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放纵逸乐 吴军将士丧斗志

阖闾的占有欲在入城之后突然膨胀,称霸中原的雄心在这一刻得到满足,他的斗志也在这一刻松懈下来。指引自己的目标实现,但新的目标并没有出现,他陷入盲目的喜悦之中。

这种毫无目的的占有欲是可怕的——他竟然在伯嚭的怂恿下要去后宫看看——郢都现在都是自己的了,后宫当然也该是自己的,占有了郢都他还要占有国母伯嬴。

阖闾早就风闻楚平王垂涎伯嬴美貌,将原本是儿媳的伯嬴纳为王妃,太子建为争得伯嬴与父王反目为仇,不惜放弃即将得到的江山。楚平王与伯嬴生下太子芈轸,楚平王驾崩之后芈轸即位号为昭王,伯嬴被尊为国母。这位国母亡国之后还固守家园,阖闾企图到后宫占有这位国母,他的占有欲在这一刻膨胀得如此畸形。

当然他碰了钉子——阖闾派人前去召见伯嬴。宫女慌慌张张跑进后宫,“太后,大王召见。”伯嬴淡然道,“大王不是出城了吗?”“是吴国大王。”“是阖闾吗?阖闾也敢在郢都称王?擅闯他地即是强盗是虎狼!认贼作王,杀!”

可怜的宫女被杀,前去召见的小吏回来禀报。阖闾大怒,“亡国之妇,竟以国母自居!”亲自深入后宫,当侍从撞开宫门后,伯嬴安然坐在凤椅之上,华韵犹存,雍容中透出高洁。阖闾正待上前忽见伯嬴身边放着一支凤尾剑。

叭绱嗣烂仓宋纬纸0。俊

叭缡蔷樱捉>粗蝗缡腔⒗牵刂锷敝 

拔仪朊廊巳ノ掖σ恍鹑绾危俊

吧砦酰χ芾瘛@褚侨, 一言蔽之, 毋不敬。郢都可以攻占,但国母岂容侮辱?你身为一国之君理当做国人楷模,贪色亡礼,何颜为君?”

伯嬴义正严词,阖闾遭到痛斥但也不便发作,只得讪讪地说,“我久仰王后风仪,今日前来一睹风采,并无他意。是小吏假传口谕,来人,将小吏拖下斩首!”

可怜的小吏成了阖闾的遮羞布。

阖闾怏怏而归,路经囊瓦府邸,听到里面人声鼎沸。原来弟弟夫概和儿子姬波为争夺囊瓦的住宅和美妾而大打出手。阖闾心中烦乱,将二人呵斥一番,夫概愤愤而走。

阖闾回到宫中闷闷不乐,伯嚭走进领来一队楚昭王的侍妾,楚昭王刚刚十七岁,侍妾也都年轻娇媚,阖闾心情大为好转之际,让他扫兴的事又来了。

孙武沉着脸走进殿内,进谏整肃军纪,以防楚军反扑。

在路上孙武见到数名吴国兵士抢劫民宅,还调戏一位楚国少女,一位老者苦苦相拦被推倒在地。几天前还在奋勇杀敌地将士如今宛如土匪强盗,甲胄不整,手里拎满劫来的钱财,还在争抢民女。孙武既愤怒又痛心,命随从抓来这伙兵士的头领。原来是左路先锋金铎,金铎浑身酒气,还满不在乎地说,“将军,如今大胜,我们该及时行乐了,将军若是看中这名女子,末将愿拱手奉上。”

孙武大怒,令人将金铎斩首,让几个参与抢劫的兵士拎着金铎血淋淋的头颅,敲着一面警锣游街示众,一面鸣锣一面高喊,“各位兵士,立即回营,整顿军纪。若再有抢劫骚扰,力斩不赦!”

孙武再也按捺不住,急匆匆入宫,然而阖闾兴致正在那些美貌侍妾上,“孙将军不必多虑,现在楚国已灭,君侯闻风而逃,怎敢靠近我大吴半步?孙将军劳苦功高,伐楚之功孙将军独占十之六七,寡人当然记在心里。这些美貌娇娘我与孙将军分而用之如何?哈哈……”

孙武还要禀报子西已在楚境代替楚王整顿人马,见阖闾充耳不闻自行走入内室,孙武暗叹一声,转身离去,身后传来娇呼媚笑。

孙武出宫门去找伍子胥,但此时伍子胥已经不在楚国了。

伍子胥鞭打楚平王之后,寻找费无极的坟墓未果,带人铲平了费无极的旧宅,然后带兵去找囊瓦。

如果说阖闾的占有欲在膨胀的话,伍子胥的复仇欲望也在漫无边际的膨胀。囊瓦与伍家之难并无直接关系,但伍子胥想到了和他同病相怜的伯嚭,是费无极伙同囊瓦造成的伯家之难。伍子胥带领五千人马一路杀向郑国——囊瓦逃亡后被郑国收留。

郑国早闻吴国灭楚,收留囊瓦已是战战兢兢,如今大将伍子胥前来讨伐,早已举国恐慌。郑定公只得派人秘密召见囊瓦,囊瓦蜗居郑国苟延残喘,如今见伍子胥穷追不舍还连累郑国,这位前朝令尹还算刚烈,长叹一声拔剑自刎。郑定公大喜,将囊瓦尸首和“骕骦”一并献出。哪知伍子胥收下之后仍不退兵,因为他还有一件十九年的心事未了。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