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章 汾湖恩怨 汾湖情仇 第03节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四章 汾湖恩怨 汾湖情仇

第三节

陆德源回到了汾湖。当他和关帷说起小姐与沈万三的事时,关帷惊奇地睁大眼:“老爷,这两头为大,算什么呀?沈万三那个妻子先进了门,一没死,二没休,小姐这样,还不是做他的二房?”

陆德源像是给揭了伤疤似的看了关帷一眼,可关帷继续说着:“小姐这么要跟他,是不是已着了他的道,成了他的人了?”

“不!丽娘还是个干净的女儿身子!”陆德源说起了他们虽乘一只船归来,但却无事的情况。

“老爷,我们这个大人家的小姐,怎么能够去做别人的小呢?”关帷愤愤然起来。

陆德源叹了口气:“我也是心里窝着股气。奈何丽娘自小惯坏了,尤其是她母亲过世后,对她百依百顺。到如今,惯成了这副样子!”

“这不能怪小姐。我看那个姓沈的,绝不是好东西。他知小姐有心与他,可却能做常人不能做之事。其人心高志远,眼光远非在女色之上,哼!只怕是欲取而故放,欲擒而故纵!”关帷看着陆德源说。

“此话怎讲?”陆德源不解。

“我看此人,也不过是个凡胎的性情中人,虽说着意经济之道,想必不是个饱读诗书之士,品格哪里会如古代坐怀不乱的柳下惠。然此人却能于咫尺船中而不乱,其目的只怕是不在小姐身上,而分明在老爷这富甲吴江的家产上。再说,他救了小姐,也送她到了家门口,那笔钱他明知道我们这个大人家会还给他,可是他就是连面都不见,扬长而去,等着小姐去送上门去!嘿,此人城府极深,小姐哪里会是他的对手!”关帷条分缕析,恨不得扒下沈万三的皮。

陆德源想了想,感到关帷话语中的情绪:“我看,他倒不是那种人!”

“知人知面,只怕是难知心!他十有八九是冲着老爷的家产而来。”关帷依然不依不饶,继续说:“他家有妻小,小姐又是这么才貌双全,就凭这,他也不该要了小姐!”

陆德源看着关帷说着,一直不语。

关帷看着陆德源:“老爷,我知道这些年来,你一直对我偏爱有加。如蒙不弃,关帷愿为老爷半子,当以此生侍奉于左右。”

陆德源盯着关帷:“你刚刚说的那些话,倒也使我倒抽几口凉气。你现在这么,是不是也是冲着我的家产而来?”

关帷心中一惊,暗暗地叫苦不迭:“晚生不敢,况且昔日所作所为,也是人所共睹!”

“昔日所为,焉知不是欲取而故放,欲擒而故纵?”陆德源用关帷的话说。

关帷低下了头:“老爷,晚生这些年对小姐情意深藏于心中,不敢狂,不敢乱。再说,晚生系老爷从小养大,与丽娘青梅竹马!”

关帷的话拨动了陆德源心中的弦,他心软了下来,叹了口气:“我知道你精明强干,为 人也算是知书达理。说本心话,我也确曾有此意,可现在,小姐非其不嫁,这,这叫我……”

关帷抬起头,咬牙切齿地吐出几个字:“沈万三!”

丝绸铺的秦老板出于忌恨,阴谋至官府告发沈万三。仗义的四龙,深夜来到沈万三家

林老伯去世一个多月了。

在做“五七”那天,沈万三来到周庄镇南面的一个村舍,林老伯的妻子和女儿小凤搬到了这里。

沈万三和他们一起为林老伯烧了纸钱,也烧了林老伯的生前衣物。看着那渐渐熄灭了的灰烬,林妻和小凤不禁又哭了起来。

沈万三看着林妻:“林老伯已经谢世,还望大婶节哀。”说着,他站起从怀中掏出一包银子:“林老伯在世时,借我五百两银子,现如数归还!”

林妻显然感到非常意外:“他兄弟,老头子临死前也没关照,那张字据我也不知在哪。”

“不!林老伯没要我立字据。”说着,他将那包银子放到了林妻手里。

小凤一直在旁边看着:“沈家大叔,我爹只借给你二百两银子,你怎么说五百两?”

林妻闻说连忙问女儿:“小凤儿,你知道这事?”

“沈家大叔借钱那天,我也在!”小凤说。

林妻捧着那包银子,有些不自在起来。她看着沈万三:“他兄弟,老头子已经死了,也没立个字据,这笔死债你能还来,我已经很钦佩你的为人了,可你还多给这么些银子,这,怎么能行?”

沈万三看着林妻和小凤,叹了口气,林老伯那诚恳的形象又出现在他眼前:“唉,老人家生前对我照顾有加,如今他走了,留下你们娘儿俩,我能看着你们缺衣少食,陷入困境么?我是个商人,但不是小人。从林老伯身上,我知道生财有大道,但当以义为利,而不能以利为利。”

林妻看着沈万三,慢慢跪了下来,小凤也跟着跪了下来。

沈万三赶紧扶起林妻:“老嫂子,你怎么能这样,快起来!”

沈万三扶着林妻站了起来。林妻流着泪将小凤拜托沈万三日后多多照顾。

沈万三看着小凤儿侧面的脸:“小凤儿多大了?”

“十五了!”

秦记丝绸铺的小厮四龙坐在柜台里恨恨地望着秦文林出去的背影。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