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二十三章

英布之国上任后,首先面临的是如何治理国家的问题。英布虽然已是老资格的诸侯王了,但不管是楚的九江王还是汉的淮南王,以前都是以打仗为主。总结起来无外乎是攻打别人和防御别人的攻打,也就是说,自打出道以来,他英布的唯一任务就是打仗、打仗、打胜仗。可现在不同了。现在天下统一了,太平了,再也没有什么仗可打了。国家的工作重心由武装斗争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了。他作为一个王国的最高领袖,目前首要的任务是治国安民。

他曾经召开过几次高层会议,就治国方略进行过反复讨论。然而这些所谓“高层”,多是行伍出身、斗大字识不了一筐的大老粗。要是让他们攻城略地,冲锋陷阵,那是没得说的;但要说治国安民,他们可就干瞪眼了。

然而国是必须治的,民也是必须安的,经过多年的战乱和动荡,社会生产力遭受到致命的破坏,到处都是战争留下的创伤,正可谓山河破碎,满目疮痍,饿殍遍野,民不聊生。在这种艰难的条件下治理好一个国家,远比攻下一个国家要困难得多。

治国是需要方针的,但这个“方针”该怎么定,却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有的人倡导儒家的“以德治国”,有的人认为应当坚持法家的“以法制国”,有的人又认为最好还是采取道家的“无为而治”,总之,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作为一国之君的英布自己也拿不定主意。

端午节到了,吃粽子、划龙舟是淮南国人的传统习俗。秦统一天下之前,淮南国的寿春是楚国的最后一个都城。这儿的民众对楚国的爱国诗人屈原怀有深深的敬意。他们把这种敬意贯穿在端午节的祭祀活动之中。

粽子自然是各吃各的,可划龙舟显然是一种聚众性的竞赛活动。前些年因为战乱,大家只顾保命,自然没有心思搞什么龙舟竞赛。现在天下太平了,于是又有好事者出来牵头,联系安排龙舟的赛事。在这一带,每次大规模的龙舟竞赛活动都是在芍陂(安徽省寿县南五十公里)举行。芍陂是春秋时楚国令尹孙叔敖主持修建的天下第一的水利工程,是一口面积巨大、可以灌溉二十多万亩田地的人工湖,现在改叫作“安丰塘”。

端午那天,芍陂的堤坝上人山人海,站满了成千上万的百姓,大家兴高采烈地从三山五河、四乡八镇聚集到一起,等待着这多年未能进行的龙舟竞赛活动的开始。

淮南王英布一方面是为了体现“与民同乐”,另一方面也是童心未泯(大家不要忘了,此人打小时就是哪儿热闹往哪儿钻。当年的八斤为了围观斗鸡,曾让二驴子将他的那坛酒调了包)。他在听说了划龙舟的事后,便只带了三五个随从,微服来到芍陂,混在了看热闹的人群中。芍陂距六县县城有百里之遥,加之英布这么多年来大都在天下各地南征北战,家乡的父老乡亲们除英家洼里的少数人而外,很少有人认识他。

龙舟竞赛活动以县城和大的集镇为参赛单位,一共聚集了几十条形状怪异的船。每条船上坐满了赤了上身、露出一身肌肉疙瘩的汉子。只待一声令下,他们就会在鼓手的指挥下,奋勇向前,去争夺这场竞赛的桂冠。显而易见,这是一场颇有“看点”的竞赛。从这个角度来说,淮南王今天也是不虚此行的。

竞赛开始了。几十只龙舟挥桨竞发,像几十枝响箭,直冲终点。今年的龙舟赛事可谓高潮迭起,险象环生,扣人心弦。竞赛的最后结果与人们起初预想的情况大相径庭,完全出乎众人的意料。这一点让包括淮南王在内的广大观众们觉得大为过瘾。

赛事结束后,淮南王与随从们来到拴马的小树林中,正打算牵上马打道回府,忽然,英布发现在他的那匹枣红马的马鞍上,有人系了一块白绢。英布解下白绢,只见上面写了几行小字:

发展农桑

鼓励耕织

轻徭薄赋

与民休息

无为而治

天下在握

这几句话的韵脚,按六安方言,属于仄声韵,读起来是朗朗上口的。英布将这几句话反反复复看了几遍,顿时如醍醐贯顶,恍然大悟,不觉心中大喜。正所谓踏遍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一阵兴奋过后,英布心里犯起了嘀咕:写这个东西的人会是谁呢?自己在这一带应该是没什么熟人的,况且今天又是微服在身。这个人又是如何认得出来的呢?看来,自己的一切行动都已在人家的掌控之中。幸亏此人是友,若他是刺客的话,自己在明处,而人家是在暗处,那可真是凶多吉少呀!

他朝堤坝上望去,看热闹的人群已渐渐退去。英布想,在这成千上万的百姓中,至少有一个人是认得自己了解自己的。

回府后,英布又对着这块白绢思索了半天。

思路决定出路。淮南王有了这个治国的总纲,便让手下人按这几条基本原则制定了一些实施细则,提交高层会议讨论修改后,颁发下去让各县参照实行。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