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夫概挑衅 孙武后宫欲演兵

阖闾和孙武一并回宫,为显诚意邀孙武同乘銮驾。他将孙武连夜誊写的《兵法十三篇》一并带回吴宫。为庆贺孙武出山襄助兴业,阖闾当晚大设酒宴邀众臣,并让美姬歌舞助兴,最喜爱的姜妃和皿妃也陪伴在身边。

阖闾在酒宴上对孙武的兵法大加赞赏,授封孙武为军师,旁边的夫概更是不满。在他眼中,伍子胥和伯噽都是亡命之臣,走投无路投奔吴国,但阖闾兴业心切,将重权高位都托付外人之手;孙武充其量是个摇唇鼓舌的江湖术士,还劳驾阖闾两度上山拜请。喝了半天闷酒的夫概越发气恼,趁着酒意转向孙武,“你的兵法吹得神乎其神,你不会是纸上谈兵吧?大丈夫建功立业要靠金戈铁马拔城夺寨,不是靠鼓动唇舌夸夸其谈,更不是靠缩在屋里摇动笔杆。”

耙瓢灾性壳勘徒荒芎鍪颖ā=课澹ㄎ昶恰L嘎郾ú还吮蚴强仗福恢乇奘颖ǎ蚴浅哑シ蛑隆!

芭叮磕悄闳衔沂瞧シ蛑铝耍俊

夫概猛地站起,“唰”抽出腰间的宝剑,剑尖直指孙武,“你用你的兵法,我用我的匹夫之勇,看看今天到底是谁命丧吴宫?”

众人大惊,鼓乐笙箫乱了音调,众美姬吓得躲到柱后瑟瑟发抖。姜妃和皿妃也吓得抓住阖闾袍袖。

巴醯埽 便劂檀笪辉茫蜕鹊溃安坏梦蘩瘢〗裉煳锵壬臃纾谖唤喽祭粗耍煜戮⑵刖塾诖耍俏椅夤送住F衲芪蘩砣∧郑薅苏兄卵庵郑 

夫概将宝剑恨恨入鞘,愤愤甩袍而坐,端起一斛酒大口灌下,将酒樽重重放在条几上,“不用刀剑也可以,那如何证明你的兵法胜似刀剑,怎么才能不枉军师之名?”

席下众臣面面相觑,将目光集中在孙武身上。伍子胥正要开口阻拦夫概,孙武摆手止住。

面对夫概的挑衅孙武毫无惧色,“这军师之名是大王授封不是我强要而来,如果大王感觉我不胜任可随时收回。至于如何证明,望大王给我一千人马,我保在五日内训出一队精兵强将。”

阖闾点点头。他暗自敬佩孙武的竹简所书篇章,同时也希望看看孙武如何在校军场演练兵法。

夫概哈哈大笑,“一千人马?在座的大将哪位不能训兵练将?冲锋陷阵本来就是兵士职责,岂是你的兵法之功?”

孙武也不争执,微笑着看着夫概。

耙繁部桑挥糜斜洌桓龇绞娇煞窀矣Τ校俊

孙武胸有成竹,“大人尽管说。”

坝谩狈蚋庞檬忠恢付阍谥蟮拿兰В澳馨颜庑┙咳跖恿烦沙宸嫦菡蟮挠率柯穑糠较猿瞿愕谋ǖ纳窈跗渖瘛9

众人皆惊,继而哈哈大笑。

夫概猛地收住笑容,“敢吗?”

夫概脸色阴沉下来不像随口戏说,孙武脸上的笑容也凝固了。“大人,练兵岂能当作儿戏,还是让孙武带兵上阵,那时一试便知。”

拔铱词悄闩铝恕2槐媪驾医诮可挥谀愕氖种校俊

孙武看看阖闾。阖闾也深知自己胞弟的执拗脾气,自己是无法阻拦的。不让夫概心服口服他是不会善罢罢休,而且孙武在朝中也难立威望何谈统领全军。

阖闾点点头。

孙武叹息一声,“那就依大人所言。不知大人想让孙某用何人在何时何地演练兵法?”

澳蔷兔魅瞻桑谛轮汲堑牡憬āV劣谌搜 狈蚋趴戳艘谎坫劂獭

见孙武答应以美姬演练兵法阖闾也觉有趣,“从后宫挑出两百人明日由孙先生带领即可。”

靶淮笸酢9暇共皇悄凶洌⒑攀┝蠲娲谑诙嘤胁槐悖又也执倭繁的炎龅街褐恕7城氪笸踔付ㄒ徽桓绷矫映ぃ硕诵璧赂呶蛔穑饶芤陨硎痉队挚上逯萘贰!

罢飧鋈菀祝便劂炭戳艘幌伦笥遥拔业牧轿话傻5贝巳巍K泄栽诹饺斯芟街凇T偎倒讶嘶刮醇簧砣肿暗腻挠⒆耍

两位妃子没想到会选到自己,既吃惊又好奇,整天待在宫中不免厌烦,正好可以到校军场一览新奇之景。听到阖闾说起一身戎装妩媚英姿更是既好奇又娇羞,红着脸依偎在阖闾身边。

剑拔弩张的气氛缓和下来,众人见此情景也长舒一口气,席间又恢复了轻松。

孙武却正色起来,“大王,军中无戏言,请大王三思。”

肮讶艘谎跃哦Γ衲苣镁兄伦鞫罚坎槐毓寺牵魅昭萘繁ǎń挥谒锵壬!

孙武看了一眼阖闾身边的妃子,低头沉思不语。

阖闾举杯大笑,“众位爱卿,明日一起随寡人观看孙军师演练女兵。”

孙武微微摇头,欲言又止似有些懊悔。

夫概和伍子胥都看着孙武。两人的目光碰在一起,象两把利剑在空中相撞,旋即避开,火星飞溅。

一场格斗无声地开始了。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