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恃才不知天外天 输臂方识妙中妙

华佗声名受损,可急坏了盲丐班老头,用拐棍探着路,走了十几里地来见华佗,见面就问:“华佗,你说实话,王大人死了,是不是你断错了病、用错了药? ”

笆潞笪蚁赶富匾涔〔辉洗恚┎辉么恚2 分麻黄作佐药,加强发汗效力,也不至于大汗亡阳呀! ”

华佗的话说的很实在。

罢嫖藁⒗侵? ”班老头又凿实了一句。

熬鑫蕖!豹

澳俏曳判牧! ”班老头咧嘴一笑,“这准是神针刘嫉妒你的医术,造你的谣。”

罢庹赡苣? ”华佗说,“给王大人看病刘先生并没插手,他何须委过于人? ”

班老头指头竖起,干瘪的嘴发出了笑声,“哈哈哈,我们的好先生,你心地太良善了! 你夺了刘先生的彩、抢了他的生意,他心里不忌恨? 王大人死了,他正好趁机作文章,败你的声名。他着实萧条了一年多,最近又兴旺了,乐得整天哈哈笑。”

懊幌氲侥阊巯剐拿鳎吹靡磺宥!豹

暗比弧O棺邮怯眯目词澜纾忝鞘怯醚劭词澜纭!豹

靶恍荒愕奶О!被⒏屑ち艘痪洹!吧裾肓醴矫嫖也徊撬环负铀!豹

安恍校易杂兄髡拧!豹

班老头用啥法让华佗重振声名呢? 他没把想法告诉华佗。他串通方圆几十里内受益的患者,联名做了一块匾牌,请林秀才写上四个大字:“扁鹊再世”。林秀才和华佗有师生之缘,那字写的特别认真。写罢发了道感慨:“王大人死了咋能怨华佗? 他冤枉吃得太多,这是报应。平素血汗吸的太多,一旦卫气虚,便从毛眼渗出,所以大汗亡阳。”

班老头说:“正是这样! 正是这样! ”

牌匾写好,请刻字匠用心镌刻,黑底金字红色题款,古朴庄重,然后邀集众人敲锣打鼓给华佗送去。这一事迅速传开,人们对华佗又刮目相看。

华佗十分看重这匾牌,这正是他孜孜以求的目标,没想到这么快就获得这崇高赞誉。

赞誉之词多了,华佗也不免昏昏然,以为自己真个是“扁鹊再世”。

一天,有母子俩大老远赶来求医。那妇人大约50几岁,身着无缘裙衣,稀疏的头发盘在头顶。她全身发黄,象用黄姜汁水染过一遍。视网膜发绿,象被胆汁浸过。瘦得可怜,只一口气悠着。她坐在一辆漆成朱红色小车上。推车的汉子是她儿子,名叫杜乙。他不过20出头,和华佗年龄相仿佛。身着名叫“褶”的短上衣,脚上是麻草鞋。

杜乙进门就磕头,华佗忙将他扶起。杜乙哀求道:“先生,我妈病很重啊,一定请您救救她。”

求医的人较多,华佗让其他患者等等,先给老妇人诊治。妇人自诉:右肋下疼痛,发烧,尿黄,便秘,华佗看了看气色,号了脉,说:“看看舌苔。”妇人张嘴伸长舌头,苔黄腻。沉思良久,才说:

袄先思遥阏獠∈腔起( 慢性胆囊炎) 呀! 这病不大好治,但我会尽心竭力的。”

华佗翻了医书,明白治此病首选药物是艾蒿。于是以此为主药,搭配上臣药佐药使药,立方倒也有根有据。但治了两月,老妇人病反日渐加重。华佗把杜乙叫来,委婉地说:“把你妈推回去吧! 不用白花钱了。她想吃啥喝啥,一定满足,别屈了她。这就算你尽了孝道。”

杜乙急出一身冷汗,“这么说我娘没治了? ”

华佗摇摇头。

跋壬傧胂氚旆ò! ”

啊被⑽抻铩*

澳悴皇恰馊翟偈馈? ”杜乙指着悬在头上方的金匾说。

华佗不悦,说:“医生医病不医命。”杜乙是个莽汉,瞪大眼,气呼呼地说:“那你算啥扁鹊? 扁鹊起死回生,我妈推来求你治了两月,讨来的是两个字:没治! ”

澳隳恪被⒌男θ莨也蛔×耍幌氲秸舛乓胰绱舜致常绱寺黢*

拔也幌嘈盼衣璧牟≈尾缓! ”

华佗恼了:“我说治不好就治不好! 你妈顶多还有仨月活头。”

澳阋谎阅芫錾? ”

暗比弧!被⒆愿旱厮担骸熬裘菲浇庵盎辜遥乙豢雌∫讶敫嚯粒倩鼗箍捎爰胰思弦幻妫僭蚧崴烙诼吠尽C菲教宋业幕埃倩毓懔昀霞遥蔚昧思胰送啪郏5 日亡故。还有督邮顿子献,你听说过这人没有? 我为他号了一手脉,知内虚,不可行房事,近女即死。吃了我的药已有转机,他妻子来看望他,二人同床,三日后死。严昕请我号了一手脉,我劝他戒酒,否则将中风而死。他不听劝告,去友家吃酒,中风死于回家路上。……杜乙,不是我吹大话,在这方圆200里内,我华佗说治不好,那别人也治不了。”

华佗自视甚高,没觉悟到不该把话说得过死,如同木板上钉钉子。他在一个乡村汉子面前表现出了认识的浅薄。

杜乙也不缺话说,又刺他一句:“先生,天外有天,强中更有强中手。”

拔也恍盼一崾湓谀闶掷铩!豹

澳愀掖蚨? ”杜乙将他一军。

华佗个性本来就吃软不吃硬,坚决地说了个“敢! ”字。

杜乙说:“假如我妈的病不幸被你言中了,我送她归山后便来给你磕头谢罪,并送上一块金匾,写上‘神医华佗’四个大字。你呢? ”

拔叶喜∮写恚阆蚰憧耐沸蛔铮资峙恕馊翟偈馈饨鹭遥疃吹辈裆铡!豹

两人打赌时不少人围观。杜乙突然听人对他耳语:“和他赌臂为誓。”四面一望,却不知耳语者何人。杜乙不假思索,又激华佗:“你说准了,我还输你一条左臂。”

华佗那一刻也忘了自己的身份,仗着艺高胆大,也发誓道:“我若断病不准,输你一条左臂。”

在场的人吃了一惊,暗自为华佗担心,不少人责备他“年少气盛”。艺无止境,能这么夸海口么? 大家纷纷责备杜乙,咋能如此无礼? 也太二杆子气了。

杜乙把母亲推回家。离开时他简直不敢正视众人愤怒的目光。华佗望着老人坐着红漆小车走了,便想起两月前来求医时的情形,又有些后悔打赌,何必把话说破呢? 何不投几剂太平汤头,让老人在希望中打发最后几月时光呢? 当然,他仍认为老人已无法救活。

这事搅得全家不安。华父狠狠申斥儿子:“华佗,医道博大,你刚刚入门就这么自满,这非你之福! 非华门之福! ”

鞍职郑裾肓跻鹞彝纾移衲懿蛔猿ぶ酒? ”华佗为自己辩解。

华父气得直咳嗽,喘息方定,跺脚长叹:“凡事满招损,骄必败,三人行必有我师……夫子的教诲全忘了! ”

鞍职植灰! ”静女劝住了父亲。

夫妻俩回到房中,华佗希望听到妻子的一番劝慰,对他说:“没想到爸爸会发这么大的火! 静女,我华佗用药一抓准,切脉一摸准,一言定生死,不是事实么? ”

静女听罢,拿把刀把席子逢中一划,木无表情地说:“我不和骄傲自负的人在一起! ”

坐席一裂两半,静女用了很大的手劲。

华佗知道这举动有典故,是管宁和华歆割席断交的故事。华歆不认真读书,心有旁鹜,好学的管宁只好和他绝交。

父母斥责,妻子见背,华佗实在不明白自己错在何处? 他去问徒弟吴普、樊阿:“你们说,是我错了么? ”吴普客气地说:“师傅,医生怎么能和患者打赌呢? 这有****份。”

这种解释华佗觉得有几分道理,又问樊阿,樊阿说:“师傅,我想医生必要时可以说说谎……人总是习惯向好处想,是么? ”

华佗接受了两位徒弟委婉的批评。因为太忙,他慢慢忘了打赌的事。

杜乙推着母亲回家,路上免不了要说出他和华佗赌臂的事,老妇人当即气得抄起拐棍敲儿子的脑袋,并骂儿子是“大二杆子”,一个十足的“混胀东西”。本来她只一口气悠着,这会儿竟能大声骂人,真出了奇事! 

杜乙不大在意母亲的斥责,只琢磨母亲咋突然来了精神,莫非是回光返照! 那这左臂保不住了。打赌时他是一股气杠着,其实他也不晓得去何处找比华佗更高明的医生。这会儿头脑一冷静,又很后悔。他心不在焉,只顾推车,竟差点撞坏了一个老者。

小车是顺坡滑,那老者用一只手顶住车头,对老妇人说:“别骂你儿子了,赌臂是我的主意。”

杜乙看那老人:真个是鹤发童颜,一派仙风道骨。看上去象百岁老人,但那手的力量不比杜乙差,他竟能双手托起小车,连人带车置于路旁平地,以便从容攀谈。

澳闶撬? 从哪来的? ”杜乙问。

氨鹞饰沂撬执雍未矗抑桓嫠吣悖耗阌辛寺榉掣谜椅也攀恰!豹

笆悄阃叶? ”“是。”“我当时咋没看见你? ”

昂涡爰遥渖艨梢! ”老人又说:“你不会输臂的。”老妇人觉得这人的出现很古怪,对他说:“我害病与你啥相干? 你吃饱了撑的! ”“是吃饱了撑的,管管闲事。”老人性子挺绵和,不急不躁地说:“杜乙,把华佗开的处方给我看看! ”杜乙从怀里摸出巴掌大一块带体温的纸给老人过目,老人看了一眼,说:“可惜呀! 这处方我多写两个字,华佗就保不住他的左臂了。”

老人不知用啥书写工具,在处方中“青蒿”那味药前加了两字:三月。并吩咐说:“这位妇人,请记住我的话:这处方你贴身揣着,熬过二月,到三月时可每日以青蒿为食,亦可晒干入药治你的病。到四月时你便可下地行走,干些轻活,五月将如往常一般健康。请六月最末一天午时来此见我,我们一同去会会华佗。”

杜乙的母亲对老人的话将信将疑。杜乙待老者走后对母亲说:“妈,这是医界门派之争,管他的,他们斗法我们得益,谁医术高我们服谁。”

岸樱蹦盖姿怠!拔蚁氩皇钦饷椿厥隆!豹

澳鞘巧妒? ”

拔乙菜挡蛔肌!豹

八挡蛔季筒凰盗耍灰杪璨『茫透抢先松杖母呦恪!豹

六月的最后一天,杜乙用红漆小车推着母亲去见华佗。病既好了,理应兑现那位老者的承诺。

华佗看那老妇人,红光满面,精神奕奕,不用人搀扶跳下车。端详片刻,由红漆小车产生联想。才终于认出来者是杜乙母子俩。

几月前的打赌已见分晓,他输了,只觉左胳臂升起一股寒意,头上也冒出冷汗。他万没想到:他华佗会栽在一村夫手中! 从此他华佗将一蹶不振,无颜再立足医林。

红漆小车的出现惊动了一些患者和乡邻,说来也巧,围观者中有一半竟是四个月前赌臂的见证人。

华父急得直叹气,静女躲在屋内,将两岁的女儿杏女搂在怀里哭泣。

杜乙壮实的身子挺立在华佗面前,恒笑不语。

华佗找来锋利的药铲,把左臂膀摁在凳子上,右手举起药铲,对杜乙说:“无话可讲,输你一条臂膀。”众人对杜乙母子怒目而视,但母子俩似铁石心肠,静静等着得那条臂膀。

药铲往下切的那一刹那,被杜乙抓住了手腕。众人以为事情有了转机,杜乙却说:“先生,还是先砸匾吧! 若先断臂,你哪有劲砸匾呢。”

华佗羞愧地搬来桌子,取下那金字牌匾,用斧子劈成几块,塞进头号灶洞内。

华佗取匾时头上碰伤,流了血,在厨下又抹了一手黑,不在意往脸上一摸,便红是红,黑是黑,五花六道,狼狈不堪。

于是,华佗在众目睽睽下剁臂,老妇人夺走那药铲,笑着说:“先生,我们可不是要你胳臂的。”

众人轻松地嘘了一口气。看来母子俩是有分寸的,事情的了结止于砸匾。

华佗去夺药铲。“不行,你们饶了我,我也决不饶恕自己。”

这个教训真是太深刻了。他痛恨自己,因难过而涌出两行泪水。

老妇人很感动,诚恳地说:“有你这句话就够了。先生,我母子来也不想羞辱先生,只是想尽些忠告。先生很年轻,要明白艺无止境。将骄会害了士兵,医生骄傲固执会害了病人。先生,您看我说的对么? ”华佗捶自己的头,摇着手说:“我明白得太晚了。华佗无地自容。”

他又去夺药铲,老妇人眉毛一扬,生气地说:“先生若执意自戕,那我也自断一臂,儿子鲁莽,冲撞了先生,我向先生赔礼。其实,那一天我儿子是贸然打赌,他也不晓得这方圆百里内有没有比先生更高明的医生。后来侥幸遇上一位高人……”

华父和静女明白了杜乙母女的良苦用心,翁媳俩早看不惯华佗的傲物恃才,但百劝不听。杜乙母子投一剂重药峻剂,令其幡然醒悟,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翁媳俩不约而同去拉杜乙母子去客厅叙话。大家对华佗安慰鼓励了一番,陆续散去。

杜乙母子和华佗家人在客厅谈得十分热烈,全无先前剑拔弩张紧张气氛。从杜乙母子口中了解到:那位高人并没改变他的处方,只是在“青蒿”旁加注“三月”二字。看来同是青蒿,若入药得弄好根、茎、叶的药力差异,以及不同节令采集的药力差异。春三月阳气上升,百草发芽,此时青蒿药力最强,取其嫩叶入药治慢性黄疸病有特效。这就叫:一窍不得,少了半百。杜乙呈上一纸,上面工工整整写着四句话:

三月茵陈四月蒿,

传与华佗要记牢:

三月菌陈能治病,

四月青蒿当柴烧。

庸医杀人不用刀,

医道无涯忌浮躁。

华佗看罢,觉得这事有些古怪,便问那老者是何等样人,多大年纪,住在何处,杜乙作了回答,华佗断定这老头是公宜洞主。这位高人治病方式也很特别:二月份青蒿不可入药,他便叫老妇人将处方时刻揣在身上,时时观想,老妇人也真的嗅到了青蒿及其它几种药的气味。据老人谈,她入夜便有一种感觉:周遭真气涌入下丹田,觉着肚脐处发热,次日精神大增。闯过了二月,三月主要是吃药,就这么病魔渐退,四月已基本康复。华佗悟到,是公宜洞主在巧妙点化自己。

待送走杜乙母子,华佗突然对家人宣布:“我要离家一段时间,短则半年,长则两年。”又

对吴普、樊阿说:“你俩先支撑住门面。”

吴普点头应允:“师傅,你放心去吧! 我想,你和公宜洞主会结缘的。”

第二天,全家出动,送华佗去公宜山拜师,送了很远很远,杏女也舞着小手和父亲道别……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