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昭王弃城 阖闾灭楚入郢都

原来,伍子胥佯装败退,斗巢带兵入城,有数名乔扮楚军的吴军混进楚军队伍趁乱入城。半夜时分,混入麦城的吴军趁夜色杀死守卫城门的兵士,城门洞开吴国大军潮水般涌入。

斗巢惊醒后见外面火光冲天,喊杀声渐近,无奈在卫兵的保护下趁乱逃出麦城。

麦城失守。

纪南城的失守似乎更容易一些。孙武带兵南下绕过虎牙山在纪山后扎营。孙武登上纪山勘察地形。

攻城纪南城非常容易,简单到直接复制徐国战役即可。

楚国一直自恃国力强盛,都城又深在楚国腹地,所以将都城建在低洼之处而且城墙低矮——楚国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有一天都城被围。

但这一天确确实实来临了。

纪南城地势低洼,北有漳江,波涛滚滚,西有赤湖,汪洋数里,湖水穿过纪南城直至郢都城下。

孙武命兵士深挖沟渠,引漳江水入赤湖,在城南筑堤堵塞水道。

历史惊人的相似。一夜之间水淹纪南,纪南城守卫弃城而逃。

大水漫灌至郢都。郢都成了汪洋中的一座危危可岌的孤岛。吴军三路大军向郢都集结,楚国眼见气数已尽。

楚昭王无奈,趁吴军尚未围城,准备弃城避难。

楚昭王急急来到后宫面见国母伯嬴,准备一起逃走。

伯嬴凛然应道,“孩儿可先行避难,以图复起。楚国暂遭此难,但不会倾覆,我身为国母怎能舍弃社稷?”

昭王还在僵持,伯嬴喝道,“你身为一国之君,当以国事为重,优柔寡断必共同落入敌手!”

伯赢将昭王的妹妹季芈领至昭王身边,“季芈年幼,我无力保护,快快与你妹妹出城。”

昭王还要开口,伯赢将一条白绫扔至昭王面前,如若不走以死相逼。

昭王无奈,在护卫钟建的保护下准备离城。

但是已经晚了,吴唐蔡联军共五万人已将郢都围得如铁桶一般,楚昭王连弃城的机会都要丧失了。

钟建灵机一动,跑到后宫的象苑,里面豢养着百余头越国进贡的大象。钟建命训象人在象尾绑上绫罗缎条,浇上油料,然后将大象赶至城门处。

城门吱吱呀呀大开,吴军大喜以为楚军献城,忽见城门里黑压压集结了百余头庞然大物。正在惊讶之时,钟建命训象人点燃象尾的丝缎,大象忽然受疼,象鼻高高扬起,闷声吼叫。百余头三千多斤的大象惊慌狂奔,踩跺的地面剧烈颤抖。它们此时眼中只有剧痛和复仇,眼前的吴军尚未及躲闪,纷纷被踩在庞大的象蹄之下。那些侥幸逃脱的也被愤怒的大象追逐,数尺长的象鼻凌空抽下,尖利的象牙也如同戟戈挥舞穿刺。吴国兵士有的被大象卷起,抛到空中又重重落下,有的被象牙穿透立时毙命。

围城的兵士如见鬼魅阎罗,惊恐万状,扔戈抛盾纷纷溃逃。

钟建保护昭王和季芈跟在象群后趁乱逃跑。

国君已逃,朝中剩余的将卿斗志全无。子西顿足悲叹,也只得舍弃社稷宗庙带领家眷逃亡而去。

郢都失守。

吴军占领楚国的都城,孙武命人挖开高筑的堤坝,疏通水道。伍子胥率吴国大军进驻郢都,安抚城中的楚国百姓,然后恭迎阖闾入住郢都。

阖闾站在郢都城头,眺望广袤的楚国大地,回忆起从一名默默无闻的公子到刺僚登基,再到招贤纳士力除内忧外患,一场场政治风波,一场场疆场苦战,到现在将中原宿敌楚国一举攻下。十九年的隐忍十九年的励精图治十九年的风霜雪雨一幕一幕历历闪现。阖闾手抚城垛,仰天长笑。

微风吹过,一行清泪滑落。

这一天是公元五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