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传本草隐士托孤 结秦晋少年纳妻

盘静女再也跑不动了,扶着一棵杨树直喘气,胸乳在衣服下如小兔子般一拱一拱的,一绺乌发披散在额前,粉白脸红得如涂了胭脂,自颧骨向四围扩展,由浓变浅。

真是一个美女子呀! 华佗看得呆了。他是青春少年,焉不晓得“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在五步外站定,书生气地吟道:

静女其姝,

俟我于城隅。

爱而不见,

搔首踟蹰……

静女深情地望望华佗,后又旋转目光,念诵《诗经? 将仲子》第三节作答:

将仲子兮,

无逾我园,

无折我树坛。

岂敢爱之,

畏人之多言。

仲可怀也,

人之多言,

亦可畏也。

盘静女非等闲女子,华佗断言。孔子说世上惟小人和女子难教养,而她竟读过《诗经》,寻章觅句又答得这般巧妙。这大半与她出身于书香门第有关。生活的坎坷磨难又退去了小姐们的娇骄二气,多了令人喜悦的爽快和泼辣。18岁,正是青春岁月,心里对异性的渴望与日俱增。他想:公宜山艳遇莫非是天作之合! 

她念的诗是请求,也是告诫。他笑着说:“静女,这山上哪来的闲人,说什么‘人言可畏’? ”

华佗走上前去,二人隔着树,对望着。

拔乙晕慊嶙吣亍!豹

拔疑岬妹! ”

澳憬礁缮? ”

鞍莘霉硕粗鳌!豹

鞍莘盟缮? ”

把б窖健!豹

摆巯孛灰缴? ”

坝邪 N乙莸氖敲Α!豹

岸裕Τ龈咄健!本才肿煲恍Γ八隳阍似谩D阌錾狭宋摇D阍似谩!豹

靶硎茄薷2磺常被⒋蛉さ馈*

静女白他一眼,“不许轻薄。——告诉你:公宜洞主和我爷爷是好友,爷爷又肯听我的话,我又和你交上了朋友,所以我说,你运气好。”

拔颐靼琢恕!被⒁餐坡鄣溃骸拔医涣撕迷耍鲜读四悖簿涂山枘阄湃鲜赌阋挚山枘阋钋沤崾豆硕粗鳌!豹

岸浴!本才锲鹈济抗饽獾厮担骸岸遥乙幸徊恳窖伢拧!豹

华佗兴奋得目光发亮,绕过杨树,忘情地把住静女的双肩,追问道:“啥书?是《皇帝内经》? 是《神农本草》? 是《难经》? ……快说呀! ”

静女早已猜透华佗的心思,抱肘告诉说:“书名无可奉告。我爷爷是经学家,这部医书于他无用。有人曾出黄金千两、房舍一座换他这部书,爷爷说,此书无价。当然,书是要传的,只是有个条件……”

吧短跫掖鹩Α!豹

拔蘅煞罡! ”静女卖了个关子,转身沿沟而上。沟左侧有一处简陋的房舍,大约是她的家。

静女见华佗没追来,又后悔没发出邀请,冷落了那可心的青年,不由跺脚叹息。没想到却有人说:“跺什么脚? 后悔了吧! ”原来是华佗从沟那边绕了上来,捷足先登,堵住了去路。

华佗不仅撇不下静女,心中也记挂着那部书。要当一个好医生,焉能不拜读医圣黄帝、神农氏和秦越人的经典著作? 

静女的心思被华佗看破,她也洞悉了华佗的心,便绕上前去双手堵住去路,对他说:“华佗,得那秘笈有条件,待后再说。进门也有条件呢! ”

吧短跫? ”“背那首《蹇裳》。”静女说罢脸又红了起来。

华佗没想到静女会让他背那首打情骂诮的民间恋歌。他闭下眼睛背诵道。

子惠思我,

褰裳涉溱。

子不我思,

岂无他人。

狂童之狂也且……

诗的大意是说:

你要爱我我就想,撩起裤子渡溱河。

要是你不想到我,

难道没有他人么? 

狂徒的狂呀罗!

静女点他背这首情诗是用了心计的。这是一首表现男女相爱,女人戏谑男人的诗。

静女闪开道路,猝不及防,面颊被华佗亲了一口,二人一路追逐,不觉到了家门前。门口一株松树下放着不足一尺高一方石案,一位老人正端坐上方闭目沉思,华佗猜出他就是静女的亲爷爷,隐居深山的五经博士盘白老先生,人称丹谷先生。

华佗不敢造次,悄悄走到离老人五尺外的地方,垂手而立。

丹谷夫子抬了下眼皮,望他一眼,又垂下眼帘。似乎多望一眼便是莫大的浪费。

沉默有顷,问道:“这位年轻人,叫什么名字? ”

拔医谢ⅰ!豹

澳憬谢? ”老人惊喜地反问道。

华佗说:“先生听过这名字? ”

丹谷否认地摇摇头。又问:“住哪呀? ”

靶』!豹

耙蚝蔚酱? ”

暗焦松椒妹Γ隽耸拢蚁簿才罹取!豹

澳懔┚驼饷慈鲜读? ”

班拧!被⒉沽艘痪洌骸耙驳眯恍荒!豹

昂巫愎页荨D憧梢宰吡! ”

华佗见下了逐客令,给静女使个眼色,静女忙说:“华佗还要同你切磋学问呢,爷爷! ”

盎ⅲ姨甘裁? 只要不谈经学,那就留下吧! ”

华佗方才明白:这位小有名气的五经博士已烦透了经学。便说:“先生,我也不想皓首穷一经,我感兴趣的是医道。”

昂冒桑钡す绕鹕斫荩膊徽泻艋⒁簧缘檬智甯甙谅*

静女在华佗肩头拍了一下,向屋里呶呶嘴。华佗会意,忙尾随丹谷先生进了屋。

屋内陈设十分简单,只有一桌四凳,引人注目的是一人高的柜子里搁着竹简书,一捆一捆,塞得满满实实。华佗不知哪几捆是医学典籍。

静女给华佗送来一杯山泉水,呷了一口,觉得清香可口,微带甘甜,口也真有些渴,竟一饮而尽。

跋壬被⑺担凹偃粑颐还兰拼淼幕埃泄幸降木!豹

丹谷先生盘腿坐在席子上,对华佗说:“我没行过医,但家父强迫我读过几年医书,所以对医道略知一二。这医有上下之分:上医医神,中医医性,下医医命;上医无药而医,下医则靠药草、针灸、推拿以祛邪。”

华佗诚恳地说:“这是最深刻的论述,先生! 我还是第一次听人讲这高深的道理。”

澳阋晕缓? ”丹谷先生突然客气起来。他预感到:面前这位年轻人一旦涉足医界,必当是名医圣手。再过上十年,自己已无资格和他讨论医学,只配洗耳恭听。

华佗点点头,有意将话题引到一边去:“公宜洞主必已进入上医层次。”

澳腔褂盟! ”丹谷先生已反主为客,顺着华佗的话路说:“我爷爷是扁鹊六世传人,医术高明。我父亲是七世传人。父亲收了我和公宜洞主为徒,但我是不肖子,却迷恋仕途,一门心思要当博士祭酒。我又逼着儿子,就是静女的父亲,皓首穷经,以为这才是士子正途。谁知仕途险恶,梁太后临朝,杀逐李固,我家被抄杀,侥幸逃出爷孙俩。此事已过去十几年了,那时静女还在襁褓之中。”

丹谷面颊淌着两行热泪。

华佗轻轻叹息了一声。静女也被勾起了伤心事,咬着牙关落泪,忍着没哭出声来。

丹谷捶打着席子说:“盘姓乃医生世家,到我这一代中断。所幸公宜洞主承继了衣钵。”

肮硕粗魉邓400 岁呢! ”华佗将话题引开,以免老人痛定思痛。

丹谷满是皱纹的脸舒展开来,开心一笑:“怎么可能呢! 他比我大个几岁,今年80出头,但他修真养性多年,已钻通了气功秘术,这是医学中最上乘的。所以他鹤发童颜,我却已鸡皮鹤发行将就木。”

据此推测,丹谷之父的医学典籍必分别传给了丹谷和公宜洞主。为了尽快学到最博大精深的医学知识,华佗贸然相求道:“老先生,你珍藏的医学典籍可否借我一观,让晚生开开眼界! ”

丹谷大概从公宜洞主那里已听到他对华佗的很高评价,脑瓜一热,当即点头应允,并说:“我已是风烛残年,此书迟早要传与识者。说来惭愧,家父授我的《神农本草》,让我补充修订,并抄于布帛,方便于研读和收藏。现在有了蔡侯纸,更可多抄几部。可我辜负了先人希望,至今未着一笔,竹简倒坏了不少。华佗,你愿完成这些工作么? ”

华佗大喜过望,忙不迭地磕头谢恩,信誓旦旦。丹谷向来自信“知人善任”,说罢起身去书架上搬那部书。一旁倒急坏了静女,先还担心爷爷不肯接待华佗,这会儿爷爷比她更毫无保留地依赖华佗、爱华佗,她倒犹豫了,上前挡住爷爷,羞涩地说:

耙阃四闼倒幕埃媚遣渴槭怯刑跫摹!豹

吧短跫? ”

耙阏胬虾苛! ”静女生气地噘着嘴。

丹谷一时想不起。“我实在忘了,”他说。

耙憬茨蒙镀鸱⑽已! ”静女巧妙点了一句。

丹谷恍然大悟,连说自己“老糊涂了”,对华佗说:“这书还真不能轻易传你,华佗! 你快回去告诉你的父母……”

老先生没把话点破,但华佗已明白是咋回事。这是无价之宝,既无本姓传入,可择婿而传,或择爱徒而传,这部书显然已作为静女的陪嫁。

华佗离开盘家时,故意嗔怪静女说:“没想到你会搅黄了我的美事。”

静女扬眉一笑,“人心叵测,当然得留一手。”

翱蠢吹す认壬舜橐黄搿⒏7莶磺嘲! ”

澳恪本才行┠盐椤*

华佗说:“别不好意思。几日后便有人‘氓之蚩蚩,抱布贸丝……’”。

华佗回家后如此这般一说,没想到父母毫不含糊地表示同意。丹谷先生在经学界曾小有名气,华父仰慕已久,只是无缘拜识。盘、华两亲结秦晋之好,自然是门当户对。当即请能说会道的二婶带上礼品,随华佗一道进山求婚。

婚事自然是一拍即合。

静女见自己终身大事已定,倒主动地搬出《神农本草经》,让自己心爱的人先睹为快。丹谷却不许,故意说:“静女,那有先将‘嫁资’向女婿炫耀的道理! ”

耙本才眉缤纷沧驳す认壬*

丹谷闭住眼,说:“好吧,我不管了! 我不管了! ”

静女将那几大捆竹简抱下来,搁在席子上。华佗解开绳子,展开第一卷,内里竟夹着一只干了的死老鼠,竹简大多脱落,字迹不清,损坏之严重令人吃惊。丹谷先生见状不由长叹,流着眼说:“我对不起列祖列宗啊,我对不起列祖列宗啊! ”

静女没想到自己的“陪嫁”竟如此模样,不由得伤心落泪。但华佗却鼓舞雀跃,激动地说:

耙庹俏铱嗫嘌懊俚氖榘! 放心吧,我一定重修《本草》,并抄在蔡侯纸上。”

丹谷默默无语地将枯瘦如柴的手搁在华佗肩上,并重重地捏了一下……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