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二章 再下扬州 义救风尘 第06节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章 再下扬州义救风尘

第六节

新娘子走到梳妆台前,从梳妆台里取出一个小包:“官人,这是我的一点体己钱,你拿着去。”说着,她又从梳妆台内拿出几只首饰,正在这时,晓云走了进来,捋下了手中的一个手镯,放在沈万三手中。

沈万三感慨地看着手中的小包和首饰等,接着抬起头:“谢谢夫人和晓云姑娘!”

晓云低下头,接着又偷偷地看了沈万三一眼。

沈万三从俏丽的晓云身上,似乎找到了他的情感归宿

新妻和晓云给的那些首饰,立刻被沈万三送到了周庄那家当铺的高高的柜台上。只是当那个老店员来看货色的那一刹那,沈万三取回了晓云给他的手镯。当时他并没有考虑到许多,只是觉得那个小可人给他的这个手镯当了太有些可惜,然而从经商资本的角度看,这当下的几十两银子,无异于是杯水车薪。前两天,周庄米行的林老板答应给沈万三挪二百两银子。离开典当行后,沈万三又走进了周庄镇上的这家米行。

账台前,面容消瘦,被哮喘病折磨着的林老板正和他的尚未成年的女儿小凤在说着话。瞥眼看见沈万三走进,他连忙站起:“沈家大兄弟,你来了!”

小凤也站了起来,怯生生地叫着:“沈家大叔!”

沈万三招呼了声坐了下来。

“沈家大兄弟,你要的二百两银子,我给你凑上了,你点点!”林老板从怀中取出一包银子,递了过去。

沈万三迟疑了一下,接过:“老伯的为人,我还不知道呀,这还要点什么!”说着他揣好银子看着正咳着的林老伯,关切地:“老伯,你怎么病成这样子哪?”

林老伯:“哎,今年夏熟年成好,这粮价大跌,我这病……”说着他摇摇头:“只怕好不了了!”

沈万三看着他那羸弱的身板,不知怎么,倒是担心他随时会倒下来:“喔,林老伯,我给你写一张字据!”说着,他拿起账台前的笔。

林老伯阻止地:“沈家大兄弟,见外了!我还不知道你么,这还要写什么呀!”

“不!我借你钱,这总得要个手续……”

林老伯打断他:“你是怕我以为你会赖债,赖债的人还能有第二次赖么?正派的商人,往往以诚取诺,借一言以当质券!”

沈万三看着林老板那清癯的脸:“老伯,谢谢你的信任!以然取诺,你让我知道,该怎么当个守信的商人!”

沈万三的新妻褚氏心里够烦的。

新婚的丈夫这背着父母要外出经商,自己帮着给瞒着,还得赔着笑脸。晚上,当沈万三回来,她问他还有多少日子走?沈万三只是匆匆地说了声,这联系上船和货,要十来天呢!她轻轻地舒了口气。丈夫还有十来天才走呢!只是当沈万三又夹着只算盘去了南斋时,她看着他的背影,心里又难过起来。

沈万三心里也够烦的。

尽管该进行的都在悄悄地进行,可这一千多两银子,要进货、要雇船。他找着了丝绸铺的秦文林,说好要从他那儿进一批质优的丝绸,秦老板再三说要现金。可这雇船的事,也颇费周折。路途遥远,船主必须诚实可靠。

就在沈万三在南斋的灯下拨打着算盘时,新房内,新妇褚氏正愣着半坐在床上。

晓云端了一碗羹走了进来:“小姐,趁热吃了这碗栗子羹吧!”

褚氏摇摇头:“我身子有些倦。”说着,她脱下外衣,进了被窝:“官人正在忙着,你给他送去吧!”

晓云端着碗向南斋走去,不知怎么,只觉得心咚咚地跳着。这些天,她真有些怕见沈万三,可又很想见到他。有时,她为她的主子不平,只觉得她受了欺侮。有时,她又有些高兴,她知道,她比她的小姐长得漂亮,更感觉到沈万三的眼光一直在她的身上转着。说不准这位老爷是喜欢上了自己呢!很快她又害怕起来。小姐毕竟是主子,沈万三老爷可是她的男人呀。

南斋内,沈万三正埋头在算着账。

晓云端着碗走来,她看着沈万三的背影,不由得停了脚步。

浑然不知的沈万三,放下手中的笔,接着挑亮了灯芯,站了起来。当他转过身,看见愣站着的晓云时,心中一惊:“晓云,你,站在这儿干什么?”

晓云低下了头:“小姐叫我给老爷送碗栗子羹来,我看见老爷您正忙着,不敢打扰……”说着,她给沈万三递上碗。

沈万三接过:“你就这么一直在身后看着我?”

“没有,我也是刚到。”晓云在掩饰。

沈万三将碗放在台子上,接着指着写字台前的凳子:“来,你坐呀!”

晓云不习惯地坐了半个凳子,她这倒不是出于矫情,更多的是不敢。可当她稍稍抬起头看见沈万三正愣愣地看着她时,她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