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赠典籍计诱神医 割肿瘤伎惊杏林

来鹿不解,问道:“先生,曹将军有请,为啥急着走呢? ”

袄绰梗懔私獠懿倜? ”华佗反问道。

拔一姑患! 只听人说,此人前途无量,是很了不起的人物。”

华佗苦笑道:“他前途无量又关我等何事? 医生走遍天下都是为他人解除痛苦,岂能为一人得而私之? 况且,这曹操给我印象不佳,虽只见过一面,总觉此人奸诈。我尚且不答应跟刘备,又岂能跟他。”

既然华佗并不喜欢曹操,来鹿不再相劝,便忙着打点行李。半夜过便出了青州城,待曹操专使到达时,华佗已走出50里地。

华佗一路行医,到达京都洛阳时是献帝元年(189) ,献帝名协,时年9 岁。相国董卓挟天子以令诸侯,入朝不趋,赞拜不名,剑履上殿,权势赫赫,炙手可势。

董卓为了深结人心,便四处访贤,网罗八方人才入朝为官。访得曾任州牧的儒者韩岱已罢官10余年,赋闲在家。董卓知道此人是个文才,在士子中久负盛名,便派专使宣旨:擢拜韩岱为尚书。韩岱知董卓凶暴,不得善终,便谢病不至。董卓选贤任能,开头就不顺,怀疑韩岱是借故推脱,不识抬举。又派专使前去察看,回来报告说:韩岱的确有病难以赴任。董卓很会笼络士子,深知他们“士为知己者死”的德性,便让太医令派出一名御医,为韩岱治病。董卓下了道死命令:御医用药半月无效,杀无赦。就这样连杀了三个御医,韩岱究患何病,还说不清楚。

太医令姓吴,亲自去见韩岱,望闻问切,怀疑他肚内生了肿瘤,这非汤药、针灸等医疗手段所能奏效的,那三个御医也死得冤枉。但董卓不会相信这是治不好的病,必将杀下去,兴许韩岱没死,太医院却已成阴曹地府。

吴太医令正打坐愁城,一位太医来报告:神医华佗到了洛阳。

一听“华佗”这名字,便似春雷动地。吴太医对华佗的医术早有所闻,心想:惟此人能救太医院。于是便让所有太医一齐出动,在洛阳寻找华佗,弄清他下榻何处。

访着了华佗,吴太医亦亲去拜访。事关太医的生死存亡,必须请出此人,别无他法。据人说,华佗为达官贵人医病架子很大,收费很高,为百姓治病有求必应,遇上一贫如洗者宁倒贴药费。若让韩岱扮作平民相求呢? ……

吴太医把自己想的主意告诉韩岱,韩岱摇手说:“不可! 不可! 古人云:相鼠有皮,人而无仪。人而无仪,不死何为? ”韩岱并非真的怕丢了面子,真实想法是不愿在董卓手下为官,不仅时时如履薄冰,弄不好就掉脑袋,也有损令名。

这可难坏了吴太医。董卓的命令不可能更改,华佗又非金钱所能诱惑。苦思冥索了一夜,还终于叫他又想到了一个叫华佗无法拒绝的好主意。

吴太医拜见了华佗,既是同行,华佗便挤出时间舍命陪君子。二人谈得投机,吴太医不失时机地从怀里摸出一本用蔡侯纸恭正抄写的医书,诚恳地说:“先生,在下对您仰慕已久,今日得睹尊颜,足慰平生。无以赠君,手抄医籍一本,尚乞笑纳! ”

这太医令算摸透了华佗的心理,他果然喜出望外。展开一看,见是他多年搜罗而未得的《仓公决生死秘要》一书,竟高兴得手舞足蹈。翻开扉页,有太史公司马迁的传文,内云:“太仓公者,齐太仓长,临淄人也。姓淳于,名意。少而喜医方术……”虽是抄本,但出于太医院,想必不会是伪本。

罢饫裎锾涔罅! 太珍贵了! ”华佗一手拍着几案,乐不可支。他也太直爽,萝卜菜,还得快,当即让来鹿取出黄金百两奉上,客气地说:“先生,黄金有价,此书无价。稍有回报,略表谢忱! ”

吴太医故作生气,红着脸说:“先生,你也太小看我了。告辞! ”说罢,拂袖欲去。华佗忙将他拽住,并向他告罪。于是二人关系更进一层。待到午饭时分,华佗备席款待,边饮酒边谈。酒是有情物,谈到尽兴处,吴太医突然长吁短叹,华佗自然要问缘由,吴太医便说了董相国令太医院给韩岱治病的事,并说为此已死了三个太医,华佗愤愤地说道:“董相国也太混胀豪恶了,医生治病那能立军令状。”

吴太医也许真为死去的同仁伤心,竟哀哀哭泣开了,绝望地说:“先生,我死期不远了,还有一部医籍也拿来送你,也不枉我俩相交一场。”

华佗自有侠肝义胆,劝道:“吴兄,何出此不吉利之言! 韩岱究是何病,明日我去看看,或许有法子可想。”

一听此言,吴太医马上离席跪地谢救命之恩。作为民间医生,插手太医院的事,确担着几分风险。但事关同仁生死存亡,华佗也便当仁不让了。

第二天,吴太医早早备轿赶来,抬了华佗去给韩岱治病。

韩岱家境富裕温馨,有妻有妾,有庄院有田地有奴仆,虽弃官10余年,毕竟做过几任二千石以上的大官,大船烂了三百钉,生活之安逸非一般寒士可比。这也难怪他不愿出仕,不仅仅是怕有损声誉,贻笑士林,也舍不得这富有情趣的隐居生活。守着偌大一份家业,何必去做那悬心吊胆的官吏。

吴太医有董相国手谕,不必如华佗那样客客气气,和家人打过招呼,便陪华佗直接去韩岱卧室。韩岱见太医带来一个陌生人,冷冷一笑:“又来一个挨刀的主儿! ”抬了下眼皮,斜了华佗一眼,重又合上眼皮,懒得答理。

华佗不计较韩岱的冷淡,进门环视一遍,便将目光落在卧床不起的韩岱身上:他盖着一床薄被,被子下的大半个身子显出轮廓,瘦骨伶仃。一张马脸无一丝血色。由于津液分泌太少,口唇如干涸的田地,又白又糙,裂着竖纹。耳朵薄得发亮。但双目仍炯炯有神,目光尖锐。看上去病情危急,但有转机之可能。

昂壬馕皇勤巯鼗ⅲ苯裆褚健J悄愕暮没蓿捎鏊惨教煜拢揪逖簟N冶闱肓怂础!豹ァ盎? ”韩岱仍闭住双眼,尖刻地说:“对不起,不认识这位名士。”

八皇敲浚且缴!豹

耙缴? 你手下的太医? ”

安皇恰!豹

斑恚亲际墙芍校唤椴菀剑春崧艄菲じ嘁!豹

这时从屏风后转出老少二夫人,老者是韩岱的母亲,少者是他的妻子。老太太见儿子如此简慢客人,实在看不过去,申斥道:“韩岱,你枉读圣贤书。不得无礼! ”为了不使客人尴尬,老太太传唤仆人敬茶,韩夫人施了一礼,请太医和华佗就座。

华佗坐在床边,拿过韩岱左手,三指搭在腕骨寸、关、尺上,为他切脉。韩岱没拒绝,但嘴里却说:“我不愿看病,咋硬要我看? 真是怪事! ”

罢馐窍喙拿睿刹坏媚阄摇!蔽馓剿怠*

笆裁聪喙? 乱世枭雄,挟天子以令诸侯。”韩岱睁眼望着吴太医。吴太医阴沉着脸,说:“先生,董相国罗织人才,又赏识你,这不为错。”

拔铱此强疵惶Ы巫拥模挠行┗拧!豹

澳闼嫡庑┗安慌碌裟源? ”吴太医胀红了脸,厉声说道。

澳闳ジ婷馨伞!豹

拔乙婷埽慊鼓芑畹较衷? 也不会连死三个太医。”吴太医觉得这人实在可恶,指着他说:“好心给你看病,你却不肯合作。是你害死了他们! ”

昂! 怪他们医术不高明,与我何干? ”

澳阌芯⒑臀页常痪⒌惫? 要不是有相国手谕,你生死也与我不相干! ”

拔宜倒也辉冈诙渴窒挛! ”

华佗猛地推开韩岱的手说:“尔乃一狂生! ”

见华佗插了一杠子,韩岱又冲着新目标发火:“狂生又咋? 我不当官嘛,董相国咋强人所难? ”

昂壬倏刹蛔觯∪床豢刹豢! ”华佗说。

这话有分寸! 老太太、韩夫人忙搭腔劝说。老太太对华佗说:“你说的这两句话太好了! 我儿是狂生,不知天高地厚。”又对韩岱说:“病总得要看,当官的事再从长计议。”

韩岱似乎执意与医生过不去,故意说:“我没有病。”

澳阌胁! ”华佗肯定地说。“先生稍安毋躁,让我再诊断诊断,以便告你详情。”

韩岱懒得说话。

室内乍然寂静。

华佗垂手肃立床边,眼半睁半闭,观想韩岱全身。在脑海屏幕上将患者腹部投影于上,似觉左腹下、大肠一侧有一拳头大阴影。凝神于局部观想,发现那是一个瘤子,表面灰黑,即将破溃,内容物乌黑,似已腐败。

华佗严肃地说:“先生有大病,不可自误。”

拔颐徊 !豹

澳阌胁 !豹

耙街弥尾徊∫晕Α!豹

华佗决定狠狠刺他一刺,便说:“先生,此语见于《韩非子? 喻老》一篇,但我非扁鹊,先生却比蔡恒公的病更重。若再讳疾忌医,10天后纵扁鹊复生亦无可奈何! ”

见华佗说得如此严重,老太太吓得跪在华佗面前,恳求救儿子一命。

拔Q运侍! 危言耸听! ”韩岱摇着手说。

华佗生气地说:“先生,你若不就医,三个月后多活一天,我华佗敢以左臂打赌。”

医生的话不是随便说的,韩夫人急得跪在床边哭泣,哀求丈夫不要固执,否则将后悔莫及。

韩岱有些心动,回道:“先生,究是何病? 望告以详情。我只是觉得虚弱,并无其它不良感觉。”

澳阈睦镉械祝欠? 你不是医生,咋能坚信自己的感觉? 我告诉你:你肚子里生了拳头大一个瘤子,至少长了5 年以上,才会有这么大。瘤子内里已腐败,表皮灰黑,一旦破溃,秽水流出,必定污了腹腔,累及五腑六脏。你会发高烧。到那时,神仙也救不了你呀! 实话说吧,你这病非汤药、针灸所能奏效,非动手术取出瘤子不可。”

吴太医补了一句:“医生不少,但能做这手术的,只有华佗。”

华佗又说:“大凡名士,狂者居多,但也不能狂到拿性命当儿戏。我为救太医才来救先生。先生若执意走绝路,我可面见董相国,说明先生已患不治之病,先生可不奉诏,也不会因此杀第四个太医。何去何从? 请一言决疑。肯治? 华佗愿尽心竭力,分文不取;不治,华佗告辞。”

爸! 治! 治! ”老太太急迫地说。

少夫人再次请求:“先生,一定救救我家官人呀! ”

韩岱的狂劲如洪水退潮了,默默抓住华佗的双手,无语地点了点头。

另备一床置于屋中央,算是华佗的手术台。这屋东西两侧皆有推窗,采光很好。

患者脱了衣服,暴露出腹部。手术之前最重要的是确定瘤子的大小和准确位置。

华佗迄今已做了上百例外科手术,但剖腹取瘤子之类大手术还是第一次。他一贯自信,但这次面对患者不由得有几分紧张。死了病家不索命,董卓也会要他脑袋。

他再次用手去感觉,用心去观想。公宜洞主传他的透视观想法使他在无仪器可用的情况下能确定患病部位。

那瘤子似乎在左腹回肠拐弯处。他默默回忆《内经? 灵枢? 肠胃篇》上的记述:“……回肠( 其中包括结肠上段) 当脐左环,四周叶积而下,回运环仅十六曲,十四寸,经一寸寸之少半,长二丈二尺……”自然,人分男女老幼高矮胖瘦,这尺码并非一律。何处进刀? 全在医家的把握。

华佗寻找到了感觉,有了八分把握,便给韩岱服了麻沸散,剂量给的较大,昏睡一天一夜不会醒来。待药力发作,便在患者腹部手术:割开皮肉,一层一层,拉开一刀长约一扎长的口子,腥味溢出,暴露出青白色的回肠。小心翼翼用药水煮过的竹片探寻,果然在回肠转弯处发现了那拳头大的瘤子,有筋和网膜连着回肠。瘤子很软,用手指触及有波动感。华佗细心剥离,约半个时辰,终于用手从腹腔内托出那即将破溃的瘤子。

华佗作了伤口消毒处理,然后缝合,敷上消炎生肌的药物,同时内服汤剂,内外结合,促使创口早日愈合。

手术十分成功,吴太医惊呆了:没想到华佗有此神功绝技! 作为行家里手,他最感兴趣的还是麻沸散,心想:若自己有了麻沸散,何至于死了三个太医,又何至于堂堂太医令去苦苦哀求一介草医呢! 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