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二十四章

二驴子为淮南王物色的那个名叫帚儿的女人的确是个尤物,她不仅年轻貌美,天生丽质,而且善解人意,悟性极强,对于男人们的心思,了解得一清二楚,很是透彻。她不像别的女人那样只顾妆扮自己,干等着男人们来光顾和宠幸,而是总能别出心裁地想出一些令人心动的小花样,让身边的男人觉得她千姿百态,神秘莫测,觉得她每天都是新鲜的,芬芳的,可也是朦胧的。

一个民间的女人,只要能把那件人人皆知的事每天做出不同的味道,那她这一辈子基本上就可以衣食无忧了;假如这个女人进入了上层社会,成为贵族阶层的一员,成为他们政治棋盘上的一枚棋子,那她就会不可避免地要弄出一些事端来。

现在的淮南王早已没有了驰骋疆场时的英雄气概了。他已成为帚儿石榴裙下的俘虏,完全离不开她了。在淮南王眼里,天下的女人与帚儿相比,都形同草芥,根本不值一瞥。

一天,王府门外来了个看相算卦的老头,在王府大门的一侧摆起了卦摊。王府大门的卫士嫌这个卦摊有碍观瞻,便要驱逐了去。正在些时,二驴子从外面回来了,一见此情,连忙挥手让卫士们退了去。二驴子知道,自从那年在里长英仲家里遇上那位楚国的姬先生之后,英布对这类算命打卦的先生们总是礼敬有加的。当年那位姬先生说他今后会“刑而王”,后来果不其然,他英布一个小小的酿酒作坊老板的儿子,先是立为九江王,后又封了淮南王。可见世间算命打卦之类的事,也有不少是相当灵验的。

二驴子不仅没有让卫士们撵走算卦的老头,而且还将他恭恭敬敬地请了进去,想让他为自己也算上一卦,说不定他会算出个新的“刑而王”和故事来。

可就在他领着老头刚进门走没多远,正巧碰上了淮南王出门。

英布见二驴子领着个干巴老头往王府里走,不觉有些奇怪,便问道:“这老头谁呀?”

二驴子见问,只好实话实说:“一个算卦的。”

芭叮俊庇⒉家惶凳撬阖缘模憷戳诵巳ぃ溃骸澳悄闳盟嫖乙菜闼恪!

二驴子有些为难,吞吞吐吐地道:“您已贵为王爷了,用不着再算了吧?”言下之意是你现在这么春风得意,干嘛还要算呢?再说,一个诸侯王,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主,是“贵”得不能再“贵”的命了。要是再往上算,便有犯上作乱之嫌;要是往下算呢,那可不就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因此,像英布这样身份的人是不该轻易算卦的。

可惜英布并不领二驴子的情,他把脸一拉,道:“咋了,兴你算就不兴咱算!”

在淮南国,英布就是“天”,他的话就是圣旨。二驴子见他不领情,于是不好再说什么了。

老者随淮南王进了后院,在一间相当于今天的休息室的小客厅里落了座。他先是给英布看了看面相,又要了他的生辰八字算了算,说了一堆恭维捧场的吉利话。这类话英布听得多了,也觉无趣,便着人送上酬金,打算打发他出去了。

恰在这时,帚儿从里面出了来,一见府里来了个算命打卦的,顿时来了兴趣,非要让老头给她算算不可。淮南王原本也不赞成让帚儿算命,可一见帚儿的倔劲儿,便也不好强行阻挠了。

老头同看淮南王一样,先是替帚儿看了看面相,又问了问生辰八字,最后将左手缩进袖中,闭上眼慢慢据推算。他的这种严肃认真的神态,弄得英布和帚儿都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

过了好一会,老头儿才睁开眼,冲淮南王慢吞吞地道:“王爷,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英布和帚儿闻言都怔住了。好一会,英布才点点头,冲帚儿道:“你先进去一会吧。”帚儿虽然心中不乐,但碍于有外人在场,不好冲撞王爷,只得悻悻然走进内室去了。

跋衷诿煌馊肆耍惺裁椿熬椭彼蛋伞!庇⒉忌袂橛行┠坏囟岳险叩馈

老者点点头,问:“刚才那位女眷是王后么?”

英布摇摇头,道:“非也,她是本王的一个小妾。名叫帚儿。”

爸愣空饷滞值摹J裁础恪俊

吧ㄖ愕摹恪A厝艘步刑踔恪!

班蓿饩秃茫饩秃茫 

罢α耍裁匆馑迹俊庇⒉冀欣贤范幕案苛恕

扒胪跻∽铩P±隙且馑际撬邓绻峭鹾螅筒缓冒炝恕<热凰皇歉鲂℃敲从谕跻臀薮蟀恕!

澳愕降紫胨凳裁矗勘鹑评慈迫チ耍谢爸彼蛋桑 

巴跻葙鳎呵榭鍪钦庋摹U飧雠铀淙幻烂惨斐#夜燮渌课锬俊鞫嘁伞⑻坝⒁埃涣侥恐浜捅前贾Γ饔幸火耄晃尊耄晃狃耄际侵餍追林鞯牟患唷T僬撸伺健愣!恪撸ㄖ阈恰病R辔幌橹铩4邮粝嗌峡矗伺羯撸笸跏艋ⅲ呋⒆岳戳讲幌嗳荩赜幸凰稹4用嗌峡矗笸跏腔鹈伺撬鹩鏊蛎鹧桑〈巳巳羰蔷迷诟校鼗嵛笸跽兄禄鲈帧!

英布一闻此言,沉默半晌,才道:“那依你之见,该如何区处?”

老者想了想,道:“我见王爷的神态,肯定是不忍杀之的。那就遂之吧。立刻赶出去,越远越好。”

英布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最后,他以一种冷得令人发毛的声调对老者道:“你说得对,杀她我肯定是舍不得,但要是杀你,本王倒是无所谓的。”

老者闻言一惊,道:“大王,我,我这可都是为您着想呀!”

英布冷笑一声,道:“二驴子可能没提醒你,在我的府中,你什么都可以碰,唯独有两样东西不能碰。一个是淮南王印,另一个便是这个女人。”说罢冲门外高喝一声:“来人,将这个妖人推出去砍了!”

那个算卦的老者被押出门时,正碰上还在门口傻等着他的二驴子。二驴子一见事情不对,忙问出什么事了。

老者苦笑一声,将自己在里面先给淮南王看相又给那个女人看相的事一一说了。

二驴子又问:“你说的是真的吗?”

老者点点头,道:“淮南王会败在这个女人手里的。”

二驴子听了这话,脸色陡变,好半晌没有吭声。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