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蔡侯求吴 吴楚大战揭帷幕

天刚蒙蒙亮。吴宫外。

血透战袍的将军鉴怀抱一个孩童骑着一匹满身是血的战马冲到在吴宫门前。战马跃蹄悲鸣,栽倒在地力竭而亡,马上之人摔落马下神智恍惚,只有怀中五岁的孩童哇哇大哭。

马上之人正是蔡国将军鉴,怀里的孩子是蔡昭侯的亲生儿子太子乾。

一年前蔡昭侯向晋国大夫苟寅借兵不成返回蔡国。不料苟寅因蔡昭侯进贡不多而记恨在心,四处传扬蔡昭侯蓄意谋反。

事情传到囊瓦耳中。囊瓦因兵败大失颜面,骄横之气有所收敛。近来回想往事懊恼不已,忽然风闻蔡昭侯借兵伐楚,矛头直指向自己,冲冲大怒,不顾子西和子期的劝阻亲自率兵围攻蔡国都城。

蔡昭侯眼见蔡国即将倾覆,细数诸国,只有吴国国力日盛堪与楚国抗衡,决定投吴借兵。命将军鉴深夜杀出重围飞马入吴,为表诚意,将太子乾作为人质交于吴国。

阖闾将天子乾安顿在后宫,召见将军鉴。将军鉴元气尚未恢复,跪倒在宫外泣不成声,“我随国君在楚地饱受凌辱三年,如今蔡侯归国不足三年,不幸招致兵乱,眼见生灵涂炭,求大王发兵救蔡,拯救黎民百姓于水火之中。”

阖闾安慰将军鉴,将他安置在驿馆调养。随后召集群臣商议救蔡一事。

俺糠牢酪览捣椋忠延邪舜π」殉段狻>梦懦悠浞橹绮萁妫袢裟芡炀炔坦杳衩庠馔刻浚芏∑渌匠摹!

八锝蛩闱才啥嗌俳烤炔蹋俊

叭蚓!

澳彝咧淮煌蛉寺砦Чゲ坦颐俏吻憔∪绱吮Γ俊

众人惊异,以多胜少驱虎逐羊不是孙武的战术。

罢馊蚓⒎墙饩炔坦!

八锝唤饩炔坦俊

澳彝咧皇切顾椒叻⒈⑽蕹ぞ弥啤N颐浅霰兀匀淮硬坦繁胤馈2坦Р徽阶越狻!

澳钦馊蚓衽赏蔚兀俊

佰肌!

一语惊四座。

孙武胸有成竹,“大王,近两年微臣一直派人游说楚之番邦,十之八九皆以暗地叛楚。楚国现在羽翼俱失,藩篱顿开,此等良机千载难逢,我们可一举直捣郢都。”

旁边伍子胥的心突然狂跳起来,“莫非……莫非孙将军准备大举伐楚?”

岸裕被丫墒臁!

多年来孙武一直观望一直力谏休养生息,这次突然主动力谏出兵,连阖闾和伍子胥也未想到。如果豫章之战展示了孙武的“诡”,这次出兵展示的是他的“奇”,“奇”得连吴国人在出兵前的一刹那才知道。

更“奇”的在后面,孙武从袖中抽出一张路线图展在阖闾面前,从吴国各个关口抵达郢都的水旱路线一目了然。

三条主路五条辅路,犬牙交错就有了数十种选择。

阖闾将线路图挂于殿堂屏风之上,众臣群情激奋围拢过来各抒己见。

早已过了退朝时分,众人舌战正酣。

当宫女换上第三批蜡烛时,进攻路线确立了三条。

阖闾宣布退朝。伍子胥深夜来到驿馆,见将军鉴元气恢复,命随从牵来一匹快马,将军鉴策马直奔唐国。

唐成公早就得知蔡国陷入楚国包围,正在担心下一个目标就是自己,突然接到吴国上将军的亲笔书信,得知吴国兴兵伐楚救蔡,唐成公大喜过望,连夜回信愿出动全国两万精兵助吴伐楚。

唐军与吴军在淮水西岸会师。吴军主帅孙武,上将军伍子胥,大将伯嚭、夫概,副将夫差、裴基和专毅。

堂堂三万舟师,五百艘战舰江面摆满江面,樯桅林立。离吴军尚有数里就觉杀气森森。

阖闾亲自在江边供奉牺牲,祭拜江神,祈求伐楚成功,以图霸业。二十五代的兴国之梦成为现实还是一场噩梦?中原逐鹿,胜败在此一举。吴军将士高举牛角长号,对天而鸣。岸边一排牛皮巨鼓,阖闾亲自歃血衅鼓,高举鼓槌重重击下,十名鼓手随即击鼓催战。号声低沉悠长,鼓声震撼心魄,连桅杆都在瑟瑟抖动,帆影处的飞鸟胆破肝裂哀鸣坠落。

孙武抽出“宇堪”剑,挥剑砍断第一艘战舰的缆绳。“出发!”

吴楚生死决战正式开始。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