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扰楚疲楚 舒鸠为吴引楚军

苟寅是个贪婪之辈,张口就向蔡昭侯索要出兵的酬劳,其贪婪程度不亚于囊瓦,蔡昭侯只得回国搜罗宝物进献苟寅,但苟寅欲壑难平,连连索要。蔡昭侯与苟寅的谈判僵持了半年之久,最后蔡昭侯懊恼而归。

虽借兵未果,但毕竟回到故土,蔡昭侯重理朝政,整日郁郁寡欢。

不过现在郁郁寡欢的还有一人,那就是楚昭王。他的郁郁寡欢是因为吴楚边境战事频频混乱不堪。

近一年来,吴国总是袭扰东部边境,迫使楚国西部大军长途驰援东部疆界,等大军赶到,吴军迅速撤退。大军出行日耗千金,楚军只得驻扎下来。但东部为楚国藩篱之国,多是沼泽密林,国小民穷,给养不足,不易驻扎。楚军刚要开拔,吴军又至,刚要出击,吴军后撤。

这是孙武献出的伐楚第二步:疲楚。

捌3钡募颇崩丛从诳疾旃耪匠∈钡囊淮尉

孙武在鸿泗之地考察时,天色已晚,忽听林中虎啸声声,孙武赶紧抽出宝剑,隐身于古树之后。暮色中一头斑斓猛虎追逐一只豺狗,豺狗身小体弱,但机巧灵活。正在前扑之时,猛虎身侧林中窜出另一只豺狗,猛虎一怔,前面的豺狗趁机逃脱,身侧的豺狗趁猛虎回身不及之际,猛地跳到虎的身后狠咬一口,猛虎大怒,转身追赶。原先的豺狗回身在虎的身后偷袭,这时林中又窜出三只豺狗,从侧面袭击。五只豺狗在虎的周围四面袭扰,猛虎此时首尾难顾,疲于应对。猛虎捕食依赖猛力而不擅长久,不到一炷香时分,纷扬的尘土猛虎已筋疲力尽,吼声嘶哑,身上多处咬伤鲜血淋漓。最终体力不支伏地不起,豺狗一拥而上,撕扯皮毛的声音噬咬骨肉的声音虎的悲吼哀鸣惊得飞鸟久久不敢入林。

孙武看得惊心动魄,一头庞大的猛虎就在自己眼前被几只小豺狗轮番袭扰哀哀毙命。

此时的戍边吴军也正如灵巧的豺狗,分成多股虚与周旋,轮番在边境处袭扰楚军,楚军疲于应对不得片刻安宁。

时间一久,兵士们怨声载道,厌战之声日高。藩篱之国既要征兵助楚又要供应给养,久而久之国力空虚民怨沸腾,渐起离异之心。

此时伍子胥不失时机地派出被离暗中策反楚国的藩篱之国,桐国首先叛楚投吴,舒鸠国也不堪楚国的欺辱生出投吴之意。被离乘机让舒鸠国君暗地协助吴国。

舒鸠国君按计来到郢都,面见楚昭王举报桐国反叛。并“献计”引路迂回讨伐桐国。

囊瓦一听桐国叛乱,想即刻出兵剿灭桐国。这时沈尹戍上奏,“久战之后必有厌战之心,实属正常。吴国袭扰我军已久,意图以逸待劳,我楚应静观其变不宜贸然出兵。”

左尹子西也进谏,“楚晋之战时,晋国曾多次袭扰我军,趁我军疲乏出战。现在吴国的孙武和伍子胥亦是诡计多端,还请大王三思后行以免重蹈覆辙。”

舒鸠国君见此,按照孙武所教的话上奏,“桐国背信弃义,大伤楚国国威,如若不除难令其它藩篱之国信服。桐国虽小,其叛离之害不可小看;蚁穴虽小,如不及时堵塞,长堤之溃正源于此。若其它藩国步其后尘,东夷之地难免为吴国所用。”

楚昭王细一思虑,若东部藩篱小国皆叛楚投吴,吴国门户旋即洞开,郢都暴露于吴国的戈戟弓箭之下,一想到此不禁心生寒意。

楚昭王即刻命囊瓦为主将子期为副将率水军沿江突袭吴军,命公子繁带兵由舒鸠国君引路大举讨伐桐国,战后与囊瓦会合一路挺进吴都。沈尹戍还要申辩,楚昭王说,“沈令尹带兵驻守郢都,我们静候囊令尹的佳音。”沈尹戍还要开口,楚昭王面露不悦拂袖退朝。

囊瓦率大军沿江东进,及至大别山以东江淮之间的豫章附近,忽闻前哨来报,前面发现吴国战舰。囊瓦心里一惊,此处怎有吴国舟师?难道突袭吴国消息泄露?

他猜对了——公子繁如果细心的话会发现舒鸠国君的随从少了两名,二人早已把楚国行军计划快马飞报给孙武。

囊瓦很快镇静下来,“我军千艘舟楫,五万将士,还惧怕区区几十艘战船?列船对阵!”

囊瓦和子期登上瞭望塔楼,只见五里之外的江面上樯桅林立,旌旗猎猎。战船之上吴军持戈列队而战,隐隐的战鼓声透过薄薄的江雾传来。

囊瓦正要下令攻击,子期止住,“现在形势不明不可贸然,吴军早有防范而我军长途跋涉立足未稳,先静观而后动。”

一个时辰过去,两个时辰过去。对面吴军似乎也在观望,鼓声咚咚但仍不发兵。

天色渐暗,囊瓦再也按耐不住,下令进攻。

楚军战船顺流疾驰,刹那间冲进吴军战船之间。楚军士兵呐喊着挥动利戈跳上吴军战船。

站在瞭望塔楼的子期突然大叫,“我们中计了!”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