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章

尽管英布在骊山混得不错,他的知名度很高,影响力也不小,但他说到底毕竟还是个刑徒。他得和别的刑徒一样得服很重的劳役,得听监管他们的司法武警们的呵斥,得挨打受骂,得咽很粗砺的饭食,而且,人身也肯定没有自由。

他有些像如今的黑社会老大进了劳改农场一样,有一种虎落平川被犬欺的屈辱感。这种感觉让他很是不爽——他奶奶的,老子干嘛要窝在这儿受这份窝囊气!

在骊山的几十万刑徒中,有这种不爽感觉的绝不止英布一个人。

这就好办了,这就有了群众基础了。

于是,一个念头在英布脑海中萌发了——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要想在骊山武警的严密监管下逃走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在这里,几乎每天都有因为实在受不了过这种日子,孤注一掷、铤而走险去逃跑的人。但这些人绝大多数都被追回来,或杀掉,或施以酷刑。因此,逃跑的路是一条成功率很小、风险很大的路。

然而对于像英布这样似乎生来就是为了冒险的人来说,如果此事无险可冒,他倒反而因为缺少刺激而感到索然无味了。

经过相当长一段时间的秘密调研和考察,一个既大胆又严密的出逃计划在英布脑海中形成了。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英布召集他的朋友和“粉丝”们开了一个规模空前的、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动员大会。在这个动员大会上,英布充分发挥了他的“忽悠”天才,即兴作了一个极其煽情的动员报告(原话我们已经无从得知,但大体精神肯定错不了):

同志们:

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因为一个共同的原因,走到一起来了。这个共同的原因是什么?就是因为我们贫穷!我们交不起越来越重的捐税,我们没钱去买通官府,我们更没钱为自己去“赎罪”。我们来到这儿以后,吃的是猪狗食,干的是牛马活。而且动不动就要挨打受骂,随时都可能因为莫须有的罪名被处死。我们的命就是草介,还不如官府财主家的一条狗一只鸟值钱!我们天天干着沉重的体力活,为别人创造了大批大批的财富,自己却什么也得不到,除了我们自己的身体之外,我们什么都没有。实际上,就连我们的身体也是别人的!他们想要就要,想什么时候要就什么时候要!我们初到骊山时这里有三十多万刑徒,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只剩下二十万人,有近三分之一的兄弟丢掉了性命。他们或者是累死,或者是病死,或者是饿死,或者是死于施工中的事故,还有一部分人是被他们活活打死杀死折磨死!再过一年时间,我们在坐的人中间又会有多少人将死于非命?我们最终能有几个人活着离开这个地方?

生命属于人只有一次,穷人是这样,富人也是这样。他们的命是命,我们的命也是命!既然知道留在这儿早迟难逃一死,我们为什么不想一想逃跑?凭什么要坐在这儿等死?我们还有什么可顾虑可犹豫的?我们原本就什么也没有,我们丢掉的只是锁链,却有可能获得新生!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改变自己的命运,就要靠我们自己!弟兄们有愿意跟着我英布闯的站起来,今后咱们就是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要死一块死,要活一块活!大丈夫生于天地之间,当快意人生,有一番作为,干一番事业,也不枉来人世间走一遭!似这般苟且偷生、苟延残喘,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何趣之有!你们说是不是啊?

笆牵 薄∠乱黄粲ι

至此,英布的战前动员或称之为“战前忽悠”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于是,他便将自己精心策划多日的计划告诉了大伙,并将愿意参与行动的人员进行编队和分工,还就便任命了几个分队长(他自己当然是总队长)。

通过这次行动,英布不仅表现了他的组织宣传(或者叫忽悠)才能,也充分展现了他的军事指挥方面的天赋。

下半夜,英布指挥这支近千人的队伍,经过一番拼杀,虽然牺牲了不少兄弟,但终于还是杀出了重围,获得了“解放”。

这支由逃亡刑徒组成的几百人的部队,便成了英布的军事资本,成了他戎马生涯原始积累中的第一桶金。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