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伐莒大胜 庆功授封乐安侯

夜色渐渐笼罩了纪彰,薄薄的凉雾升起。淡淡的星光下粮垛像一排排蜷卧的黑兽。

一丝细微的响动划破了锦帛般静谧的寒夜。纪彰城的吊桥悄悄落下,城门大开,一队人马旋风般急奔冲向粮垛。突然城墙外阴影里晃出几个矫捷的黑影,冲向吊桥,锵锵几声,火星迸溅,吊索斩断,另外几个黑影冲入洞开的城门,随之几声惨叫。

与此同时,黑黢黢的怪兽后突然杀声四起,惊得城中冲出的莒军粮袋坠地,惊呼上当。

一切都晚了。

远处黑暗中,五千精兵天神般出现。骑兵箭簇般掠过抢粮的莒兵,把他们留给后面执戈持盾的齐军。数名把守城门的莒兵早已身首异处,城垛处的莒军仓促迎战。

齐军早已从前夜缒城的求援信使口中得知城中地形和兵士分布。精锐的左军首营毫不停顿,直扑庚舆的王宫。王宫处,豢养的三百剑士拼死抵抗。一时间刀剑相碰,火星乱逬。

剑士们剑势凌厉,齐军一时在宫门外久攻不进。这时混战中突然有人大叫,“我叔父就是庚舆这个老贼血祭杀死的,这种离心离德之人保他何用?”又有一人接话,“我的嫂子身怀六甲也被他血祭的啊。”孙凭听出这些齐语口音的莒语,无声地笑了。剑士们手中的剑势渐慢,齐军趁势加紧攻势。

王宫内的庚舆正在灯下把玩一把刚搜罗到的“宇堪”剑。外面杀声四起,一名侍卫匆匆来报,“齐国大军杀入城内!”庚舆慌得手中之剑当啷落地,“快把我的宝剑全部拿来!”庚舆逼迫侍卫和自己换了衣服,手持“宇堪”背着满满的剑函仓皇出逃。

刚转过假山突然闪过一个人影,一剑刺来。庚舆挥动“宇堪”死力外磕,对方手中的剑断为两截。庚舆狂笑,“果真好剑!可惜尚未血祭,那就用你的人头祭奠吧!”黑影并不答言,将手中断剑向他胸前奋力一掷,庚舆只觉寒光一闪,忙闪身躲避,他身背沉重的剑函立足未稳,黑影紧跟一脚,踢在庚舆左肋。庚舆虽身穿犀甲,也觉胸口一闷,手中“宇堪”落地。黑影身手敏捷,捞起“宇堪”旋身一挥,剑从庚舆头颈如影般掠过,耳边略显稚嫩的话响起,“还是用你自己的血祭吧。”庚舆挺立片刻,大叫“好剑!”扑通倒地人头滚落。

一代嗜剑如命嗜血成性的君王以自己的血为最后一把新剑作了“血祭”。

王宫外,厮杀正酣,突然宫内挑出一杆火把,火把下一名精干少年手拎一颗血淋淋的人头,“剑士们,庚舆叛齐,是为不忠;草菅人命,是为不仁,天怒人怨。诸位勇士,何苦助纣为虐,难道还要继续违天意背民心吗?”

剑士们人心大乱,见大势已去,弃剑归降。

是夜,齐军大胜。

翌日打扫战场,安民班师。

庆功宴上,孙武饮下晏婴丞相临行时留下的饯行庆功酒。齐景公大喜,对孙书祖孙三代大加封赏,“我国北界广阔肥沃饶有鱼盐,近年戎狄屡犯,孙老将军威名远扬,定让戎狄闻风丧胆,可保一方百姓平安,使其成为乐安之地。现将此地命名为乐安,赐予孙老将军。现正式赐姓孙氏彰显为皇室王孙,辅佐帝业,重振先王之霸业。”

自此齐国田氏中田书一支正式改姓孙氏,迁至采邑乐安。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