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十二章

八斤封了诸侯王,要回老家上任的消息在六县一带不胫而走,传得沸沸扬扬。

英布的爹英沙已经不在了。大前年他得了一场病,因为没钱请郎中医治,耽误了。这么一来,英布的家里也就没人了。

近几年来,英家洼的人对于八斤的消息是一无所知。这个人自从与英仲上县城之后便一去不回,从此没了音讯,不少人都认为他早已不在人世了。在那个年月里,死个人可真是太简单了,饿死,病死,毒死,烧死,淹死,摔死被人杀死或自己上吊,投河,喝药,跳崖等等等等,反正每天都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大伙儿都已经习以为常,见惯不惊了。既然英布这么多年没了音讯,大家便很自然地认为这个人已经不在了。久而久之,大家也就忘了英家洼曾经有过这么一个人,“八斤”这个名字也就渐渐地从人们茶余饭后的话题中淡出了。

现在,这个在人们记忆中早已死了的“八斤”突然说是要回来了。不仅要回来,而且还被封了王!这可真是件令人匪夷所思的奇事!

在英家洼,听到八斤要回来的消息后,最高兴的是英仲,最害怕的是二驴子。对于英仲来说,一则八斤是他的堂侄,怎么说也是亲戚,打断胳膊连着筋哩;二则当年八斤之所以离家外出,完全是因为他俩到县衙惹了事端的缘故。八斤若没有那次惹事获刑的经历,就不可能有今天的成功和发达。因此,他英仲于八斤来说,即便算不得是“恩人”,至少也算得是个牵线搭桥的“贵人”。因此,英布回来照理是应该报答报答他这个叔叔的。然而对于二驴子来说,他觉得这个八斤回来,于他来说是件凶多吉少的事。当年他俩的关系就相当不对付,那次又发生了偷酒和杀鸡的不愉快的事件。虽说事情已经了了,但双方心里少不得还会留下一点芥蒂。现在人家是衣锦还乡,手握重权,整个九江国的人的生死荣辱都只在这个人的一念之间。哪天他要是不开心了,想起了那次送酒被偷,还被灌了黄泥水的窝心事,一生气,那二驴子的小命可就玄了!

英布为项羽办完了最后一件事——杀掉了义帝熊心,然后,便带上自己的队伍,赴九江“之国”去了。那时候,诸侯到自己的封国去上任叫作“之国”或“就国”。

九江国的都城,就设在六县。

英布回到六县,引起了舆论界的轰动。人们把他传为神话般的人物,这当然与当年那位姬先生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当年的那位蔡县令原本还在六县供职。他本来是秦朝的政府官员,秦朝灭亡后,楚国接管了这儿的政权。但是,他们一时竟物色不到一个合适的人来当新政权的县令。于是,他们只好就汤下面,让这位蔡县令继续操练,仍然当他的县令。可这次不行了。他一听说那个当年被他施了黥刑,而后又被他送到骊山去服苦役的英布封王归来,早已吓得魂不附体,于是乘英布大军未到之时,赶紧溜之乎也。

英布回到这座当年使他的命运发生重大转折的县衙,心情很是激动了好一会。但当他听说那位蔡县令跑了,这个县政府现在已没了当家人了,他刚才的那种好心情就荡然无存了。他想,这位蔡县令也太不够意思了!简直就是拿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你想我英布会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么?你要是不跑,我非但不会为难你,反而会继续让你当你的县令,甚至给你增加俸禄,拨银子为你修缮和扩建县衙,说不定还会和你结拜兄弟。我就是要让世人看看,我英布是个高风亮节,胸襟宽广,不计前嫌,以德报怨的人。可是,这个不识抬举的蔡县令这么一跑,世人便失去了认识和了解他英布宽广胸襟和高尚品德的大好机会,真是太让人遗憾了!你说这个蔡县令可恶不可恶?

既然县令跑了,只好另找一个。于是,英布让梢子暂理县衙事务,自己则只带了几十个人回英家洼去了。

英布一行刚到村头,就被闻讯赶来的英仲接着了。英仲朝英布是上看下看,左看右看,嘴中“啧啧”个不休。半晌才说了句:“八斤,我可是终于把你盼回来了!”

胺潘粒〔恍斫写笸跞槊 备嬗⒉嫉奈朗刻接⒅俪坪粲⒉既槊⒙砝魃浅獾馈

靶〉母盟溃〉母盟溃 庇⒅僬獠盼虺鲎约旱拿笆В琶ψ约赫谱臁

英布笑着挥了挥手,冲卫士们道:“不得无礼!这位老者是寡人的伯父,还是这里的里长哩!”

英仲连忙纠正道:“禀大王,小的早已不是里长了。您不记得了?那年咱俩上县衙论理,您判刑坐了牢,我虽未判刑坐牢,可把里长给丢了呀!”

英布想了想,点点头,笑了笑,道:“想起来了。你的确已不是里长了。”

熬褪蔷褪恰!

英布更大声地笑了起来:“可你是亭长。”

英仲一听怔住了,道:“我连里长都不是,又哪里来的亭长呀!”

肮讶朔獾摹4酉衷诳迹憔褪钦舛耐こち恕!

英仲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等反映过来,立马跪倒在地,正要磕头,却被英布一把扯将起来。英布笑笑道:“你是我叔,这头就别磕了吧。”

英布在英仲的带领下,绕英家洼转了一圈,也算是“视察”吧。

当走到英布家门口时,英仲有些难为情地说:“老哥他不在了,他是——”

拔抑懒恕!庇⒉蓟邮执蚨狭怂幕巴罚溃骸叭怂啦荒芨瓷捅鹛崃恕8娜照壹父鋈烁先思野逊赜ㄐ扌薨伞!

昂玫暮玫摹!庇⒅儆炙担骸澳慵业哪鹁撇鄯灰补亓耍灰倚┤嗽倮俊

英布说:“那又何必,寡人现在又不缺酒喝。”

澳鞘悄鞘恰!

斑祝庇⒉枷袷峭蝗幌肫鹗裁此频模剩骸澳歉龆孔幼纬隼戳嗣矗俊

叭ツ昃统隼戳恕!

澳撬乖谟⒓彝萋穑俊

霸谘剑趺戳耍俊

叭ィ阉依础!

澳馐牵俊庇⒅儆行┏斐

叭パ剑鼓ゲ涫裁矗 

笆鞘鞘恰!

不一会,英仲将吓得两腿直筛糠的二驴子带了过来。二驴子一见英布,慌忙双膝跪了下来,连称有罪。

英布满面笑容地扶起二驴子,帮他拍了拍腿上的灰尘,道:“你有什么罪呀?”

拔遥彝盗舜笸醯木疲构嗔嘶颇嗨!

熬驼猓磕撬闶裁吹跏拢 庇⒉夹ψ诺溃骸岸孔游腋嫠吣悖惴堑蛔铮一褂泄Α5蹦昴憧游颐堑哪切┕戆严罚胁簧傥叶几玫秸匠∩先チ恕;贡鹚担隳切┬⊥嶂饕猓惺被拐婀苡茫 彼低旯笮ζ鹄础

二驴子看出英布确实没有为难他的意思,于是放下心来,也跟着笑了起来。

岸孔樱阆氩幌氲惫伲俊

拔遥俊倍孔硬恢⒉际鞘裁匆馑肌!熬臀已剑俊

笆前。湍恪V彼担氩幌氚桑俊

二驴子居然红了脸,嗫嗫嚅嚅地道:“想是想,可是——”

昂煤煤茫鹗裁础墒恰玻∧阆衷谝丫怯⒓彝莸睦锍ち恕!

二驴子一听懵了:“我是里长?那英仲大叔他?”

澳惚鹞傩摹K峭こぃ悄愕纳纤荆 

二驴子一听大喜,慌忙跪倒磕了几个响头,道:“谢大王!”

如果说英布在梢子和英仲的使用问题上执行的是一条“任人唯亲”的组织路线的话,那么,他在启用二驴子的问题上则故意反其道而行之,甚至达到了“举贤不避仇”的崇高境界。后来的工作实践证明:梢子、英仲和二驴子果然没有辜负英布对他们的信任、栽培和期望,他们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兢兢业业,任劳任怨,苦干加巧干,干得相当出色。梢子就不用说了,就说英仲和二驴子吧,即使把他们放到当代的那些经过党校培训的乡镇领导干部中去进行比较,也绝不逊色。也就是说,英布在选拔干部时貌似随心所欲,漫不经心,其实他早已心中有数。他在识人方面还是颇具慧眼的。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