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七章

自从番县出来,英布率领的联军是顺风顺水,势如破竹,一路凯歌。大家见英布总是打胜仗,便戏称他为“福将”。

其实出现这样的情况并不奇怪。一者,当时天下大势是硝烟四起。秦统治者气数已尽,并已成为天下公敌。秦军数量虽然众多,但战斗力下降,很多兵士从心理上已经出现畏战、怯战乃至厌战情绪,一旦打起硬仗来,根本不堪一击。何况天下太大,战线太长,秦军再多会因兵力分散而首尾难顾;二者,英布初涉战场,少年气盛,正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也。每次战斗一打响,他都身先士卒,冲杀在前,使得全军士气大振,人人争先,以进为荣,以退为耻。如此雄师,焉有不胜之理?三者,英布原本就是个具有军事天才的人,在观察形势,分析利害,布阵安营,把握战机等方面似乎无师自通。如今手头上又有了一本《孙子兵法》,他将理论和实践相结合,使得他的军事指挥水平日见提高,日臻成熟,打起仗来得心应手;四者,他的身旁有机灵过人的军师梢子帮他把关掌舵,偶尔有些考虑不周之处也能及时得以纠正和弥补。

势如破竹的战斗经历使得英布有些飘飘然,心想原来打天下竟是这般容易?就在他打算进一步深入敌后,长驱直入的时候,梢子给他浇了一瓢冷水。

梢子问了英布一个问题:“你到底想干什么?”

这么一个极普通的问题竟把英布给问住了。英布细一想:是啊,我到底想干什么?我自己也不清楚呀!

但是梢子是清楚的。他气定神闲、抽丝剥茧般地帮英布分析道:“咱们这一段时间打了一些胜仗。从具体的战役上看,我们是大获全胜;但从战略上看,其实意义并不大。如今天下大势是群雄并起,芮草洼(六县的一个地名)的锣鼓——各打各的,但打击的对象都是秦朝政权。因此,短时间内各路诸侯军的目标还是一致的,大家都是“盟军”。但从形势上看,秦朝政权已经分崩离析,日薄西山,撑不了多久了。一旦秦朝亡了,不再有秦军可打了,那么现在这些打秦军的“盟军”们又能干什么呢?”

笆前。闼的芨墒裁矗俊

暗比换嵯嗷ブ湓俅颉L煜率谴虺隼戳耍伤醋虑安⒚挥幸欢ǖ乃捣āS谑鞘屏Υ蟮谋慊岣饔懈鞯南敕āS械朗牵煳薅铡L煜轮荒苡幸桓龌实郏街荒苡梢桓鋈死醋淮虺龈瞿闼牢一罾刺煜绿讲涣恕!

班牛钦飧隼怼!

按诱飧鼋嵌壤纯矗衷诰蠖嗍斡牖髑氐摹懊司倍际桥懔返脑┐笸贰R蛭钪盏氖だ咧荒苁悄骋宦分詈罹R虼耍挥性谡秸斜4婧筒欢献炒笫盗Φ模庞邢M斡胱詈蟮木赫6切┰谇捌谡蕉分芯秃木∽约菏盗Φ模耆褪且蝗荷礏 !而我们现在就属于这种情况!我们原本就是力量比较虚弱的一支草莽部队,名不正言不顺的。尽管前期打了一些胜仗,但同时也消耗了我们自己的有生力量。别人都在招兵买马,以逸待劳,扩大势力,我们却在用自己最后的一点“家底”与秦朝军队拼杀。就目前来说,我们干得是够热闹的了,但这又有什么意义呢?等到秦朝灭亡的那一天,我们就算能侥幸生存下来,也是伤痕累累,成了强弩之末。而别的“盟军”在不断的兼并扩充中变得越来越强大。到那个时候,我们又能争得过谁打得过谁?我们还会有什么战斗力?我们还会一如既往地打胜仗么?结果是:我们辛辛苦苦地打了许许多多的胜仗,最终还是在为别人做嫁衣,为别人在清扫前面的障碍。我们根本来不及享受胜利的成果,就会被‘盟军’们当点心似的一口吃掉,连骨头渣子都不会留下来。”

笆前。阏饷匆凰担谷肥钦飧隼恚 庇⒉嫉刮艘豢诹蛊溃骸澳悄闼蹈迷趺窗欤孔懿怀稍倩氐饺砗グ桑俊

暗比徊荒芑厝ィ挥谢赝芳铮 鄙易有α诵Γ溃骸暗颐遣荒茉僬庋煌凡杂频穆掖蛞黄恕I洗挝颐鞘恰杓ο碌啊獯挝颐强梢浴柰却晟!

霸趺锤觥柰却晟ǎ闼邓登宄!

拔颐强梢韵韧犊恳恢П任颐乔看蟮闹詈罹此健晨看笫骱贸肆埂且病S械朗牵禾焖吕从写蟾鲎佣プ拧U庋焕矗鹇胛颐亲约旱陌踩辛吮U稀R蛭颐堑纳砗笥心掣觥袄洗蟆闭肿牛膊桓移鄹何颐恰H缓螅颐窃俳杷堑摹滞取晡颐亲约旱摹吧保簿褪欠⒄棺炒笞约旱氖屏Α=慈绻颐撬揽康恼饪谩按笫鳌被袷ぃ颐亲匀豢梢蕴炀匾濉⑺忱沓烧碌胤窒砥淅蝗绻坏┦疲颐且部衫鹱约旱亩游樽呷耍砟鄙啡ァ!

昂冒。 庇⒉几吆纫簧涣承朔艿刂背易幼呷ァH欢易右延辛松洗尾彝吹慕萄担獯蚊坏人澳闼杼胁帕耍 闭饩浠八党隹冢阈ψ疟芸胨3至艘欢伟踩嗬搿

英布问:“那依你之见,我们投奔哪家好呢?”

梢子道:“目前最理想的便是投奔楚人项梁。此人已平定江东会稽,正挥师渡江西进。项氏乃楚国将军世家,举世闻名,颇有号召力,目前已拥有一支六七万人的大军,颇具气候。将来最终灭秦者,也许正是此人。何况楚人对秦人扣押楚怀王一向耿耿于怀。楚南公曾说过一句话:‘楚虽三户,亡秦必楚也’。据闻,原东阳令史陈婴举兵二万之众,属下皆因其贤欲立他为王。陈缨执意不肯,硬是带着兵马投奔了项氏。还有蒲将军也是如此。这便足以说明项氏在世人心目中的崇高地位了。 ”

英布沉吟了一会,点点头道:“行,就他了。明天你物色个使者迎着项氏先去知会一声吧。”

罢饧鹿叵抵卮螅峭俺#故俏易约号芤惶税伞!

英布笑笑,道:“也是。这种耍嘴皮子的功夫,没人比得了你。”

次日,梢子骑了匹快马,一路打听着项梁大军的西进路线,马不停蹄地跑了起来。不多日,便找到了项氏的部队。

梢子进了项梁的军帐,将英布的意思作了禀报。项梁近来常常听人提到英布,说他是一员十分骁勇善战的干将,他所带的部队从来是每战必胜。现在这个英布居然愿意投奔自己麾下,他心里自然大为得意。于是大大地重赏了梢子,让他回去告诉英布将部队驻在原地按兵不动,等待主力部队前去接管改编。

其实这时项梁根本不用给英布“打招呼”,让他“原地按兵不动”了。因为英布已听从了梢子的意见,不会再去盲目瞎打一气了。他每天除了安排兵士们日常训练之外,空余时间便与梢子在一起理论联系实际地研究讨论那本从吴芮府里偷出来的《孙子兵法》。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