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十章

淮南王英布谋反叛乱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传到了京都,使得整个朝野都为之震惊。对于刘邦来说,尽管他近几年对英布已是越来越不信任了,而且,他在半年之间杀了韩信和彭越,又将彭越的肉酱送给他去吃,其实也就有着施加压力,逼其反叛,乘机除之,以绝后患的阴暗动机,但当他真地听到“英布反了”这个消息时,他还是怔了好半天没回过神来。

既然英布真地反叛了,那么说明赫贲的举报是基本属实的。于是,刘邦下令释放了赫贲,并封他为将军。

汝阴侯滕公有个故友,是前楚国的令尹,人称薛公。薛公自楚国被灭后,无处安身,便来到了汝阴侯的府上。此人年岁虽老,但耳聪目明,很有机谋,对官场利弊和世态人心都看得很是透彻。

汝阴侯找到薛公,对他说了英布反叛的事。薛公听了一点儿也不惊讶,反而点点头,道:“是啊,他早该起来造反了。”

滕公很不理解,问:“为什么?皇上封他为王,让他南面而立当了万乘大国之主,难道他还不满意吗?”

薛公笑笑道:“大汉立国时,皇上封了三个异姓王。他们都是功勋卓著的人物,是大汉朝的栋梁之臣。当然,我指的是在战争年代。现在天下安定了,无仗可打了,这几位可以指挥千军万马的大将军便派不上什么用场了。不仅如此,由于他们有着卓越的军事才能、丰富的实战经验和在军队中崇高的威信,他们的存在,实际上成了大汉政权和大汉皇帝的威胁。既然形成了这样的一种局面,那他们就该死了。于是,春天时,吕后杀了韩信,夏天时,皇上又杀了彭越。而英布与他们的身份、地位、功劳,经历都是一样的。他会没有危机感么?一个人天天脑子里充满了危机感,压力过大过重,总有一天他会造反的,要不,他就会疯掉。”

滕公想了想,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便点点道:“这么说来,是皇上逼着他反的?”

薛公笑笑,道:“我可没这么说,也不敢这么想。”

滕公笑着道:“你呀,可真是个老狐狸!”

自英布反叛以来,刘邦便寝食不安,思谋着如何平叛的事。他几次在朝会时公开向大臣们征求平叛的意见。

这一天朝会时,刘邦再一次提到了此事。汝阴侯听了,觉得自己府上的那位薛公可能会对皇上有所帮助,便对皇上说:“我的府上有一位高人,是原楚国的令尹。他对一些重大国事的谋划和见解是很有一套的,要不要找他来和您谈谈?”

刘邦一听,当然十分高兴,立即让汝阴侯将薛公接进宫来。

为了不让薛公感到拘谨,刘邦故意在一间很小的房间里接见了薛公。因为房间小,二人便不必按君臣之礼相见,彼此对面而坐,离得很近,让人没有距离感和尊卑感。这一次,刘邦是正襟危坐,再也不敢像对待英布的那样无礼地“箕坐”着了。

刘邦道:“淮南王的事想必薛公已知晓了吧?”

袄闲嗦晕乓欢!毖愕阃贰

耙栏笙碌囊饧颐窍衷诟萌绾斡Χ阅兀俊

澳强删鸵椿茨贤踝约喝绾窝≡窳恕!

刘邦听了此言,很是奇怪:“此话怎讲?”

薛公抚须一笑,道:“眼下摆在淮南王面前的有三条路,这三条路也就是上、中、下三策。”

刘邦一听来了兴趣,欠起身急问:“何为上、中、下三策?不妨说来听听。”

吧喜哒撸⒉伎上蚨ト∥獾兀蛭鞴ト〕兀滩⑵氲兀崛÷车兀蜓唷⒄粤降胤⒉枷模枪淌卦吹牡胤健H绱艘焕矗憧煽刂菩“敫鎏煜隆6蠛赫蛭赜虮环指睿较吖ぃ畈荒艹┩ǎ闶孜材压恕H兆右痪茫慊嵩嚼丛奖欢煜碌暮芏嗟胤骄突崧傧荩淙氲腥耸种辛恕D鞘保蠛旱慕奖阋∫∮埂⑨пЭ晌A耍 

澳侵胁吣兀俊

爸胁哒撸彩窍蚨ト∥獾兀蛭鞴ト〕兀蝗テ氲兀峭滩⒑兀ト∥旱兀剂彀礁拿撞郑馑筛薜墓乜凇U庋焕矗煜驴赡芑岢鱿纸┏值木置妫钪账に汉苣言ち稀!

澳悄阍偎邓迪虏呤鞘裁矗俊

跋虏呙矗蚨ト∥獾兀蛭鞴ト∠虏蹋阎匦姆旁谀显剑约夯氐匠ど场;茨贤踔灰饷床渴穑慊岜匕芪抟桑菹戮涂梢愿哒砦抻橇恕!

刘邦点点头,沉吟一会,道:“可不知淮南王会选择走哪条路?”

薛公笑笑,道:“他会选择下策。”

刘邦很奇怪,道:“你怎么就敢肯定他会选择下策呢?有什么道理吗?”

薛公道:“英布这个人打起仗来是个英雄,但他的政治眼光不长远,性情又急躁。不仅如此,他这个人的思想境界不高,遇事只会为自己考虑,不懂得为部下和老百姓考虑。因此,就目前的局势来看,他必然会作出这种急功近利、风险较小的选择。”

刘邦听后,释然一笑,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先生果然是高人也!”于是,下旨封薛公为千户侯。

既然淮南王“反了”,当然朝廷便不会再承认他的存在了。于是,刘邦便下旨封自己的小儿子刘长为淮南王。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