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二章 再下扬州 义救风尘 第07节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章 再下扬州义救风尘

第七节

沈万三看着晓云那俏丽的侧影,无限感慨:“你这么个俊俏的姑娘,怎么会去当丫环?”

“我爹那年病死了,我娘拖着我和妹妹,家中生活无着,因此就让我……”晓云依然不敢大模大样地抬起头。

沈万三打开抽屉,取出那只晓云送他的手镯,在手中把玩着。

“你家中贫困如洗,还助我这只值钱的玉手镯。唉,其他细软什物,我都拿去当了,惟独这只手镯,是姑娘你的一颗心呀!我是怎么也不敢拿去当的!”

“老爷,你不去当了,那,还了我吧!”晓云伸手欲抢。

沈万三让过:“嗨,送人之物,焉有再要回去的道理!”

晓云无措地:“我不是要回来,我是怕……”

“怕什么?”沈万三有心逗逗她。

晓云低头地:“怕老爷打趣我!”

沈万三哈哈大笑:“我哪里会打趣你!从你进门那天,我就认出你了。”

“老爷,是我们小姐进门,我,我只是她的陪房丫环!”晓云赶紧纠正他的话。

“不!看见你时,我只是个乞丐,叫花子。你们小姐娘家的那个家人要羞辱我,将包子砸在我脸上,是姑娘那时帮了我。时至今日,我一想起,心中仍是感激不已!”

“老爷,晓云只是个下人,哪里消受得起老爷的感激!你和小姐说和我见过面,那天小姐问我,我吓得要死呢!”

“那你为什么不和你们小姐说明呢?”

“我不敢,毕竟老爷那时是那副模样儿,小姐听了会生气的。不过,我想想也觉得好笑。蠡口的老太爷庆贺小姐订婚而施舍,可新官人却是那样子从门前经过。”说着晓云掩着嘴,咯咯地笑了起来。

沈万三也跟着笑了起来:“我那时可真傻,到了老丈人家门口,干吗不上门去大吃一顿啊!”

晓云依然无邪地笑着:“是啊!只是你那副模样,门口的家人,可不会让你进门,而要将你赶走呢!”说着,她又咯咯地笑了起来。

“赶走了好啊,那我就用不着结这个婚了。”

“那也不会见着我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陪房丫环了。”

沈万三看着晓云:“陪房丫环,按这儿的地方风俗,要么是出去嫁人,要么就是当老爷的小妾姨娘。不过,我是不会让你出去嫁人的!”

晓云一愣,这是老爷在说今后要娶她的最明确的表示了。这些天,她想得最多的也就是这个结局,可此时,她倒不敢高兴了,毕竟这只是他口头上说说,今后的事,山高水长,谁能料到会是怎样?想到这里,她抬起了头:“晓云无才无德……”

“不!倒是我生意场中至今并无作为。这次我沈万三就是为了姑娘,也要做好这笔生意。”

“不!老爷,你不该是为我!”说着,晓云又关切地看着沈万三,“老爷,你什么时候动身?”

“快了,就这几天!”沈万三看着晓云,边说边捉住了晓云的手。

晓云躲闪着想抽回手,可硬是抽不开:“老爷,你不要这样!要是让小姐看到,会……”

沈万三叹了一口气。

“唉,我和你们家小姐,也许只是有分无缘,和你却是有缘……”

晓云打断地:“不!老爷和我,无缘无分……”

沈万三一下子挡住晓云的嘴,接着缓缓松开。

“三世修得同船渡,七世修得共枕眠。我是在最困窘的时候结识你的。从大都到苏州,两千里路,这一路上我吃了多少人的白眼,遭了多少人的斥责,你见了当叫花子的我,却是那么的心地善良,仅此一点,我就认定这个缘了。再说,姑娘那时还告诉我,我居然和你们小姐有大喜的事,只是那时,真的把我吓了一大跳!”

晓云低头咯咯地笑了起来。

沈万三看着晓云低着头俏丽的面庞:“下来,我到了扬州,最思念的,也许就是姑娘你了。”

沈万三这里说的是真心话,至少,他已是把俏丽的晓云当着他的情感归宿了。听着沈万三的内心表白,晓云这时候只能是害羞地站起,走开。只是她向厅后走去,走到屏风旁时,回过头来对着沈万三甜甜地一笑。

当沈万三发觉被骗时,他想到的却是经商最古老的道理:诚和信

沈万三雇了南荡陈老四的船,从秦文林的丝绸铺进了一船的绸缎,悄悄地驶出了周庄船埠。晓行夜宿,没几天,船从常熟福山驶进了长江水道。

这天,大清早就开了船。整整一个上午,沈万三都是坐在船头看着大江中的风帆布影。傍晚时分,船泊了下来。一轮素月挂在大江之上,沈万三坐在船头,看着那江上的月色,头脑中一会儿想到家中的新妻,一会儿又想到了晓云。也不知她们在家中怎么样了?“不知江月照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他猛地想起了张若虚《春江花月夜》中的句子。眼见得这就要到扬州了,也不知此行会是如何个景象?他想着想着,不觉昏然睡去。醒来时已是次日上午了。在船上吃了中饭,沈万三走到船舱中翻捡着堆放着的绸包。舱底的一包绸上,外面的包装布中露出的绸布上像是有一片水渍的黄色,沈万三翻开那包绸,打开,接着用手扯了扯那绸,绸布像纸一样被撕裂开。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