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六章

就在英布宣布他的重要人事安排决定的时候,天下大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首先是陈胜、吴广率数千农民在大泽乡揭竿而起,揭开了抗秦斗争的序幕;继之,楚人项梁、项羽叔侄也拉起了队伍,平定江东会稽,正挥师渡江西进;再后来,沛县的一个亭长刘季也出来赶热哄摊子,拼凑了一支队伍,在当地搞了点小动静。最后,天下遍地硝烟烽起,各路英雄豪杰纷纷招兵买马,扯旗造反。正如样板戏《沙家滨》中的一句台词:乱世英雄出四方,有枪便是草头王。

这时候的秦朝政权已经日薄西山,奄奄一息,未来的天下将由谁来主宰还是个未知数,就像一块香喷喷、油乎乎的肥肉摆在桌上,就看谁有资格、谁有本事、谁有福分享用了。

在这种情况下,英布坐不住了。他不能一辈子缩在“三岔湖”这么个鬼地方当这个小小的蟊贼王,他要有所作为,他要闯出去拼杀一番,打下属于自己的一片天下。

想归想,但具体怎么做才好?他心里是没谱的。不过没关系,他现在不怕了,他有了一个军师。“军师”是干嘛吃的,不就是出主意想办法的嘛!在他的心目中,梢子就是天下最好的军师(那时他还不认识范曾、张良、萧和、陈平等人)。在他与梢子十几年的相处中,他养成了一个带有依赖性的习惯:有困难,找梢子!

梢子听英布说了他的想法以后,道:咱们要闯出去那是肯定的也是必须的。但仅凭现在的几百号人是难成大事的。咱们必须“借鸡下蛋”。英布听了大感兴趣,便问如何个“借”法。梢子说:咱们这儿离番县( 现在江西都昌县一带,当时属九江国所辖) 不远,我已打听了。番县的县令吴芮手中有数千人的武装,而且他也正在准备拉旗叛秦。这是个极好的机会。吴芮虽然手中有兵有粮有装备,但他毕竟是个行政干部,带兵打仗肯定外行。你只要投奔他去,不出几个月,他那些兵马、粮草、装备还不都是你的了!你不仅壮大了队伍,而且还可以乘机“洗脸换面”,借番县驻军的名号将队伍由“匪盗游击队”变换成“正规军”。到了那个时候,你坐哪儿也是一个举足重轻、有头有脸的人物了,还愁大事不成!

英布听了梢子的一番话,如醍醐灌顶,心中豁然开朗起来。他走近梢子,伸出蒲扇般的巴掌在梢子那瘦弱的肩头上猛地一拍,哈哈一笑,道:“你他妈太有才了!”

这一巴掌让梢子得了一个教训:今后再给英布出什么主意以后,一定要远离这个家伙。

过了几日,英布和梢子从近来的“收获”中挑了几件贵重些的充当礼品,让两个随从背着出了山寨,径往番县县城而去。

县令吴芮(当时人称番君)原本不想见英布和梢子,说句实话他不大看得起这号人。但他先见到的是那份托人送进来的礼品。这份礼品中有一件是英布和梢子都不认识的,那是一枚楚宣王良夫的印玺。这种东西现在叫作“文物”。当时大概叫作“古物”或“旧物”之类的。虽不如现在炒得这么热这么玄这么俏巴,但对于有收藏嗜好者来说,肯定也是颇具诱惑力的,何况那枚印玺的确是一件难得的好东西。当时楚国虽已灭了,但其后裔尚存。这些人也在到处寻找祖上遗失的珍贵物品。因此,吴芮一见到这枚印玺,便爱不释手。当然,要想留下人家的宝贝,便没有不见人家的道理了。

等吴芮见到英布后,他才意识到真正的“宝贝”还不是那枚印玺。

吴芮同那位楚国相士一样,有相人之能。他仔细瞅了瞅英布的面相,心里暗暗吃了一惊:别看这小子脸上被烙了印记,表面上显得有些丑陋凶悍,但在他的眉宇间仍蕴含着一股英武阳刚之气。以此看来,这小子可不是等闲之辈啊!

既然吴芮对英布有了这样的认识,自然不敢怠慢,十分盛情地接待了这二人。宾主在十分宽松友好的气氛中交流了对当前政治形势的评估和对未来政局发展趋势的展望。此时,英布觉得火候已到,便小心翼翼地提出了带着队伍投奔吴芮的请求。而这个请求对于吴芮来说,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双方一拍即合,握手成交。然后,当然是酒宴款待(相当于现在的签约酒会)。

酒宴间,吴芮忽然萌生出了一个念头:像英布这样一个有着灿烂前程的人才,为什么不能与他提前结成亲戚关系呢(这有些相当于买下一大笔原始股、绩优股)?于是,吴芮让女儿吴娉出来敬酒。

吴娉是个正值妙龄的女孩子,且生得花容月貌。更重要的是,她的皮肤又白又嫩,几乎可以掐出水来。她一出场,便吸引了英布的眼球。当她走近英布为他添酒时,她身上那股少女特有的体香让英布心醉神迷,几难自持。吴芮是过来人,当然是暗暗得意。于是,他借酒遮脸,主动表露出愿将女儿吴娉许配给英布的意思。英布自骊山到三岔湖,基本上都是一直生活在光棍堆里,成年累月地难得见到一个女人。拿一句流行的话来说就是“见到一头母猪都觉得是双眼皮”。现在突然遇到“天上掉下个白嫩M M 的”好事,他自然是喜出望外,求之不得的。

英布暗自在自己大腿上狠掐了一下——哎哟,痛!于是,他知道这不是在做梦,这是真的。

既然双方乐意,事情自然就发展得快了。于是定下了喜日子,吹吹打打花轿便过了门。

英布既然成了吴芮的乘龙快婿,那么这支新生的“英吴联军”的统帅当然也就非他莫属了。原先他与梢子筹划的如何逐渐篡夺军事指挥权的阴谋便显得小肚鸡肠,画蛇添足,多此一虑、荒唐可笑且有些“小人”了。

如果说英布从骊山带出来的刑徒成了他军事生涯的第一桶金的话,那么,和吴芮的合作又给他带来了第二桶金。不仅如此,英布还在吴芮府中意外地发现了一册《孙子兵法》。这册书由于秦始皇的焚书坑儒革命运动的全面开展,在世面上已基本绝迹了。这一发现让他大喜过望。原本就具有军事天赋的英布现在手中有了一本《孙子兵法》,那可真是如虎添翼了。

果然,英布率领的部队出师大捷,在一个叫“清波”的地方小试牛刀,与秦军交战,结果打了一个大胜仗。此后,他又带着部队一路东进,势如破竹,所向披靡,占领了许多地方。

一时间,“淠东王”黥布的大名传遍了大江南北。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