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五章

逃离骊山后,英布领着这支队伍昼伏夜行,东躲西藏(因为官府已经发布了通缉令),一路来到了江西,找到了一处从地貌上看有些像水泊梁山又有些像沙家浜里的芦苇荡的地方落了脚,正式安营扎寨,落草为寇,干起了杀人放火、打家劫舍的营生或者叫“勾当”。这个落脚的地方名叫三岔湖。

落草为寇、打家劫舍的生活貌似自由、潇洒、自在,其实充满风险,充满艰难,也充满压力。对于英布来说,自己是“老大”,首先是要让这些跟着他“闹革命”的弟兄们吃饱肚子。在那个生活资源极为匮乏年代,让几百号人吃饱肚子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跟着他造反的这些人其实良莠不齐,什么人都有。要想团结、稳定这支队伍,也不是件容易的事。首先,这里面有不少人出身良善人家,自小接受的教育是老实做人,本分做事。他们成为刑徒,有的是被冤枉的,有的是过失性犯罪,还有的是因为被迫无奈和一时冲动。总之,从广义的概念来说,这里面不少的人从本质上划分还是属于“好人”的范畴。现要他们去从事杀人放火、打家劫舍的勾当,他们心里便有些障碍。心里上有了障碍,手脚上便放不开。手脚上放不开,便要影响经济效益乃至政治效益。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要解决他们思想上的这些障碍。就要用“革命”的理论武装他们,最重要的是要让他们明白以下两点:其一、秦朝政府是昏庸腐败的,造他们的反是正义的,是“替天行道”。就像打人是不对的、犯法的,但打的要是坏人的话,那就两说了。何况我们不造反,别人也会造反;其二、我们要生存,就必须进行打家劫舍、杀人放火的营生。这个社会原本是不公平的(社会物质资源占有率不公平,社会分配不公平等),我们的所作所为只是为了恢复社会的公平而已。因此,我们是正义的,阳光的,无罪的,犯不着心虚,犯不着对谁愧疚。

统一了认识以后,大伙儿的精神境界有了明显的改观和升华,干起“活”来便显得生龙活虎,眼疾手快,大刀阔斧,理直气壮。很快,“三岔湖”这三个字便在江湖上名声大噪,有钱人一听到这三个字,脊梁骨便有一些凉嗖嗖的感觉。这一带人要是遇到与人理论什么事情犯急了,便会赌咒发誓道:“我要是做了什么什么或说了什么什么,就让我出门遇上三岔湖的!”

有一天傍晚,一位百夫长率一帮兄弟出去劫道回来。不仅带回了几大车财物,还带回来一个人。他们把这个人用绳索捆成了粽子状,塞进麻袋,扛进了山寨,扔在了英布的脚下。

英布见到这个在不停地蠕动的麻袋,眉头皱了起来。按江湖劫道的规矩,一般是不作兴将活口带进山寨的。便问这是怎么回事。

那位百夫长说,这小子跟我们劫的那帮人不是一伙的,他是个单身过路的穷小子。但他说他认识您,所以就把他给带进来了。

英布很纳闷,在江西这块地方,他基本上应该没有什么熟人的。于是吩咐打开麻袋,看个究竟。

麻袋一打开,英布就乐了。你道这麻袋里装的是谁,原来不是别人,竟是梢子!

英布一边命令松绑,一边笑着问梢子怎么会跑到这儿来了?

梢子活动活动被绑麻木了的手臂,很冷静地打量了一会英布,道:“我跑这儿来,是专程投奔你来了。”

澳阍趺聪梦以谡舛俊

澳阋晕愀烧庥故歉雒孛埽俊鄙易忧崦锏匦πΓ溃骸暗厍蛉硕贾览玻 蓖A艘换幔炙担骸安还皇谴翟谡庖淮咛宓氐悴恢馈D憧扇梦艺铱嗔耍 

英布见到这位“叔叔”兼童年时的玩伴,十分开心。自从他落草以来,心里便一直空落落的觉得缺了点什么,好像他一直在等待着什么,但到底是什么却不清楚。现在他豁然明白了:他缺少梢子,他一直在等梢子!梢子这个人在他的生命中是不可或缺的。

这下好了,这小子居然自己跑来了,真可谓天助我也!

就在英布欢天喜地地乐个没完的当口,梢子却发火了:“八斤,你知道我有多久没正儿八经吃过一顿饭了吗?我告诉你,是三个月!我从六县出来,一路上都是靠吃野菜充饥的。如今到了你这儿,除了被绑了半天捂了半天而外,还被饿了半天!”

英布一听笑了,连连拍着脑壳道:“呀呀,我是被乐晕了!”说完连忙吩咐准备饭食。

不大一会,一桌丰富的酒席便摆了上来。梢子也不说话,也不理人,只管埋头大吃起来。吃了好一会,才抬起头喘了口粗气,冲英布说:“奶奶的,我这一辈子就吃过两顿好饭,一顿是今天这顿,另一顿是吃二驴子的鸡的那顿。”

英布闻言大笑,道:“就是就是,你说他那鸡怎么就那么好吃?”停了一会,又问:“二驴子那狗日的现在怎么样了?还在斗鸡?”

梢子摇摇头,道:“不了,前一阵子偷了人家的谷子,给逮起来了,吃牢饭去了。”

澳枪啡盏墓砭砭模趺椿垢帕耍克共蝗绫嘉艺舛矗锏耐倒茸幽娜缜拦茸油纯欤 彼低旯笮Α

梢子也笑了一笑,道:“那倒也是。”

肚子里有了食,梢子心情好了许多,又和英布喝了不少的酒。酒足饭饱之后,英布吩咐通知中层以上干部开会。

这个会只有一个议题:任命英长同志(也就是梢子)为山寨的军师(直接进入领导班子,当二把手)。而且,以后但凡英布不在山寨的时候,俱由英长同志主持工作。

这个任命让许多人大感意外,其中包括梢子本人。

但英布的口气是坚决的,不容更改的。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英布的一生,在不少次重大决策上出过错误,但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一次他倒是英明正确的。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