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太子遇害 子胥苦谋过昭关

太子建回国后暂时不提复仇之事,而是接近郑定公和朝中将相,不断把郑国的情报秘密交给荀寅派来的奸细。

终有一日,太子建的随从偶犯小错,但碰巧太子建心中烦躁而大发雷霆,将随从杖击四十驱逐出门。这个随从原是相国安排在太子建身边的,平时悉心照顾太子建日常起居。随从本来尽心尽力,受无端责打不免心生恨意,遂将太子建的这几天的神秘行踪告诉了相国。相国心中疑云顿生,又安排几个人暗中跟踪太子建。太子建与荀寅派来的奸细再次接头时被当场擒住,缴获了郑国的兵力部署和行军路线图,拷打之后细作招认了太子建和荀寅的密谋。郑定公惊出一身冷汗,决然解除郑晋之盟,并将忘恩负义的太子建斩首示众。

伍子胥悲愤羞愧交加,深知下一个被怀疑的就是自己,只得乘夜色逃离郑国。

逃亡路上伍子胥思忖再三,想起楚庄王在位时楚国大夫屈巫臣遭受灭门之灾逃亡晋国。晋景公欲联吴制楚,派屈巫臣出使吴国传授吴人乘车射御布阵之法。吴王重天下贤士不问出身皆以礼相待,屈巫臣倾力传授,吴兵本擅舟楫水战,习练陆战之后如虎添翼国力大盛。伍子胥决定星夜奔吴。

天亮之后,伍子胥悄然环顾暗暗叫苦。大道小路关卡隘口处处是悬赏缉拿太子建和伍子胥的告示,卫兵盘查森严。伍子胥只得白天躲在树林草丛中晚上等盘查松懈再匆匆赶路。煎熬三天之后,到了历阳山,再往前就是吴楚的要隘昭关,出了此关便是通吴的水路。楚平王原先就派了重兵把守,如今为缉拿伍子胥特派遣右司马蒍越带领大军驻扎于此。关隘处兵士日夜严查层层盘问,附近贴满告示:凡擒拿伍子胥者,赏粟五万担,受封上大夫。

愁云密布的伍子胥长叹一声,无力地蜷缩到山脚下的灌木丛,觉得浑身忽冷忽热,他已经两天两夜粒米未进,趁周围没人匆匆跑到一汪水洼旁捧几口水喝。躬身正要伸手忽然瞥见水洼里自己的影子,蓬头垢面形销槁枯,细一看不禁大惊,自己竟是一头白发!几夜愁苦几日煎熬现在已白发丛生。

夜深了,远望关隘处灯火通明,兵士非但没有松懈反而加紧了盘查,伍子胥想起父兄抛尸荒野,大仇未报,自己现在连立身之地都没有,急火攻心,一阵晕眩之后什么都不知道了。

就让这位落魄的大英雄先休息会儿吧,他的劫难远没结束,贵人也不会马上出现。他的未来搭档孙武与他相隔数百里,还在泓水古战场边苦苦思索。茅草屋四面透风,松明子忽明忽暗,松烟熏黑了他的面庞。墙上用炭黑写满点滴心得,地上划满线条圈点,摆着碎瓦石块和木棒,孙武犹如一个独自对弈的棋手,时而眉头紧缩时而抚额顿悟。孙武此时是一只破茧的蝴蝶,在穿越那个狭细的生命之门。

趁这个间隙,另一位主角终于有时间出场了,虽然有些晚但一出场就是血雨腥风。

因为他要计划一次谋杀,谋杀他的弟弟吴王僚。

计划弑君的这位主角是吴国的公子光。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