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五章 陶朱风范 一诺千金 第01节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六章 冷月有情 顾复之恩

第一节

关帷的耿耿于怀,已化为一种情仇。大利而归的沈万三,在几个女人的争斗中,商场上搏杀时的那份自在和从容,都没有了,只感到累

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天下熙熙,皆为利来。

在张士德和盐帮兄弟的帮助下,沈万三带回的几船私盐夜行晓宿,总算平安抵达江南。沈万三和陆丽娘为避官府耳目,下榻在苏州蛇门外的一家小旅馆里,在此频繁地和各种道上的人物联系。凭着盐帮的关系网络,很快,这批私盐秘密地分散到了江南各地。

这些日子,沈万三的心情好极了。商业上的成功比预料的要好得多。粗粗地算算,买丝绸粮食投下去的十多万两银子,几个月工夫,变成了近百万两,获利近十倍。更重要的是,此番成功,尽扫了沈万三梦断京华压在心头的阴影,也使他感性地认识到陆家在他经商中的巨大作用。不过,令他始料未及的是,陆家的家产在他的商业中越来越显出巨大作用的同时,陆丽娘那任性、尖刻、不肯让人的脾气也越来越显示了出来。想想当时她在扬州琼花阁及尔后的她,沈万三真有种白云苍狗的感触。也许,在厄运中的她,只是收藏了自己性格中的锋芒,这时的她,才是那个陆家大小姐的本来面貌。想到这里,沈万三又感到释然。收了私盐的银子款项后,沈万三惦着周庄褚氏生下的男孩,欲回周庄看看。陆丽娘执意不肯,说去了周庄,和褚氏谁大谁小的名分怎么定?闹着非要沈万三回汾湖。沈万三好说歹说,她还是不愿。直到沈万三摔了东西,动了火,说自己不是穿了条裤头去汾湖招女婿的,自己不能儿子都不见,陆丽娘这才勉强同意去周庄。

陆德源像这些日子中的每一天一样,大清早就到汾湖船埠去转了转。尽管他知道,沈万三和陆丽娘他们回汾湖之前,势必要先派人来报个信的。可他就是成了习惯。要是万三他们忙得疏忽忘记派人而直接来了汾湖,自己这样就可能碰上他们,当然也就可早一点见到女儿了。从船埠回来,吃罢早饭,陆德源无聊地来到他家的后花园中,正好见着关帷。关帷是怕他心中烦闷,也在找他。这些日子关帷对他益发体贴有加,陆德源不安之际,常常也拿他和沈万三作些比较。这个年轻人,为人极是聪明精干,心也极细致乖巧。人前话不多,不招人厌,但在这阴冷的性情背后,却也不知道他整天想些什么。他爱着丽娘,可就是不知道怎么去让女儿高兴。如今女儿已是名花有主,他能如此对自己尽心尽力,也不枉自己当初对他的领养了。

关帷手里拿着副围棋,陆德源一下子兴趣盎然。两人就坐在小亭内,摆起棋子来了。

关帷在星位落了一子:“老爷,小姐他们去了快三个月了吧?”

陆德源也应了一子:“到今天是两个月零二十七天。唉,落子啊!”

关帷连忙走下一子:“我听苏北来人说,张士诚在高邮造反,杀人如麻。如今朝廷正招集四方的兵马前去剿灭。”他看陆德源沉吟不语,接着说:“上次老爷让新姑爷沈万三支付了十万两银子,他会不会是将这笔家财拿去投了张士诚这些逆贼乱党?”

陆德源拈了一子拿在手里,看着关帷说:“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关帷说:“喔,没什么意思,小姐同行,我只为小姐担心。万一有个……”

陆德源一阵感动,丽娘已是他人之人,难得关帷还如此关心:“管家过虑了。沈万三是个商人,他怎么会去投奔那些造反的?”

关帷说:“这我知道,但我还是放心不下沈万三这个人……”

陆德源知道,关帷的耿耿于怀,实际上早已化为一种情仇,然而沈万三毕竟已成为自己的女婿了。他虽无力阻止关帷的仇恨,但他要表达出对他的仇恨所做出的反应:“沈万三这人,虽说有些浮躁,但却是个有情有义、气度颇大的商人。”

关帷看了陆德源一眼,不响了。他知道陆德源不会和自己的调,于是不出声地下着棋。陆德源也应了一子,他想还是换个话题,因此说:“乡间也要夏熟了,佃户们的粮食都从田里收上来了,这租子,也该收了吧!”

“这,小的已有安排,明天就去乡间。”关帷在陆德源占着的角上,点三三揿上一子。

又到周庄了。

沈万三得意非凡,本来就是荣归故里么。可陆丽娘却心情大不一样。

在船埠码头上,沈佑和王氏、褚氏及抱着沈茂的晓云在迎候着。船还没靠码头,沈万三就跳下船来,从晓云手里接过孩子亲着。

晓云在一旁关照:“老爷,孩子才刚满月!”

陆丽娘在船头上,看着沈万三那兴奋异常的神情,转过了身,接着缓缓地下了船。沈万三在一旁正和那个俏丽的晓云说着。哼,撂下我不管了!陆丽娘心中一下来了气,脸拉长了许多。

晓云好奇地看了看他们归来乘的那只小船,天真地问沈万三:“老爷,你们就这只小船从大江里去了扬州?”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