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五章 陶朱风范 一诺千金 第01节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五章 陶朱风范 一诺千金

第一节

褚氏想着自己怀着沈万三的孩子,可年前回来时,他连声嘘寒问暖都没有,感到万分委屈。看着褚氏那像雾像雨又像风的脸,晓云困惑不解

沈万三的船队走了,陆丽娘也随他走了。

陆丽娘上次失踪而复归后,陆家的变化是何等大呀!随着陆丽娘这再次离家,并且是跟 了她丈夫走的,关帷心里像是被掏空了似的。

年前,沈万三赶回周庄,雇船装了粮食运抵汾湖。接着又在大新年里,给四龙小凤完了婚事。刚过了年初五,他就别了已怀孕七月的褚氏和眼泪汪汪的晓云,来到了汾湖。那五只早已装上了丝绸和粮食的船早在等着他。第二天,船就开了。随着沈万三的离去,让关帷感到一丝欣慰的是,汾湖陆德源家的家政事务,又让他管着了。尽管他知道,这仅仅是临时的。然而让他备受刺激的是,船开的那天,在船头上,陆丽娘依偎在沈万三怀中,向岸上招手道别。岸上,陆德源招着手,大声地说:“正当乱世,你们做完生意就回来!”在那一刹那,他心里产生出你们最好这次都死在外面的卑劣的想法。陆丽娘嫁给沈万三后的那些日子里,他每看见他的那个心上人和沈万三缱绻地回他们房里去,他都像挨了一闷棍似的怔怔地站上个半天。每次单独看见陆丽娘,他心里都颤抖得不能自持。想对她说他对她的情感,可每次都说不出话来。

船渐远去,关帷看着那渐渐消失了的布帆远影,心里充满了一种恨意,他恨那个得意的沈万三,也恨陆家的大小姐,甚至恨身边的陆德源。不过,他没把这种恨写在脸上,只是脸腮旁的肌肉不由自主地抽搐了几下。

陆丽娘结婚后的那些日子里,他常常去汾湖镇上的小酒馆。每次,那个老板娘马寡妇都要对他挤眉弄眼的。可一看到马寡妇的那张脸,他都要想起陆丽娘来,热情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每每这时候,他都要问自己,到这儿来干什么,可过了几天他却又不由自主地来了。

如今陆丽娘远走了,只当她是外死外葬,他竭力地想从脑海中扫除掉陆丽娘的影子。这天,他又来到了那家小酒馆。马寡妇照例是给他摆好了酒菜,接着就是一会儿给他斟酒,一会儿给他夹菜地忙乎着,服侍着他吃喝。此时,想着陆丽娘现在不知在哪儿,关帷心里一阵烦躁,猛地喝了一杯酒。

马寡妇看着他,小声地:“我说关家大兄弟,嗨嗨,嫌我徐娘半老,要等你们家的大小姐,这下可是鸡飞蛋打,人财两空了!”说着她问关帷:“听说,她和那个周庄的又出去了?”

关帷烦闷地喝了一大口酒,重重地放下酒杯。

马寡妇又帮他斟上酒,接着轻浮地在他脸上捏了一下:“我说大兄弟,别再犯傻了。趁那个姓沈的和小姐不在,你也该……喔,那句话怎么说,未雨绸缪,预为之计哪!嘿,这年头谁不为自己着想啊?”

关帷一言不发,任马寡妇捏着他的手抚弄着,脸腮旁的肌肉又抽搐了几下。当他感觉到马寡妇的手向着他大腿抚过来的时候,猛地推开了桌子:“我该走了!”

沈万三和陆丽娘又去扬州了,嫉恨着他的,不仅是关帷。

在周庄褚氏的卧房内,已是乳大腹高的褚氏慵懒地从床上坐起。年前,沈万三回周庄来,匆匆地忙雇船、忙运粮,还忙着给四龙他们成婚,可就是没注意到自己。想着自己怀着他的孩子,他连声嘘寒问暖都没有,她感到万分委屈,甚至有些怨,也许这就是女人的命!想着他为经商,要借助陆家的财力,娶了那个陆丽娘,可还是保留着自己大娘子的名分。仅此这点,她又有些感激。因为自己有孕,他回来那几天晚上都没在房内住过,她不知道这是沈万三对自己的爱护还是讨厌。她只知道那几个晚上,他都在晓云房内。

“晓云,晓云……”褚氏恼怒地喊着,接着起了身,向门外走去。

晓云在自己房内。

此时她正坐在床前,看着手中的那只金手镯。沈万三娶了汾湖的那个女子,她在他面前哭过,也闹过。可她知道,对他来说,他离不开陆家的经济实力。而自己一贫如洗,无力为助。出身贫寒家中的她,一想起他身边的那两个女人,都会感到一阵自卑。然而,他却一直没忘记自己这个贫苦的丫环,这使她对他又万分感激。年里的那几天,他回来每晚都在她这儿。可让她不安的是,自己如今也没个名分,他喜欢的只是自己的容貌,一旦年老色衰,自己可怎么办哪?想到这里,她泪眼汪汪地拿起那只手镯,放在脸上亲着。正在这时,门被推开,褚氏站在门外。

晓云一惊,忙不迭地将手镯藏在枕下。可这一切,褚氏都看见了。她一言不发地走到晓云面前,伸出手:“你刚刚拿的什么?”

“没,没什么!”晓云神色慌张。

“拿出来!”褚氏面容严峻。

晓云无奈地从枕下拿出手镯,头也不抬地递上。褚氏接过手镯,看了看,接着轻蔑地发出一声:“哼!”晓云怯生生地抬起眼。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