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二章 再下扬州 义救风尘 第10节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章 再下扬州义救风尘

第十节

两个年轻女子已被拖进了阁中的厅堂内,她们依然在呼喊着。一个老鸨子凶恶地斥责着一个年轻女子:“你以为你是从苏州来的,就他妈浑身娇滴滴起来了!”说着她指着另一个女子:“她是从安徽凤阳来的!我这儿是烟花楼,可不管你江南江北,只要是年轻女人就行!”

“请行行好,我家在苏州吴江,我爹是当地富户,你们把我送回去,我父亲会加倍地酬谢你!求求你行行好!”那个苏州女子苦苦地哀告。

吴江?那可是和昆山周庄毗邻的地方。站在周庄的南湖旁就看得见吴江的地界了。可她会是吴江哪里的人呢?站在阁外人群中的沈万三正在想着。却听见老鸨子在骂着:“富户?我知道你是不是?哼,你爹就是当今皇上,我也管不着。你以为你一身娇皮嫩肉,我就把你当公主了不成!”

沈万三上前走进阁内,问那个苏州女子:“这位妹子,你姓什么?家在吴江哪里?”

年轻女子看着沈万三,接着低头抽泣地:“小女子姓陆,家在吴江汾湖!”

“人家可是吴江的富户人家出身呢!嘿!”老鸨子在一旁奚落着。

吴江汾湖的陆氏?沈万三一下子兴奋起来:“哦,你姓陆,你父亲可是吴江汾湖的陆德源老爷?”

“正是!”年轻女子像是捞着了一根救命稻草,“客官,你认识我爹,你快救救我吧!”

“不!我不认识你爹,我只知道他是吴江首富!”沈万三摇头说。

老鸨子走到沈万三面前:“唷,我说这位客官,这么快就攀搭上了,你们二人如果情投意合,那就快进去成就好事啊!”

沈万三不知老鸨子到底是恭维还是奚落:“哦,妈妈,我不是……”

老鸨子脸色陡然一变。

“你不是,你不是什么?你既然不是,那来这儿干什么?”

“在下系一商人,亦是从苏州来,见这位同乡女子哀哀可怜……”

“唷,今儿个碰到个菩萨了呢!你可怜她是想给她脱籍从良呢,还是要全包了她呀?她可没破瓜呢!”老鸨子口气不无嘲讽。当她看见沈万三直摇手的样子,立刻眼一瞪:“呸!瞧你这个寒酸样,充其量也只是小商人,还他妈的可怜别人呢!戏子无情,婊子无义。老娘这里,只认得钱,别的,哼,一概不认得!”

张士德看不下去了,他走到沈万三身边,指着沈万三说:“妈妈,这可是我的一个朋友!”

显然认识张士德的老鸨急速地换了副笑脸,阴阳怪气地:“唷,是张三爷啊,老婆子我这里有眼不识金镶玉,还请张三爷和你的这位朋友海涵哪!”

沈万三看着陆德源女儿楚楚哀怜的侧影,真不知那位吴江首富的女儿如何会沦落至此?猛然,他心头一动,接着回过头问老鸨:“妈妈刚刚说脱籍从良的事,这要多少银子?”

老鸨眯着眼看了看沈万三,她倒有些弄不懂了。

“嗬唷,看来这位大爷可真是个情种呢!这位姑娘是我花三千两银子买来。如果你要,看在张三爷的面子上,我可一分不赚,原价转让!”说着,她眼一瞪:“你出得起吗?”突然她看见张士德在盯看着她,眼中露出一种杀气,倏地换了副笑脸对沈万三说:“你可愿不愿啊?”

这位陆姓女子明白了他们之间的话语对她自己的意义,立刻向沈万三苦苦央求。

“这位客官,你救救我吧!这花销的钱,我爹爹会加倍还你的!”

“沈某施恩并非是图报!”沈万三看着陆姑娘说。其实当时他心头一动时所想的,大约恰恰与之相反。说着他从衣袋里掏出一张银票:“妈妈,这是张三千两的银票,请你查看!”

老鸨子一阵后悔,看来他真的是看中了这位颇为标致的女子了。早知道他出手这么大度,要是刚才开价五千两,那……可此刻,她看见张士德在一旁看着她,倒不好反悔了,于是只好皮笑肉不笑地伸手接过银票,左看右看了一番,悻悻地说:“这位客官,乐施好善,对这姑娘可真是情意如山呢!”

陆姑娘在一旁见状,忙不迭地跪在沈万三面前磕着头:“谢这位老爷了。”

另一旁,那位安徽女子也哀哀以告:“老爷,也救救我吧!”

沈万三看着那位安徽女子无奈地摇了摇头:“在下已是竭尽所有了!”

这时,老鸨子对着堂内大声地喊着:“来人啦,把她给我拖进去!”

“老爷,救救我,救救我啊!”那个安徽女子惊恐地抱住沈万三的腿。这时从后堂内,出来几个大汉,生拉活拽地将她给拖进了后堂去。

沈万三伫立着,听着后堂传来的那姑娘凄然的哀哭声。那位陆姑娘面色如灰,僵硬地站着,不敢哭,不敢走。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