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神驴拉磨 郢都屏障皆失守

清发水边吴楚两军绞杀在一起。沈尹戍抱着必死的决心冲进阵中,楚兵也如绝境困兽,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杀。吴军一时抵挡不住。孙武赶紧命人后撤,将包围圈让出一个缺口,这时有楚兵发现逃生的路口,斗志开始松懈,开始溃散,攻势不再凌厉。

沈尹戍发现之后, 纵马跃至缺口处亲自督战,楚军见逃生无望,只得再次拼死。

杀杀……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沈尹戍只觉得天越来越黑,身边的人越来越少,对方的喊杀声越来越高。沈尹戍加紧攻势,对手裴基败下阵来,杀得起劲的夫概上前接上。数个回合下来,沈尹戍被夫概一戟刺中腹部,摔落马下。夫概正要上前刺杀,几个浑身是血的楚军过来拼死拦在夫概马前,另一名楚兵把沈尹戍背到战车之上。

沈尹戍只觉得热血汩汩流出,大喊,“吴句卑,吴句卑……”混乱中沈尹戍一把拉住旁边楚军的衣袖,“快,快找吴句卑前来!”

吴句卑满含热泪抱住沈尹戍,“大人,我背也要把你背回去!”

鞍芫忠讯ǎ沂比詹欢啵盼夷岩宰咄眩业耐犯钕滤偎俑匣刿肌!

安弧

沈尹戍猛地拿起吴句卑放在身边的长剑,自刎而亡。吴句卑伏尸大恸。仅剩的数名楚兵见沈尹戍自刎殉国,纷纷高喊着拼杀至死,无一人逃亡。

喧嚣的清发水畔突然静了下来。

吴句卑举剑割下沈尹戍的头颅,用剑在河边挖坑。这时有吴兵举戈要砍杀吴句卑,孙武大声喝住。

暮色低垂,尸横遍野,血染清发水。吴句卑跪在河畔,一剑一剑挖着墓穴,周围两万余名吴军放下兵器默默看着。吴句卑将沈尹戍的身躯埋好之后,脱下战袍裹好沈尹戍的头颅,抱在怀中起身沿河岸西行。

孙武摆摆手,吴军肃然让出一条长长的道路。

吴句卑一步一步走进苍茫暮色。

河水低吟,夜风垂泪。

吴军搜罗到楚军在汉水的船只连夜渡过汉水,直逼郢都。

消息传来,朝中再次议论纷纷,江汉失守天堑俱失。有的建议弃城而逃。子西猛然站起驳斥,“郢都是楚国命脉,数百年的社稷陵庙都在此地,怎能贪生弃祖?大王若是弃城不知何时回归!贪生怕死者现在就可逃生,忠心爱国者留下与楚国共存亡!”

子西临危受命,将剩余楚国兵力重新整合,据守鲁洑江作为东部屏障,凭借麦城和纪南城作为郢都两翼。麦城、纪南城和郢都三城鼎立互为依托。

吴军在孙武指挥下绕到鲁洑江转至北部,分两路攻打麦城和纪南。

伍子胥率兵挺进麦城,麦城城高河深,固若金汤。楚军固守不出,吴军围城三日伤亡百人也未有进展。

伍子胥愁眉不展,带领几名牙将再次勘验地形。当转至一座村庄之时,见村头有一老汉在驱驴磨麦,石磨隆隆,麦粒碾为齑粉,纷纷扬扬落下。伍子胥正在心中默念“麦城麦城”,忽见此景,灵机一动,继而抚掌微笑。伍子胥回到帐中,暗传号令,“每辆战车需装载石块,每名名兵士需寻来泥土一袋。明日五更前聚齐,违令者斩!”

翌日凌晨,伍子胥亲自督导,在麦城东西两侧建起两座小型城池,东城狭长,貌似驴骡,名为“驴城”;西城圆形,名为“磨城”。

伍子胥命军中的楚军降卒扮作村民在麦城四周游走呼喊,“神驴拉磨,麦城必破!神驴拉磨,麦城必破!”同时在两座城上搭建祭台,由兵卒扮作神巫,祭拜作法。

麦城城内很快人心惶惶,垂鬏小儿也走街串巷学舌,“神驴拉磨,麦城必破!”

麦城太守斗巢气愤不已,“伍子胥妖言惑众,看我出城杀掉破驴砸烂破磨!”

斗巢率军来至驴城,专毅率军迎战。斗巢对他不屑一顾,“黄口小儿!快叫伍子胥这个叛贼出来见我!”专毅也不说话,挺枪刺来。两人战至几十个回合,专毅用枪一指笑道,“你要找的伍大夫在那里!”斗巢猛回头,见伍子胥率军杀向麦城,赶紧虚晃几招急急回防。

斗巢将伍子胥拦在城门前,“伍子胥,你的仇人是费无极,已经被令尹囊瓦杀死,现在大王与你并无冤仇。你叛国投敌,岂不有负楚国对你三世之恩?”伍子胥眼冒怒火,“三世之恩?我伍家世代忠良,忠心为国,赤胆为民,可遭灭门之灾,现在我的父兄不知抛尸何处。你还追随这样的君王何用?!”

两人战在一起,数个回合之后,伍子胥体力不支拖戟败走。斗巢哈哈大笑,率军进城紧闭城门。

半夜时分,城内火光四起,城门洞开,有人在大声呼喊,“神驴拉磨,麦城已破!”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