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包胥泣庭 七天七夜为复楚

那当然不是怪物,是不回馆舍倚墙而泣的申包胥。

秦哀公命人将申包胥送回馆舍,申包胥依然不从,“国君逃亡草莽,安身无所,下臣怎敢安居馆舍?”

秦哀公无奈,转身回朝,申包胥依然身倚宫墙泪流不止。

求秦出兵是挽救楚国的唯一出路,如若秦国不肯发兵,楚国复兴渺茫,如若发兵贻误,宗庙坍塌社稷焚毁,再救也是徒劳。

申包胥自知别无他法,唯有一颗为国为民的忠心和誓死不归的决心。

秦哀公也很无奈,他绝非无情无义之人,只是顾及自身安危,想用缓兵之计推脱了事。

但他偏偏遇到的是有着非凡忠心和决心的申包胥。

申包胥依然倚墙待命。深为楚臣肩负使命,说不服秦君搬不到救兵,何颜面对楚国父老?

七天七夜。

整整七天七夜,申包胥水米不进,形销骨立,哭声不绝,这哭声,是为逃亡在外的楚昭王,是为数百年的楚国基业,是为数十万成为亡国奴的楚国苍生,是为……

秦哀公最终为之深深折服,出宫亲手扶起申包胥,“如此忠贞贤良之臣,楚国怎会倾覆?秦国坐视不管,岂非无情无义之人?”随即郑重吟诵,“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戈戟,与子偕作。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秦哀公三赋《无衣》,毅然出兵。申包胥泪如泉涌,连连深拜。

秦哀公派出大将子蒲和子虎率兵车五百乘随申包胥救楚。

申包胥来不及洗浴进食,嘱托子蒲和子虎从商谷向东至襄阳,自己先行一步到隋国报告楚昭王,然后率军在石梁山与子蒲子虎会师。

楚昭王得知秦国出兵相救大喜过望,急令子西率军随同申包胥前往石梁山。子西早在楚国边境以楚昭王的名义树起王旗,流离失散的将士纷纷前来投奔,集结了兵士五万之众车马八百余乘。

两军会师,越过楚境直逼郢都。

秦楚联军刚入楚境就遇到夫概的军队,不过这时夫概的军队并非精锐之师而是劫掠之军,正在楚境骚扰劫掠,意料之外遇到楚军不由大惊。

夫概也未想到楚军反扑,惊异之下很快就镇静下来,指挥吴军进攻。

但这场战事的结果早就让孙武不幸言中了。

此时的楚军满怀亡国之恨,加之一路见到家园被毁,恨不得立刻化身利矛飞镝,呼啸着刺入吴军胸膛。申包胥让子蒲和子虎分别率领秦军左右迂回至吴军背后,自己站在楚军阵前,登车高呼,“楚军将士,吴军占我郢都,掘我王陵,凌我民众,掠我财物,罪恶滔天。现在仇敌就在眼前,全军将士,即刻杀敌!”

鼓声震天,楚军怒吼着象滔天巨浪席卷而来。

两个月前还是精锐之师的吴军,如今沉迷豪都,耽于享乐,士气早已低迷,如今仓促迎敌,有的甲胄未穿,有的甚至手无寸铁。

转瞬间已有数百名兵士丧命。

这时吴军两侧突然又起杀声,子蒲和子虎的战车杀到,夫概看到竟是秦国的旌旗,手中长戟险险落地。

三路大军将吴军团团包围。

这场战役成了秦楚联军的大屠杀。

夫概见大势已去,左突右冲,杀出一条血路落荒而逃。

他逃回了郢都,身后五千吴军全军覆没。

阖闾大惊,怒斥夫概的无能。他在和姬波争夺王府之时就被呵斥,现在又遭当堂羞辱不由怒火中烧,和阖闾拍案对骂不欢而散。

阖闾无暇顾及和夫概的不快,赶忙命伍子胥和伯嚭率军拦截秦楚联军。

还是伐楚的大将还是伐楚的兵士,但不幸的是,三军疲惫耽于逸乐,楚军早已丧失了初入楚境时锐不可当的虎气。而楚军同仇敌忾力抗外侮,又有秦国大军增援,吴楚之战形势发生了大逆转。

桐柏之战,吴军三战三败,吴军的防守战线被撕开一个大豁口。

汉水一战,吴军败退,汉水天堑丧失,郢都暴露在秦楚联军的刀锋之下。

孙武自入郢以来首先进谏整肃军纪以防楚军回攻,后来又进谏吴国主政楚国自治,吴军回国以防他国趁虚袭击。但阖闾一直沉溺称霸的喜悦,不是虚言搪塞就是置若罔闻。孙武失望之下决心用冷酷的事实让阖闾冷静下来。

阖闾目前确实冷静下来,从温柔之乡跌到了战火之中。

孙武临危请命,带一万精兵驰援汉水力挽颓势。

这时,沉默很久的夫概随后请战,危难之中夫概不计前嫌,阖闾大为高兴,拨给夫概两万精兵。

孙武率兵走后,阖闾每日都能收到孙武在汉水的战报,秦楚的攻势已经止住。

但是阖闾的喜悦没持续多久就转为了疑惑和担心。因为夫概的部队神秘地失踪了。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