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二章 再下扬州 义救风尘 第05节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章 再下扬州义救风尘

第五节

新娘看着沈万三,知道他的整个心思都在要出门做生意上去了,不由得泪水又从脸上滚了下来。然而作为一个已为人妻的女人,她很快调适了自己,她知道她和她的丈夫沈万三已是同舟而必须共济。丈夫的喜就是她的喜,丈夫的忧就是她的忧。当沈万三叹息着本钱太少,而忙着典当田产和向人告贷时,她想到了自己从娘家带来的那点体己钱和首饰。

然而,也正是她从娘家带来的丫环晓云次日在帮她收拾房间时却气愤地大声说道:“小姐,他这么待你,你还处处为他想?”

原先多少想从晓云那儿也得到些慰藉的新娘子也不由得心烦起来,她看了晓云一眼:“唉,不要说他,他也够难的!今天他去典当行将田产抵押……”

晓云看着女主人:“这事老爷知道么?”

“听他的口气,老爷并不许他去做生意,他这是偷偷地去换抵押的!”新娘子想告诉她这些,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她不想让她身边的丫环知道得太多。

玲珑的晓云其实鬼得很,早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如果小姐你不想让他去,那把这事告诉老爷!”

“不!不能让老爷他们知道!”新娘子叹了口气,“这,他会恨死我的!唉,只是抵押来的钱,他做本钱不够,我出门时,母亲给我的那笔私房钱……”

晓云惊讶得瞪大了眼:“老夫人的那笔钱,怎么,你想给他?”

新娘子点点头。

晓云着急起来:“这给了他,不是让他走得更快么?”

“不给他,他就不走了?”自小就读诗书的她不知怎么突然想起姚燧那首著名的曲子《凭阑人。寄征衣》:

欲寄君衣君不还,

不寄君衣君又寒。

寄与不寄间,

妾身千万难。

曲子写一个在家的女子给羁旅在外的丈夫送寒衣时的复杂心情。不给他送衣,担心他在外受风寒;可送给了他又怕他身子暖和了更不回来了。人家这曲子写的是望夫归,可自己现在却是这新婚夫君要往外跑。看着他那忧思难解的模样,她觉得她是他的妻子,应当为他分忧。可,她内心却又是根本不想让他外出。她知道自己无能为力,根本阻挡不了什么。想到这里,她只是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晓云显然不了解她的想法,而只是把她看成了懦弱:“小姐,你刚进门就这么依他,这今后……”

新娘子无奈地长叹一声:“他可是男人哪!”

“这可真是,新婚的被子还没焐热,就这么急着往外跑。我们小姐哪点不好哪!”

晓云这本是一句激忿之语。新娘子看着晓云:“你这么说他,可他昨晚还说起并叫得出你呢。”

晓云惊讶地:“说起我?说起什么?”

新娘子看着晓云俏丽的脸,口气中有些酸:“他说见过你!”

晓云心里有些慌了,可她依然装糊涂地:“见过我?他说在哪儿见过我?”

新娘子摇摇头:“他没说!”

晓云小心地说着:“他搞错了吧!我在蠡口,他在周庄。怎么会和他见过呢?”

新娘子情绪着实有些恼怒,可她依然缓慢地说着:“八成是你这个漂亮的脸盘子又招惹人了。唉,你这张脸呀,哪个男人见了不喜欢呀!”

听着大小姐那半是打趣半是嫉妒的话音,晓云内心颤抖了一下,旋即以一种含羞而又娇嗔的神态,低着头说着:“小姐,看你说的!”

正在这时,沈万三走了进来。晓云见状说不清是个什么感觉,只是赶紧低下头走了出去。

沈万三看了晓云的背影一眼,回过头看着新妻:“田产典当抵押的事办好了,我下来要忙着去联系货和船……”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