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探人体志在杏林 会名士谈医论道

新郎官华佗既爱娇妻盘静女,又爱医学秘笈《神农本草》,他两样都爱不够,白天只好委屈一下妻子,将自己关在书房内,整理这部残缺的书;夜晚又只好冷落那部书,怀里拥着静女,遍身抚摸,不漏掉每一块肌肉,每一块骨胳。一遍又一遍地捏捏摸摸,摸了还要掌灯细瞧。静女初觉温馨,渐觉有些痒痒,再后就烦了,推开他伸来的手,说:“人各有体,摸啥呀! ”

华佗说:“静女,妇科的学问就在你身上呢! ”

静女顿觉扫兴,原来华佗的抚摸并非由于爱,而是为了了解女人的构造。她觉得委屈,给他个脊背。华佗便在背上顺脊柱一节一节摸下去,口里默念着穴位,有时还以指代针,重按片刻,问“麻不麻? ”、“胀不胀? ”“气到没到? ”静女气得下床打坐在一旁,对他说:“华佗,原来你要我是为了得一部书,还有一个供你研究的女人躯体。”

第二天,静女不再理睬华佗。华佗觉得没趣,只是一门心思地整理那部书。读此书便觉进了宝山,真是琳琅满目,价值连城的宝物俯拾即是。他读着内里一段文字:

┯芯甲羰梗韵嘈恪:虾驼咭艘痪⒍肌⑽遄簦挚梢痪⑷肌⒕抛粢病R┯幸跹襞浜希幽感值埽桓痘ㄊ担菔侨狻S械バ姓撸邢嘈胝撸邢嗍拐撸邢辔氛撸邢喽裾撸邢喾凑撸邢嗌闭撸财咔椋虾偷笔又O嘈胂嗍拐吡迹鹩孟喽裣喾凑摺

懊钤! 妙哉! 真是金玉之论,妙哉! ”华佗高兴得手舞足蹈。他要让夫人分享这喜悦,匆匆出书房门去寻静女,竟忘了彼此间的隔阂。

静女这阵正在邻居二婶家诉说她的委屈:“二婶,你看我委屈不委屈? 华佗把我当试验品了,夫妻同床不说情呀爱的,想摸哪就摸哪,嘴里还念着啥‘大椎’、‘尾闾’、‘肾俞’、‘巨阙’、‘乳根’……乱七八糟的,把人不当人。”

二婶“噗哧”一笑:“这华佗也太不象话,咋胡乱摸静女呢! ”

熬褪牵烁饔刑迓! ”

二婶搂着静女,贴着耳根,亲昵地说:“你放心,华佗肯听我的话,我叫他往后不碰你一指头,当女菩萨敬着。”

岸簦本才鐾钒琢怂谎郏拔颐凰挡蝗盟捉遥皇恰豹

爸皇遣恍淼比颂逖芯浚敲? 可华佗要当医生,总不能医男人不医女人! 要医女人,不研究女人能行? ”二婶笑嘻嘻等她回答。

翱伞佟豹

捌涫狄补只⑺佬难邸8厦魅障乩锷迸溉耍一ㄇ腿送狄痪呶拗鞯呐训贸嗵跆醯模樵谕Jㄉ希没⑾赶秆芯浚牌贫且参薹痢!豹

鞍パ剑嵌嘟腥硕裥! ”静女叫了起来。“这也不合礼法。”

暗挂彩! ”二婶有意戏弄侄媳,又说:“那就让华佗纳个小妾,只要不是金枝玉叶,华佗咋摆弄,她也得依。”

安缓茫缓茫本才反蚨簦澳阈难刍担难刍怠!豹

二婶郑重地说道:“静女,华佗要当医生,你得支持他。他了解了你,就了解了天下另一半人,瞧这多有价值! ”

跋肜匆彩钦飧龅览恚本才愕阃贰*

静女突觉恶心,忙回家,和华佗撞个满怀。华佗见她面色苍白,关切道:“静女,咋啦? ”

静女说:“吐酸水,恶心……”

岸伊皆旅患炝耍被⑺怠*

静女终于“哇”地呕吐了。华佗倒来清水让她漱了口,待她恢复过来,竟拍掌说:“夫人,可喜可贺! 可喜可贺! ”

澳阈以掷只? ”

安皇恰7蛉耍慊成狭恕!豹

盎成狭恕本才阜中咔印⒓阜窒苍玫刈杂铮骸盎崾钦娴? ”

笆钦娴模蛉! ”

华佗挽着静女的手去书房,指着已整理告竣的《神农本草》说:“夫人,这真是一部好书啊! 我自打得了这部书,如暗夜行走有了指路明灯。”

盎ⅲ乙参愀械礁咝恕!豹

拔业牡W硬磺岚! 这部书前面说,集纳上药120 种为君,中药120 种为臣,下药125 种为佐使。上药养命以应天,中药养性以应人,下药治病以应地。可细细数来,不够365 种,文字缺漏数百处。华佗一定不负先辈重托,重修《本草》,使其臻于完善。”

静女想:华佗既有如此大志,我何必惜身呢! 便说:“我的身体供你研究。”又不好意思地说:“只是不许打别个女人的主意。”

熬才阆胪! ”华佗喜出望外。

静女点点头。

华佗拱手一揖:“谢过夫人。”又说:“我学医还真得夫人相助呢! ”翻开《神农本草》,指着一段文字,念道:“如这几句,‘女子带下崩中,血闭阴蚀’,咋回事? 不甚了了! 男女授受不亲,又不能去问别个女子。”“往后问我好了。”

爸坏梦朔蛉恕!豹

小夫妻俩谈得正热烈,华母走进门来,告诉华佗:林郁先生请他去泥台店一叙,大概是要介绍他认识当今名士范先生。

华佗赶

去泥台店,范先生正同林秀才高谈阔论,见谈兴正浓,不便打搅,便站在窗外聆听。只听范先生说:“皇上征我为文学祭酒,我为啥不去就职? 如今官爵可以上市买卖,500 万钱可买一个关内侯,假金印,素绶传世,真是主荒政谬呀! ”

林秀才颇有同感,“钱多买大官,钱少买小官,清贫之士便无希望。”

盎舜笄蛄斯伲先伪愦笏了压危敬袒乩础3⒕菇钥斩茄迹窠豢叭淌苎! ”

拔冶彩孔有哂胛椤!豹

岸! ”范先生挥动手中的麈尾说:“孟母尚且择邻,我辈岂能自降身价? 林先生,皇上将国命委于太后和宦官,阴盛而阳衰,大道废弃,国事能不糜烂? ”

盎鹿偈的耸孔哟蟮校蟮小!豹

耙岬挂材涯! 所幸我等士子声气相求,相互褒重。林兄认识郭泰、贾彪么? 那可是名士领头雁,天子不得臣,诸侯不得友,振臂一呼,太学生3 万人相从。他们指责阉人作祸在朝,其父子、兄弟遍布州郡,尽为虎狼,噬食小民。与在朝的名士李膺、陈蕃、王畅相呼应。帝京宦官与士子的斗争如火如荼。林兄,放心吧!我等胜券在握。”

范名士猛地一挥麈尾,似乎弹指间横扫千军,宦官势力望风披靡。

华佗不大关心朝政,但明白宦官专权的确堵塞了士子的前进道路。

他二人谈得口干舌燥,趁饮茶当儿,华佗推门而入,施了礼,说:“学生华佗拜见范先生,拜见林先生。”

华佗看那范先生,年约40,生得白白胖胖,着宽袍大袖,举止潇洒,确有名士风度。倒衬得林先生有几分寒酸和迂腐。华佗没读过范先生的文章,但林先生讲经时常援引此人的言论,见解倒颇不凡。

懊饫瘢狈断壬怠*

华佗坐在席子靠门口一头。林先生夸奖道:“我这学生也顶顶有骨气。乃父花钱托王县官荐他入太学,并打算倾家之有捐个博士祭酒,他断然拒绝。肉食者鄙,不足与谋,宁可优游林下,当一介寒士,落个清白做人。”

坝泄瞧狈睹棵υ扪镆痪洹*

华佗不知范名士是真不想当官,还是仕途无望,故意违心地说:“范先生,您的夸奖不敢当。华佗并非不想出仕,只是凑不够那笔钱,加之县台大人胃口太大,只好作罢。”

范名士觉得扫兴,麈尾在席子上一画,板着脸说:“再出俗言,我只好与你割席了! ”

华佗的个性是外示温驯,内秉刚强。林先生没想到这位学生不给他脸上添彩,反说出这番败兴的话,脸上的笑容挂不住了。华佗忙转圜道:

捌涫祷⑹呛芫把雒糠绶叮月蚬俨还倬跏芰似娉艽笕瑁源似送局睢M砩帕Σ患茫桓已跃砸焦硕倨缁浦跻砸饺恕G胛识幌壬б胶妹? ”

这一席话既端正了华佗的形象,又拾回了林先生丢了的面子。林先生喜形于色,夸道:“我

这学生有志气! 他通晓五经,弃绝仕途,又热衷歧黄事业,这名士做成了! ”

俺先缌中炙裕侥巳适酰攀ト似绮⒒频邸⒁烈⑻⑽耐踅允且郊遥频壑赌诰访骨Ч拧!狈断壬⑵鹕砝丛谖菽诶椿刈叨佣泶蟮呐坌淇谌粜拥亟部恕!把椎凵衽┦铣び诮俨荩沼銎呤荆沼谛蕹伞渡衽┍静荨贰V苤卦饺耍莱票馊担褚剑即赐⑽拧⑽省⑶兴恼锓ǎ稚谜刖模小赌丫贰H樗湮捶伲兰湟嗄蜒暗健;ⅲ腋嫠吣悖喝槟愕闷湟唬勺髁家剑蝗榈闷涠勺髅剑蝗槿茫晌褚健!豹

这一番话说的正对华佗心思,他又后悔不该故意试探范先生是真名士或是假名士。当名士确不易,听父亲讲,林先生仕途不顺,曾神经兮兮的好些年,此后才看破,当了私学先生。他揣摸自己,还是荀子说的:人之初,性本恶呀! 

当然,他没告诉二位先生,他已三书得其一,正夜以继日地研读《本草》。

华佗诚恳地说:“听二位先生教诲,华佗茅塞顿开。”

林郁忙唤侄儿准备文房四宝。范先生濡墨握管,写下“杏林春暖”四个大字,铁划银钩,遒劲有力。林先生也题了相呼应的四个字:“桔园飘香”。都是对医家的赞誉之词。

华佗又请求道:“家父已同意我挂牌行医,造福于民。有请二位先生写一店牌。”

林先生请范先生挥毫,写什么呢? 四字想了三,“×医华佗”,打头一字几经推敲,用一“草”字。范先生得意地说:“如今是阉人得宠,仕子冷落;御医得宠,草医冷落。其实,这草医才是民之救星,个中不乏真才实学者。医界名流皆出于此辈。”

安菀交ⅰ彼淖质矗⒋丶抑校闷拮有逵诎撞贾希弥窆魈羝穑谑牵⒌囊┑瓯阏接盗恕*オお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