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要离行刺 壮士命丧复仇路

这次刺杀的人选来的要比专诸容易,他叫要离,是被离以前招募的忠义之士,也是刺杀姬僚时的勇士之一。

要离身体枯瘦,但胆略过人,机警聪颖,一双不大的眼睛似乎随时洞穿他人心思。

的确如此,当被离约见要离时,还未说出意图,要离就自荐替阖闾除去肘腋之患。

阖闾瞅了一眼瘦弱的要离,“先生有何良策?”

凹Я庞龃蹋旒上衷谌缇瘢芽拷H绯琉馔缂玻敲鸵┎豢沙ァ!

昂挝矫鸵俊

耙┓绞侨跞嗣┮俏业囊恢桓觳病!

阖闾大惊。

要离面色沉静,“此乃密谋,关乎吴国命运,他国之人不可信任。而庆忌对吴人极为警觉,非苦肉计不能取其信任。”

正当阖闾思忖何为苦肉计时,下面的话让他心惊肉跳。

拔壹僖饷胺复笸酰笸蹩橙ノ业囊惶醣郯颍蔽移薅N姨永胛夤侗记旒桑∑湫湃危闷洳槐敢痪俅躺薄!

翱嗳饧莆闯⒉豢桑卦鹂梢缘槐乜衬愀觳玻銮夷愕钠薅荒芪薰剂邸!

叭舨挥么思疲旒赡殉H羟旒苫骋桑彝魉朗滦。傥奘被山咏旒伞R坏┝现N郎被匚夤焦侗倨穑鞘辈恢卸嗌俦客榷媳壅郏恢卸嗌偃思业钠薅薰己嵩馔刻俊H羯嵛乙患抑鼙芫俟铰遥宜蓝藓丁!

阖闾慨然悲叹,“为兴我大吴伟业,如此忠勇义士慷慨赴难,吴国兴旺指日可待。”

第二日早朝,要离迟迟未到,阖闾不悦,已近散朝之时,要离醉醺醺前来。阖闾大声呵斥,要离酒意未消,两人言辞激烈顶撞起来。要离提起阖闾弑君夺位之事,阖闾暴跳如雷,喝令卫士将其拖出,斩掉左臂。不一刻,卫士捧一托盘而入,盘内一只血淋淋的胳膊。众人大惊,伍子胥率众相卿求情。宫门外,要离仍在大声怒骂。阖闾不听劝阻,将要离关入死牢。

三天后,要离越狱逃亡。阖闾气急,命人将要离妻儿一同抓捕,押到闹市斩首示众。

要离逃往郑国,说有破吴之计要面见到庆忌。在庆忌面前,要离坦露出业已溃烂的左肩伤口,“公子,你有国仇我有家恨。我面见公子不为别事,姬光弑君夺位丧心失德,我仗义执言争辩几句,岂料姬光恼羞成怒砍我左臂,杀我妻儿,曝尸三日。我投奔公子进献吴军布兵详图,以求公子助我诛杀姬光,以报国仇家恨。”

庆忌已经和郑卫联盟,灭吴之后三分吴地,不日即联兵伐吴。此时将信将疑,暂不应承,遣人暗去吴国打探。来人回报,此事属实。

庆忌收留下要离。对于庆忌想获知的吴国之事,要离每日告知些许,庆忌开始信任要离并把他留在身边。

两月之后,庆忌感觉时机成熟,亲率三万水军大举伐吴。

庆忌站在船头迎风远望,要离右手持戟靠在船舷之上,盯着庆忌铁塔般的身躯,他只有一次机会,生命悬于一线之间,吴国安危也悬于一线,这条线绷得紧紧的,似乎不意轻轻一碰就砰然而折。

要离走近庆忌,“公子,江风阴冷,我为公子挡风。”

要离身单力薄,单手持戟难刺庆忌,他要借助天赐之力。

江风如刀如锥,要离眯着双眼挡在庆忌身前。要离静静等待着,耳边风声呼啸。

机会,一次机会,只有一次机会。

一阵刺骨的江风袭来,要离猛一闪身,庆忌只觉冷风突袭,赶紧以袖掩面。要离似乎背后长了眼睛,猛一旋身,双脚一登船头,手持铁戟借风势飞身刺去。

铁戟刺入庆忌胸膛,穿心而出。庆忌大叫一声,一手紧握戟杆一手抓住要离,忍痛大喊,“竟敢刺杀于我,真乃天下勇士!”

亲兵一拥而上要杀要离,庆忌喝道:“岂可一日之内杀天下勇士二人?放他回吴,以旌其忠。”

庆忌将要离摔到船头,拔出长矛,鲜血如注喷涌而出。

要离伏在船板之上,眼见庆忌脸色逐渐苍白,鲜血浸染战袍,眼中最后一丝希望凄然逝去。众亲兵伏在庆忌身上恸哭,庆忌一死,他们也无家可归,联合郑卫讨伐吴国,便是叛军;留在郑卫,与妻儿老母永远天各一方。

要离心中也涌起无尽的悲凉,眼前一片迷乱,他身在何处又身往何处?妻儿已被斩首曝尸街头,现在不知埋入哪座荒冢之中,何处与他们团聚?

要离悲怆之泪顺风洒落,“杀妻灭子,以事君主,不仁;为新君杀故君之子,不义。我不仁不义,有何面目见天下之士?”

要离猛然起身,抽出一名亲兵的腰刀,断然自刎,尸首栽倒在船头。

鲜血汩汩流出,在甲板上蜿蜒,如一条赤色长蛇急急游走,终于看到前面一片血红的湖泊,一头扎了进去。

两位勇士的鲜血流到了一起。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