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伯嚭投吴 阖闾联手孙武子

费无极借口为伯郄宛庆功上门拜访,席间费无极说朝中大将囊瓦对伯郄宛的德才仰慕已久,想与伯郄宛结交。伯郄宛是个忠厚之人,信以为真也颇为高兴,费无极趁机撺掇伯郄宛发请柬邀请囊瓦来府上赴宴。伯郄宛与囊瓦交往甚少,还好心地向费无极询问囊瓦喜欢什么口味。费无极眼看着伯郄宛一步步走进自己的圈套暗暗高兴,“囊将军对酒馔毫不挑剔,唯有喜欢兵器甲胄。你挑选几副上好甲胄和精良刀剑放在帐帷之后,席间趁酒兴献给囊将军,一定会宾主皆大欢喜。”

伯郄宛不知是计,花重金购得两柄潜龙宝剑和两副犀牛铠甲。

囊瓦接到伯郄宛的请柬颇感意外,伯郄宛与自己素无深交贸然相邀实在令人费解。这时费无极“及时”出现,得知囊瓦收到请柬假装大惊,“囊将军可能要遭不测啊。”囊瓦更是不解。“囊将军有所不知,伯郄宛蓄谋造反已绝非一日。”

囊瓦大吃一惊,虽然嫉妒伯郄宛但未想到他会如此大胆。费无极神秘地说,“潜邑一战,全歼吴军如同瓮中捉鳖,但伯郄宛故意放走两位主将。吴国内乱,应乘胜追击一举灭吴但伯郄宛放弃大好时机率兵撤回。”

囊瓦半信半疑,“难道这次他宴请我有不良居心?”“这就是我为何说囊将军要遭不测。囊将军是楚国主力战将,他要谋反必然要先阴谋除去将军,这次宴请来得蹊跷,恐怕暗藏杀机。将军如若不信,我先去打探一下即刻便知。”

一个时辰后,费无极匆匆忙忙惊慌而归,“囊将军,果不出我所料,大厅的帐帷后暗藏刀兵,必是伯郄宛要趁机刺杀囊将军!”

囊瓦大怒,派人再去暗察。

果然“暗藏”刀兵。

当然是“果然”。

囊瓦暴跳如雷。费无极趁机和囊瓦面见楚昭王,弹劾伯郄宛阴谋造反设计暗害朝臣。楚昭王听信谗言冲冲大怒,令囊瓦率军诛杀伯郄宛。可怜的伯郄宛还在家中等囊瓦赴宴想亲手奉送宝剑铠甲,没想到囊瓦身披铠甲手持宝剑破门而入,直奔帐帷后搜出兵器。费无极大为得意当场宣读圣旨,要以谋反之罪当场枭首。伯郄宛方知中了圈套,大声辩解,囊瓦不听,伯郄宛抽出潜龙剑自刎以示清白。

谋反之罪株连九族,囊瓦将伯郄宛家族一百余人全部缉拿押入大牢,又命随从点起熊熊大火将伯郄宛的住宅连同伯郄宛的尸首化为灰烬。

费无极趁机借肃清伯郄宛党羽为由继续清除异己,将阳令终、阳完、阳佗、晋陈等贤臣一并斩首。

可怜伯郄宛,世代忠良竟惨遭灭门之祸。

伯噽恰逢在外地侥幸逃脱,满含悲愤投奔伍子胥。

相同的境遇激起了伍子胥的义愤和同情,伍子胥收留下伯嚭,翌日向阖闾力荐伯噽。

阖闾寻孙武未果抑郁一夜,早朝时见楚国大将投奔欣然接收,授封伯噽为大夫。

伯噽一路逃亡性命难保,现在突然擢升为大夫,不禁感激涕零。伍子胥见阖闾如此任人唯贤心头也不由得热流滚滚。

唯有夫概在一旁见阖闾屡屡重用客卿,吴国大权交付他人之手,心中不由愤愤不平。

下朝之后伍子胥得到消息:孙武回到罗浮山。伍子胥赶紧亲自前去。

孙武面色疲惫,正在整修兵法。当得知阖闾亲自上山拜请之后微笑不语,继续整理散乱的兵书,对于这几天的行踪避而不答。

孙武这几日只身前往铸剑岭拜望了一位旷世奇人,此人正是铸剑名家欧冶子,专诸刺僚所用的鱼肠剑、阖闾随身所配的磐郢剑和阖闾藏于密室的湛泸剑皆出自欧冶子之手。当然孙武现在还不便向伍子胥谈起。

第二天阖闾得到消息后和伍子胥再次上山相邀。

孙武早在茅屋里静静等候。

八锵壬谏街行奚杀槭芾哿恕!

八镂湟唤椴菝瘢图荽笸跚兹肷钌剑挡桓业薄!

八锵壬司煳车刂牛讶伺蜗壬律较逯缃固锱胃柿亍!

拔以谏街行奚杀樯形淳剑ǹ治笕宋蠊!

敖袢罩跋壬谥窦蛏狭繁袢罩笪夤Ю锝⊥蛎课医栽附挥谒锵壬!

阖闾目光炯炯,坚定绝决。孙武从阖闾深邃的目光中仿佛看到竹简上的墨字化作千军万马在奔腾。

孙武转身从案几下捧出一个包袱,郑重地递向阖闾。旁边侍卫伸手去接,阖闾摆手斥下亲自接到怀里。

侗ㄊ贰

阖闾托付了千里江山,孙武托付了毕生心血。

侗ㄊ房缭角Ю锵稚砦獾兀收绞驴佳菀铩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