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二十六章

当刘邦把自己的担忧委婉地透露给皇后吕雉后,这个以冷、狠、忍著称的女人立刻心领神会。办这种事,正是这个女人的强项。

汉十年秋,巨鹿(现为河北邢台)太守陈豨叛乱,高祖亲自挂帅前往征讨。留下吕后在朝主持工作。这时,这个心狠手辣的女人觉得时机到了。到了汉十一年春,吕后召相国萧何密谋,伪称高帝相召,将韩信诓入朝中,杀害于长乐钟室之中。

几个月后,刘邦、吕后又故伎重演,杀了梁王彭越。

这一天,淮南王英布正带着几个随从,骑马进山狩猎。中午休息时,卫士报告说是外面来了两个人,自称是朝廷派来的,要见淮南王。

英布将信将疑,命令将他们带进来。

这两个人进了淮南王临时的帐篷,行过礼,将朝廷的印信交给淮南王验看。英布看过后,问:“二位上差不远千里来到这儿,有什么要事么?”

二人见问,其中一人便将一只锦盒奉上,道:“皇上命我们将这只锦盒送给大王。”

英布接过锦盒,打开一看,只见里面有一只小罐,便笑着问道:“这里面是什么宝贝?”

一个公差道:“是,是肉酱。皇上说了,务必请大王吃下去。”

英布一听,心便猛地征下一沉。他想,这大热的天,皇上让人专程从千里之外送来一罐肉酱,定是有不同寻常的意义的。便又问:“这是什么肉?”

两个差人低着头,半晌没有回答。

盎鼗埃 庇⒉即蠛纫簧

其中一人惊恐地抬起头,吞吞吐吐地道:“是,是……人肉。”

叭巳猓 庇⒉寄宰雍涞匾幌欤祷吧舨痪跤行┎叮骸八撬俊

笆橇和酢!

芭碓剑≌媸桥碓剑俊

两人点了点头,低着脑袋不敢看淮南王铁青的脸色。

送走了皇差,淮南王再也没心思打猎了,立马收拾行装,回到了王府之中。

春天时,他得到了淮阴侯韩信的死讯。说是因为参与陈豨谋反叛乱,被吕后诛杀了。这些话他当时就有些半信半疑。韩信自被徙为淮阴侯后,手中掌握的兵权已经很小。要是谋反的话,他在当齐王和楚王时就该动手,何必要等到被削权之后呢?但韩信这个人脾气暴躁,目中无人,爱发牢骚是出了名的,他在喝高了酒之后胡言乱语瞎吹牛皮也是常有的事,兴许正是他胡说一些不该说的话,为他招致了杀身之祸。从这一点来想,韩信的死倒也是勉强可以理解的。

可现在就不同了。彭越的死绝不是一个简单的事了。它甚至可以说是一个政治信号。在当代的三个异姓王侯中,先是韩信被杀,现在又是彭越被杀,那么,下一个该是谁,还用问么!皇上在杀了梁王之后,居然竟将他做成了肉酱送给天下诸侯们品尝。可见皇上对他是恨之入骨的。为什么?皇上为什么会对一个为建立大汉江山立下不世功勋的人如此痛恨呢?那就只有一种解释,就是这个人对于皇上已经不再有利用价值了。相反,这个人如果生了异心,还会对皇上、对大汉政权构成威胁(他们既然能帮助的刘邦打败了项羽建立了大汉政权,也就有可能帮助别人打败我刘邦再重新建立一个什么政权)。目前,有可能对皇上和大汉江山构成威胁的三个人已经被解决了两个了,那么,剩下的一个还能逃脱被灭的命运吗?想到此,英布坐不住了。他想,他不能像韩信、彭越一样,傻头傻脑地呆在家里坐以待毙。

他立马着人召集千总以上的几个亲信将领,连夜召开紧急会议,进行以下几个方面的调整和部署:一、将原本松散地分布在各地的军队火速调集回来,让他们驻扎在六县县城周边三十里以内的地方待命;二、他要求各部队时刻加强巡逻和警戒,严阵以待,始终处于一种临战状态;三、加强国界周边尤其是北方、西方关卡的警戒,更换新的通关符节,可疑人等一律不得随意进出;四、密切注意周边郡县的动向,尤其是军队调动情况;五、派人秘密前往京都,观察形势,了解动向,及时报告。

一连好多天过去了,淮南王担心的事并没有发生。他又开始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怀疑:难道是我多虑了?我是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吗?

他想起了一句话: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他想自己与韩、彭二人还是有一点区别的。他不仅跟他们一样战功显著,而且他于皇上还有过相救之恩。如果皇上没有忘记这一点的话,那就不该对他以怨报德的,至少也应该对他网开一面,不至于痛下杀手的。想到这里,他的心里终于有了些许的宽慰。

自从见到那罐用梁王的肉做成的肉酱以来,英布吃东西一直没有味口,对房事也淡薄了许多。他已经有半个月光景没让帚儿近身了。现在,他突然觉得心情好转了不少,于是决定晚上召帚儿过来温习温习“功课”。这个帚儿真是个尤物,她的床上功夫,千变万化,是英布先前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