久久地注视着沈万三,感动地:“老爷,你真好!”

沈万三莫名其妙地:“我,我好什么呀?”

“你是怕我心里着急,而故意这么安慰我,说自己没什么事。不!老爷,你有什么,千万不要瞒着我!”

“瞒?”沈万三躲过晓云天真无邪的目光,接着无奈地摇摇头:“瞒什么呀?”

晓云帮着沈万三宽衣,接着扶着沈万三坐到了床上:“大姑找你,有什么事呀?”

沈万三摇摇头:“没什么事,喔,她和我商量到南海的事!”

晓云感兴趣地:“老爷,你什么时候去哪?我真想去那面看看,听说广东话跟吵架一样,很难听懂!”

沈万三勉强地敷衍着:“唔,唔……”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