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二章 再下扬州 义救风尘 第08节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章 再下扬州义救风尘

第八节

沈万三大惊,接着又翻出两包同样的。看着眼前的这几包绸,沈万三沮丧地坐在绸包上。

正扶着舵的陈老四见状朝前喊着:“沈老板,怎么啦?”

沈万三恨恨地骂着:“秦老板这个奸商,他骗了我,把一些都坼了的绸也夹带着给了我!!”

“他骗了你,你也这么骗别人,一道夹着卖出去呗!”

“不!经商只有诚实不欺,才能赢得客户。”说着,沈万三取出记账的毛笔,在那几包绸上写上了“次绸”二字。

陈老四见状大为诧异:“你这样,不要蚀足老本啊!你看看那些做生意的,那个不靠‘智’、‘巧’、‘机’、‘诈’、‘骗’来赚钱啊!”经常替人运货的陈老四,见那些客商在他的船上做假的事,可真见得多了。但像沈万三这么个傻样的,他是第一次见着。

沈万三依旧在绸包上写着。骗,只可骗一次,虽一时得逞,却是绝了自己的经商之路。他站起身,看着远处的江北,将一面写着“昆山周庄。沈”字的旗插在船头上。

“扬州,我是第一次去闯荡,我可不能第二次再踏不进这个扬州城!”他转身对着陈老四说着。

扬州商埠,店肆林立。江岸边的一只只船上,货物运进运出,十分繁华。

沈万三的苏州丝绸显然是十分抢手。船刚到,一些客商就闻讯赶来了。沈万三立在船头不停地拨着算盘。几个在扬州雇的帮工,忙碌地将一匹匹丝绸搬给客商。半天下来,沈万三回头看看舱内,丝绸包已是所剩无多,可来的客商却是有增无减。沈万三不得不对那些客商道歉着:“哎呀,对不起,货卖完了,卖完了!”

几个客商悻悻地走了。可一个山西客商看看舱内还剩下的那几包绸指着说:“你那,不是还有吗?全都给我!”

“客官,那几匹都是次品,小人不敢欺诈。”沈万三指着绸包上的“次绸”二字说着。

“次品我也要,你给开个价吧!”山西商人央求着说。

“那就打对折吧!”

当帮工把那几包丝绸搬上岸时,这位山西客商一面兑着银子,一面笑着对沈万三说:“我说老板,你要是骗了我,我在这里也不会知晓。你这做生意可真是诚笃无欺啊!”

沈万三笑笑:“这位老板,不瞒你说,这些丝绸,我也是受了别人骗,到了船上才发现的。说真的,当我发现被人骗了,心里也着实懊恼了一阵。古语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懊恼,不能让别人也懊恼。那个骗我的老板,这传开去,凡是知晓的人,大约谁也不会再与他往来吧!这于他来说,到底是蚀了还是赚了,大概他自己会知晓的吧!做生意靠这种机巧,那可不是个大手笔商人的所为。“

“好气派!”那个客商竖起了大拇指,“想不到我在商道滚爬了二十余年,今儿个倒遇着个真正的儒商了。你刚刚说了句古语,我这里也有一句古话说:”以诚待人,人自怀服;任术御物,物终不亲。‘“接着他解释说:”这就是说,只有以诚待人,人家才信服你,经常和你打交道,否则终会对你敬而远之,甚至是鄙视你。“

操着一口山西话的客商看着沈万三商船上插的旗:“‘昆山周庄。沈’,好!我今后就只认这个招牌字号了。”

“谢老伯抬举!”沈万三一拱手。

这位山西人刚走下了船,一个身材高大的汉子来到船上,操着一口生硬的苏北口音,急切地对沈万三说:“客官,你这船上,苏州丝绸还有吗?”

沈万三看着他,摇了摇头。

大汉着急地:“你还有船吗?”

“在下就这一条船来!”沈万三说。

大汉击掌跌足:“哎呀,这可坏事了!”

沈万三奇怪地看着这个大汉,不知他说的要坏什么事。

不远处,一个元官府的官员,带几个差役向沈万三这条船走来,大汉见状,连忙下了船,走开了去。

官员一行人走上了沈万三的船。那个官员看了沈万三一眼:“你昨天刚来,今天就全卖完了,嘿,可是利市大发呀!”

沈万三不知他们此行来有何公干,于是小心地伺候着,并不敢多言:“大人,我……”

那个官员突然眼一瞪,指着沈万三:“你这个南蛮子,拜见钱、常例钱交纳了没有?”

“我这税钱他们已收了呀,只是这拜见钱、常例钱,小人从没听说过!”

“没听说过?哼,我这不是在给你说么!”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