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囊瓦逃亡 尹戍舍身挡吴军

当夜囊瓦和薳射就发生了激烈的争吵。

子期和薳射得到沈尹戍的调遣后急急赶来,同时也接到了沈尹戍的叮嘱:务必阻止囊瓦擅自渡过汉水。可惜囊瓦贪功心切,致使楚军大败,死伤逃亡加上被俘共计两万有余。薳射责怪囊瓦不听调遣,囊瓦本来就怨气郁积,见比自己低两级的薳射竟然指责自己,加之兵败懊恼,不由冲冲大怒,带领自己的残兵败将离开本营,在离薳射和子期十里之外扎营。

子期虽然也不满囊瓦的意气用事,但顾全大局苦苦相劝,囊瓦一意孤行,子期见囊瓦势单力孤,把自己的残部交给囊瓦带领。

孙武接到探马的谍报,来到阵前查看敌情。见楚军分两处集结扎营,看似成犄角之势其实貌合神离,知道楚军将帅不合内讧纷起。

翌日正午时分,囊瓦的大军正忙于安营扎寨,突然远远的一队吴军冲杀而来。吴军突至,楚军仓猝应战。前夜偷袭小别山楚军大败,囊瓦旧部早已如惊弓之鸟;子期旧部早知囊瓦昏庸,不愿为其卖命。

结果可想而知。

史皇左冲右突奋力拼杀,身上多处负伤。囊瓦仓皇之下被夫概一戟挑落马下,史皇拼死拦住夫概,“令尹快撤! ”

囊瓦见大势已去,又想到自己的骄奢导致损兵折将数万人,自知难逃罪责,悲叹一声,纵身跳上“骕骦”,一抖丝缰,“骕骦”仰天长嘶,绝尘而去。

史皇本已身负重伤,体力不支,被夫概一戟扫落马下。

主将已失,楚军斗志全无。

败退的楚军如潮水般涌向薳射的营地。子期和薳射顿足悲叹。这时探马纷纷来报:伍子胥率一万吴军自西包抄;孙武率一万吴军自东包抄;蔡昭侯自东南而来;唐国军队自西北而来;夫概尾追囊瓦残兵而来……

薳射大惊,“吴军趁势而来,如高山坠石,势不可挡。退兵清发水,据江河天堑阻击吴军。”

子期遂下令退军。

吴军聚集正待乘胜追击,孙武止住,命就地安营修整,“穷寇勿追,此时楚军要想活命势必拼死抵抗,比平日凶悍数倍。待楚军逃至清发水看到渡河之舟,要想活命势必争抢舟楫,斗志不战自消。”

果然,子期和薳射率兵退至清发水,搜罗附近村镇的渔船和渡船。时至傍晚,集齐二百余艘渡船。子期命楚军就地埋锅造饭,饭后扔掉所有辎重轻装渡河。

正在饭熟之际,远远的地平线出露出一杆帅旗,随即数杆将旗依次出现“伍”“唐”“蔡”“专”……在楚军看来,不啻见到杆杆招魂幡。

夕阳坠山,满地染血。吴军在空旷的田野中铺天盖地冲杀而来,

正如孙武所料,楚军闻风丧胆无心抵挡,纷纷争抢渡船,不时有人落水,不时有船倾覆。薳射和子期喝令不住,只得坐上战车急奔突围。

慌乱中,薳射被一支劲弩射中后背栽落车下,伍子胥赶到,将其一戟刺死。

子期率残部急急逃命,这时前方路上又出现一支队伍,子期心里一沉,“难道我子期就这样命丧清发水!”再细一看,子期振奋起来,原来是沈尹戍。

沈尹戍还未到淮汭就得知囊瓦擅自出征,兵败数次,悲怆交加,“楚国大计毁于贪功奸贼手中!”即刻命兵士回防,匆匆赶回之时路遇子期被追击。

沈尹戍急令楚军列队迎敌。

不幸的是,沈尹戍所率楚军这几日始终急行军奔走于郢都与淮汭之间,早已精疲力竭,又见子期的残部狼狈逃窜,未等开战已胆怯三分。而吴军势头正猛,如排山倒海包抄而至。沈尹戍自知此战难胜,趁着战前片刻的宁静,将子期叫至车前。下车深揖,“子期将军,郢都危在旦夕,此战胜负难料。非我等无救国良策也非我等不拼死卫国,实乃奸臣当道。子期将军趁现在西南处吴兵未到,即刻突围速回郢都,告知大王早做防备。沈尹戍在此拼死防御。”子期刚要张口,沈尹戍扭头不理,在子期马后猛刺一剑,战马负痛狂奔而去。沈尹戍又将家臣吴句卑叫至跟前,“你跟随我多年忠心耿耿,今日我有一请求。”吴句卑吓得赶紧跪倒,“大人吩咐便是。 ”“今日一战,我拼死抵抗,如若获胜实乃社稷之福,如若战败,请你将我的头颅割下带回郢都,我要在郢都看到楚国光复!”

说完,沈尹戍跳上战车,面对楚军大喊,“楚军将士,今日一战,事关楚国存亡,数十万黎民百姓全仗我们保护,大楚郢都安危全靠我们拼杀。报国忠心,苍天为鉴;为民赤胆,江水作证。”说完,挥剑冲向吴军。

一场吴楚决杀开始了。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